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你你二十三

    肉眼可见, 四手的笔法比黄粱要更加纯熟, 两个人都采用了随笔入画的画法, 但很显然四手那边明显要顺畅很多。

    管家终于将注意力移开铁笼子, 身旁有人细声讨论着。

    “黄粱画的应该是战场吧,感觉用色好沉闷,这幅油画作品看着就很压抑。”

    “他不是说自己参过战么,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他身为御画师, 画御画师在战场上的窘迫自然不稀奇,这样想想挺同情他的。”

    “四手画的是什么啊, 用色好温暖,完全看不出来”

    “遭了,一个画战场一个画日常,明显画战场的那个立意要深很多啊”

    管家看向两人的画作, 忽然眉头一皱。

    “不对, 他画的也是战场。”

    旁人惊异到不敢相信,瞥了他好几眼,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比赛时间过半,临近尾声。

    黄粱放下油画笔,整个画作完成。反观四手, 他神情专注,手下的动作就没有停下来过。

    众人愈发觉得焦躁难安,与此同时还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画什么东西呢需要画这么久么

    水蕊走上台捧起黄粱的成品画作战争,展示给所有人看。

    这幅作品基调沉闷,画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子正趴在地上, 从战场废墟里翻找东西吃。不远处可以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一摞一摞的积累在一块,看着就很惊人。

    不少人看着这画,纷纷陷入了沉默。

    他们知道战争残酷,但真的不知道会残酷到这个模样。

    “撇去能提升精神力与画作立意的加分项,这幅作品精神力波动应该在110左右,”有一位在场的a级御画师说“没有记错的话,四手直播画的最高水平是100出头,立意不好也没有更多的加分项,四手胜出的机会微乎其微。”

    大佬的话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信任的。

    众人纷纷摇头叹息“要是四手画的是国画就好啦”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

    在席清音初稿完成时,忽然有人惊异道“我怎么感觉他画的也是战场”

    慢慢的,这个说法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

    “用色这么温暖的战场,真的可以么他是不是把战争想的太简单了啊。”

    “没有参战的人跟参战的人,果然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黄粱闲来无事,站在一旁观摩。

    见席清音画的也是战场,他立即出声嘲讽“我画战场你也画战场,模仿的要不要再明显一些。赝品永远胜不过正品,模仿也只会原地踏步。”

    席清音拿笔的手一顿。

    之前黄粱在一旁叽叽歪歪许多,他一个眼神都没给对方,此时听见这句话却忽然扭头。

    顿了顿,他语气带着一丝奇异“是么”

    黄粱一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青紫交加。

    想要说什么时,席清音却自顾自扭过头继续作画。

    这样一来,黄粱一口气憋在心口,顿时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后只能冷哼一声,偏过头去不再看。

    又过了一小时。

    众人的焦躁几乎到达了顶峰。

    “还没画好么”

    “我等的上厕所呢。”

    陶笑笑刷的一下子站起,抱臂讽刺道“催催催,催个瘠薄啊,不晓得好作品是需要沉淀的吗我个战士都懂,你们这些御画师还好意思逼逼许多。”

    有些人不怕事,立即反驳“没有错,好作品是需要沉淀。但你看他画的是好作品么现在的局面必输无疑,有什么好挣扎的。”

    陶笑笑眉宇扬起,真要挽着袖子过去友好的进行一下肢体接触时,台上忽然传来啪嗒一声。

    画笔被用力放在了画架边,声音有些大,似乎在提醒着众人什么。

    席清音拿过一旁的抹布擦了擦手,神色平静说“画好了。”

