第1057章 秘闻

    赵俊生打量南郡公主和驸马褚渊二人,见南郡公主正值双十妙龄,长得还算美貌,容貌算不上绝世。

    再看那褚渊,南朝宋人都说褚渊是刘宋朝第一个被称为美男子的人,赵俊生一看,这孩子也就十七八岁,身形长得高大,却已经蓄着胡须,举止做派的确显得很老成,嘴巴上也没几根毛,但打理得却是周整干净。

    古代奉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糟践,所以男子蓄起胡须是必须的,一个男人在女子眼中的男性魅力与他的胡须打理得好不好有直接的关系,不像后世男性每天都要刮胡子,留着胡须显得邋遢,而在这古代,你没胡子就表示你的男性魅力严重低于正常水平,甚至很多人都会怀疑你是不是太监,因为正常男性是不会没有胡须的。

    赵俊生笑着说:“朕早就听闻南朝宋国的南郡公主有倾城倾国之貌,褚驸马容貌俊美、少年老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陛下谬赞了!”

    赵俊生看见这二人身后还藏着一个孩子,“咦,这小孩子是······”

    褚渊连忙拱手作揖:“回陛下,这是犬子贲!贲儿,快拜见皇帝陛下!”

    在褚渊的示意下,那个两三年的小男孩跪下用清脆的声音说:“拜见皇帝陛下!”

    这褚渊自己才十七八岁,就有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了,不过赵俊生并不觉得奇怪,这年头人们都结婚得早,十四五岁生孩子普遍得很。

    “这孩子挺机灵的!”赵俊生说着指着旁边的座位对褚渊夫妇说:“来,公主、驸马请入座!”

    “多谢陛下!”南郡公主和褚渊夫妇没想到赵俊生对他们还算客气,没有把他们当做阶下囚。

    等待二人带着孩子入座,赵俊生对站在一旁的康义德吩咐:“上酒菜吧!给孩子来一些瓜果点心!”

    “诺!”

    赵俊生开始跟褚渊夫妇闲聊。

    “朕听司马将军说他们是在汉水对岸的宋军水寨遇到了公主和驸马,你们怎么会在那儿呢?不是应该在建康享福吗?”

    享福?想什么鬼福?就刘骏那残暴不仁的模样,时不时脑抽杀几个大臣跟杀鸡一样玩,谁还想呆在建康?

    褚渊心里苦笑着,拱手说:“好叫陛下得知,我夫妇二人带着犬子原本在江陵城小住,却不想两国发生了战事,担心遭到战事波及,所以才从江陵城启程返回建康,途中在汉水水寨略作休整,没想到就遇到了司马将军带兵来攻!”

    “原来如此!”

    赵俊生又问:“驸马祖籍是哪里人?”

    “回陛下,是颍川阳翟人!”

    “家中兄弟几人?”

    “回陛下,亲兄弟有二人,渊之下还有一个弟弟,堂兄弟还有二人,远堂兄弟还有两人!”

    赵俊生又道:“你兄弟叫什么,可曾婚配否?”

    “我弟澄,字彦道,已婚配,娶的是庐江公主!”

    赵俊生忍不住八卦道:“你和褚澄是一母同胞?”

    “非也,澄弟的生母是吴郡公主,也是渊的嫡母,渊的生母是郭氏!”

    赵俊生忍不住赞叹:“啧啧啧,刘宋皇室对你褚家真是不薄啊!你看,先是宋武帝刘裕把第五女吴郡公主下嫁给你父亲,接着刘骏又把他的妹妹南郡公主嫁给了你,然后又把妹妹庐江公主下嫁给你弟弟褚澄,亲上加亲,再加亲,一门三公主,真是羡煞旁人!那个······南郡公主,不知你还有姐妹否?你看朕能做你刘家女婿吗?”

    南郡公主脸上尴尬,勉强笑了笑:“陛下说笑了!”

    褚渊如何听不出赵俊生的语气中带着嘲讽、耻笑的意味?他心中愤怒,却又不敢发作。

    别人不知道,赵俊生却是很清楚,黑衣卫把刘宋皇室和褚家的关系查了一个底朝天,这刘宋皇室与褚家的渊源说起来可就真的很深了,褚渊的爷爷褚秀之有三兄弟,另外两个分别是褚淡之和褚裕之,他们的妹妹是东晋末代皇帝晋恭帝的恭思皇后。

    刘裕逼迫晋恭帝禅位,谋朝篡位,这褚秀之三兄弟眼见皇帝和皇后落难,他们就背主求荣,甘愿充当刘裕的走狗,协助监视晋恭帝和褚皇后。后来褚皇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刘裕担心忠于晋朝的老臣用这个男婴做文章,于是就命褚秀之兄弟想办法除掉这个男婴,褚秀之兄弟心狠手辣竟然真的遵照刘裕的命令将男婴害死。褚秀之兄弟在刘裕取代晋朝时,身为皇亲国戚,不以死殉国也就罢了,而他们却背叛皇帝,谋害亲甥,此等行径令人齿冷。

    赵俊生还记得一事,在原来的时空里,这褚渊后来在南齐取代宋的过程中协助萧道成谋朝篡位。

    宋明帝驾崩的时候留下遗诏让萧道成、褚渊、刘秉和袁粲四人为顾命大臣,萧道成与心腹王敬则密谋收买皇帝刘昱身边的近侍杀了刘昱,扶持了刘准继位,后来刘秉和袁粲看出了萧道成的谋朝篡位之心,在石头城起兵讨伐,但兵败被杀。

    而褚渊明哲保身,他身为顾命大臣,不但没有为宋室守节,反而协助萧道成篡位成功建立南齐,不少人都骂得他体无完肤,当时石头城有一句童谣是这样说的:“宁为袁粲死,不作褚渊生!”

    由此可见,袁粲、刘秉与褚渊相比,高下立判!

    他的长子褚贲在他死后对于南齐赐予的官职爵位一概不受,可能也是不耻他这个父亲的为人吧。

    这时酒菜和瓜果点心送上来了,赵俊生招呼南郡公主和驸马褚渊:“公主、驸马,来,请用膳!”

    “多谢陛下,我夫妇二人敬陛下!”褚渊拿起酒盏说道。

    从昨天在水寨被俘一直到现在,南郡公主、驸马褚渊及他们的儿子褚贲是滴水未进,早已经是饿得饥肠辘辘。

    如今满桌子的食物,南郡公主和褚渊还能保持仪态举止,可只有两三岁的褚贲就忍不住了,拿起一根鸡腿大口大口吃。

    褚渊看得直皱眉,连忙呵斥。

    赵俊生阻止道:“驸马何须如此,小公子这是饿了,孩童天性而已!”

    接下来,赵俊生与南郡公主、褚渊一边进食一边闲聊,问一些建康的事情和民风。

    宴席结束之后,太监们又送来茶水点心。

    赵俊生对南郡公主和褚渊说:“想必公主和驸马还没有去过我大乾,更没有去过乾京和长安,大乾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百姓们还算富庶,生活还算安康,如今的大乾早已不是当年鲜卑人统治时期的一片乱象,朕想邀请主公和驸马去我大乾访问、走一走、看一看,看大乾和宋国到底有何不同,不知二位可愿意?”

    南郡公主和褚渊本能的想一口回绝,但他们马上意识到现在是身不由己,对方可是大乾皇帝,面对皇帝的要求,你还能拒绝?这不是摆明了不给面子嘛!

    赵俊生说得客气是邀请,也算是给这二人留了面子,可南郡公主和褚渊知道这事根本容不得他们拒绝,他们若是拒绝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二人互相看了一下,眼神里都有深深的担忧、恐惧和无奈,只叹命运弄人。

    “陛下盛情难却,我夫妇二人正想去看看大乾的大好河山和秀丽风景,多谢陛下!”

    赵俊生一时半会也不能离开江夏城返回长安,还要等到这边的局势稳定之后才能启程。

    当天下午,花雄派人来报告。

    “陛下,我方探子发现了宋军水师正从上游向汉水水寨方向而来,距离我军设伏区三十里!”

    赵俊生想了想当即下令:“让龙卫军集合,随朕前往汉水东岸!”

    “诺!”

    等赵俊生带着龙卫军抵达汉水东岸的时候,宋军水师船队刚好进入伏击区。

    “陛下!”花雄迎了上来抱拳道。

    赵俊生问:“情况如何?”

    “回陛下,宋军水师船队已经开始进入伏击区,但最前面的战船还没有接触到拦河铁锁,只待宋军水师最后的船只通过我们的后方封锁线,他们就插翅难逃了!”

    “好!走,去河边看看!”

    来人河边的树林里,树林内埋伏着大量的兵马,投石机、发石车和床弩已经加起来,上面覆盖着树枝进行遮掩,兵将们手持兵器和弓弩蹲在地上树林的草丛里严阵以待。

    一支宋军水师船队正在缓缓沿着河道向南航行,河面上到处都是船只,风帆遮天蔽日,船上一个个宋军水师兵士手持兵器站在船舷。

    这时一个小校跑过来禀报:“陛下、将军,宋军水师船队全部进入我方封锁区!”

    花雄看了赵俊生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当即下令:“传令,拉起铁锁,封死宋军水师的退路!”

    “领命!”

    不久,宋军水师前队传来巨大的连续撞击声,肯定是最前面的船只撞到了拦河铁锁上停了下来,而后面的船只来不及减速,一股脑的全部撞拉上去追尾了。

    这一连串的追尾碰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被撞的船只尾部几乎都被撞毁,被撞和撞击的船只上都有宋军兵将站立不稳而摔倒。百镀一下“我老婆是花木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