    “”寂静一片。

    水蕊脸上扬起笑容,加快脚步走了过来,将席清音的画作捧起,按照刚刚到路线又走了一遍。

    刚刚席清音半个身子挡住画架,众人又等的很没有耐心,等他完成了这才仔细打量。

    一眼看去,倒吸凉气的声音不断响起。

    画作用色偏高调,整体采用橘红和昏黄,画的是夕阳下的战场。

    这个时候战争应该已经结束,战场上被擂起一个又一个的小坟包,每一个坟包上头都没有碑,只有一株小小的四叶草。

    人们结伴而行,在坟包前面献花。有的是一家三口,看起来十分和睦。有些是战场老兵,站在坟包前敬礼,久久不动弹。还有的是浓情蜜意的夫妻,挺着一个大孕肚,新的希望正在其中酝酿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幅作品,我想到了一个人。”

    “啊,我们想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说话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出同一个名字“席清音”

    “他当年参战,拼杀数载荣誉归来。而我们这些接受他庇护的人还给他的,竟然是数不清的诋毁忽然希望黄粱说抢战功的事情是真的,不然我觉得好愧疚,感觉自己像个白眼狼一样。”

    这话一出,所有人尴尬到沉默。

    另一边。

    拍卖台上的气氛可就没有这样祥和了。

    黄粱面色阴沉的看着席清音身旁的画,特别是看见他给画作起名为战争与和平时,黄粱喉头一甜,险些气的喷血。

    战争、战争与和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前者只是残酷,往更深层次想,什么也没有。但后者代表了更加远大的意义,现在之所以生活美满幸福,因为早就有人替我们背上了重负,砥砺前行。

    四手的这幅作品,战场坟包体现出战争的残酷,但是画作更加大力渲染的是夕阳的余晖,以及坟包前的和平。

    这样一来,高下立现。

    在立意方面,他直接输了

    身边响起鱼婷玉的声音。

    “你该不会真的要败给他吧”

    黄粱面色变化了好几次,最后轻轻的从喉咙里吐出一口气,隐晦的看了眼场上的某人。

    “不会的,主人可是叮嘱了我们一定不能搞砸。况且就算立意输了,但别忘了,我们的画布还有那个东西,能提升精神力。只是凭借着这一点,他怎么可能胜得过我”

    鱼婷玉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看见那人的背影,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她在心中默默安慰着自己“我们都是背水一战,不可能输的”

    两幅画作被当成加载进星网,检测精神力。

    与此同时,观看直播的人数也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峰。

    最先被检测出来的是黄粱的油画作品,战争的精神力波动竟然比之前那位a级御画师预估的还要高,竟然达到了120之多

    这样一来,众人看向战争与和平的目光更显热烈。

    立意更高的这幅作品,他的精神力波动会是多少呢

    看见数字一点一点的往上跳,众人的心也逐渐蹦到了嗓子眼。

    当突破100时,管家与陶笑笑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子,眼神十分焦急。

    当突破110时,容云景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不信神佛的他竟然开始在内心祈祷,祈祷那个人能够旗开得胜。

    一点一点的增加,在场无数人的脸皮越来越红,当突破120关卡时,之前预判席清音必输的那位a级御画师摸了摸胡须,尴尬的低下头。

    还没有停

    130140

    数字越多,黄粱的面色就越差。

    在他几乎要原地晕厥过去时,这个数字增幅终于变慢,精神力停在152上头。

    足足多出了将近30

    场内哗然一片,席清音也松下一口气,下意识转头看向卖家区。

    那儿有一个人正看着他,眼睛里像是有光一般,亮亮的像是有星辰闪耀,耀眼到极致。

    席清音顿了顿。

    他不管有没有面具挡着,下意识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像是在说“看吧,我没有辜负。”

    容云景捂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脏,一下子都不知道应该回个什么表情,最后只得僵硬的看着席清音,半天不动弹。

    见状,席清音又笑了。

    “四手的赢吧,精神力波动高了快30,你还觉得黄粱赢,莫非是个瞎子”

    “黄粱的画作可是能够增加精神力,四手要是画的国画,我屁意见都没有。这个世道,能增加精神力的画作就是爸爸,如果连这个都不懂,你莫非是一个傻子”

    水蕊困扰的看着两幅画作,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最后她扬起声音“诸位,两位大人的画各有千秋,我认为不如平局”

    一语出,众人躁动不止。

    鱼婷玉第一个不服道“凭什么平局,战争可是能增加精神力的战争与和平这种纯精神力高的画作也不是没有,论稀有度是战争超了好几个台阶”

    水蕊面色纠结“那您觉得”

    鱼婷玉“当然是能提升精神力的作品胜利”

    水蕊哑住。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同样被这个艰难的评估绊住了脚。

    “能提升精神力的画作是稀有中的稀有,立意和精神力超过了又怎样,我感觉还是黄粱胜出啊哎,四手为什么偏偏要画油画呢,如果画国画应该是稳赢的。”

    越来越多人点头。

    尽管他们认同四手的作画功底,但是这就像是同样学历的世家子弟和普通人一起应聘,就算世家子弟的文凭再水,最后用人单位大概率也会选择应聘世家子弟。

    因为什么,因为就是不一样啊

    水蕊硬着头皮,正要宣布黄粱获胜时,异变忽生。

    台子下罩着黑布的笼子忽然发生剧烈的晃荡,似乎里面有什么人拼了死劲去撞击笼子。

    虽然笼子装不开,但也许是因为晃动剧烈的缘故,其上黑布缓缓滑落。

    管家瞬间站起身子,眼睛通红,提起脚步就要冲那边跑。跑到一半被陶笑笑拦下,经常暴躁易怒的后者这个时候显得十分沉着冷静,正冲着管家微微摇头,指了指场内某人。

    如果之前注意到黄粱与鱼婷玉谈话的话,可能会惊恐的发现,陶笑笑指的人正是黄粱口中的主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衣衫褴褛的女人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脸上全是烙铁毁容的痕迹,腿还给人打折了,嗓子好像也出了什么问题,不能说话。

    最重要的,她身上的精神力正在严重外泄,可以遇见受到过严重的损伤。

    席清音一愣。

    这就是管家要救的人

    那女人五感尽失,只剩下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哭的眼睛红肿。她没有向任何人求救,而是满是绝望的向着席清音伸手,颤抖不止。

    水蕊惊慌失措的大声喊叫“快来人,黑布重新罩上。哎呀她刚刚撞铁笼伤势竟然又加重了,怎么不动了,该不会死掉了吧,晦气”

    混乱中,席清音眼神偏移,看向女人的手。

    上面同样满是疤痕,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指关节有些错位。

    这是十分稀有的生理特征,席清音先是在原地愣了好几秒钟,接着大脑一木。

    是她

    他的腿忽然软下,险些跌倒在地。

    容云景立即发现了不对劲,快速到席清音身边,纠结几秒钟伸手扶住了他,关切道“怎么了”

    “快、快”席清音嗓音微颤。

    看见心上人这个样子,容云景比谁都着急,也跟着有点结巴“怎、怎么了”

    席清音深吸一口气“快拿我刚刚画的油画,去救铁笼里的那个人。”

    黄粱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救不活的,油画修复损伤精神力,她精神力都快损没了。容器就是漏的,再怎么修补也会漏。”

    他忽然怪异的开始笑“除非用提升精神力的画作去救,要不你求求我,我可以”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容云景的身影瞬间从他身边擦过,还把他给撞的差点摔倒。

    黄粱“”

    场内众人也听到了黄粱说的话,因此好心的的劝解。

    “殿下,这个女人是战犯,没什么好救的。而且这幅油画刚刚的败点就是不能提升精神力,救也救不活。”

    见容云景充耳未闻,旁边围着的一群人都要再劝解。可是忽然,所有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近乎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女人的生命体征正在恢复,精神力不仅被修补了,上限也在提升。

    草草草草草这是怎么回事

    能提升精神力的画作不是只有席清音、黄粱两个人会么,这怎么还多出来一个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整体平反掉一层马甲,进入文章新的阶段

    等我想好新的标题名说不定还能加更这个还是不要期待了咳咳咳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酱 7个;典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蘇先生、秋沫苏、jsdhda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