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江教练

    电话那边没有动静, 张海亮沉默了

    “高三暑假的事, 我也是刚知道,爸妈都没了。”祝杰继续,“他没告诉你们”

    “把手机给十六。”张海亮直接说。

    薛业正在塞第3块, 苦苦的。突然巧克力悬空消失,被杰哥没收, 耳朵旁边多了一部手机。

    “你师兄。”祝杰说。

    “师兄哪个啊”薛业接过来, 嘴角还有融化的白巧,“喂”

    “你家出事怎么不说”张海亮上来就问, 再不忍责怪也得责怪,“到底出什么事了”

    薛业卷着舌, 舔上牙黏住的焦糖,看来杰哥和师兄告了自己一状。心里千千万万的话, 结果动了动嘴说出来的却是另外一番。

    “师兄,我想打比赛。”

    张海亮策划好的一通教训被打回肚子里, 自己消化。这是他最小的师弟,最有天赋, 可是连一次大型赛事都没上过。

    眼巴巴看着别人上场, 十六眼馋这么多年。

    “明天我把队员安置好, 后天请假,去你学校。”张海亮说,作为一个教练他不该感情用事, 把私人感情摆在集体责任前面。可是出于同门, 近乎血缘关系的联结, 他要犯这个错误。爸妈没了,他们这些没用的师兄就是家人,得为他保驾护航。

    “嗯。”薛业点点头,“可是,要真上不了就算,我”

    “这些不是你操心的事,把伤养好。”张海亮努力把声音带上笑意,“给你带一身队服回去。”

    “真的啊”薛业的眼睛亮了,心也热了起来,“是我的号吗我现在长高不少,快1米85了,我得穿傅子昂的号。”

    张海亮身边全是队员,谁也没听过教练用这么亲昵的语气,像在哄小孩。“知道你长大了,错不了。”

    挂掉电话,薛业又变回意气风发的骄傲少年“杰哥,师兄说要给我一身队服,省队的,我牛逼吗”

    进省队是曾经的梦,如今梦想破灭,也错过了最佳的年龄,有一身队服作纪念也是好的。

    “牛逼。”祝杰胸腔酸疼,自己和薛业不一样,是体育生。薛业是体校的孩子,十二岁当上少年运动员,十年磨练只为巅峰一刻,梦想当运动员。

    一定要把薛业送回去。

    隔一天的下午,张海亮准时,直接去田径场找师弟。一现身,就被学生们团团围住,出于教练的本职工作,张海亮依次为他们指导动作要领。

    名教一对一指导的机会难得,沙坑前排起长队,孙健也在队伍中。他的成绩尴尬,差一点点冲上国一,又是学生会主席的亲弟弟,多多少少被人看了笑话。

    3次试跳机会,他还是差几厘米多,却被张海亮拎到了一边。“谁教你的起跳”

    “我自己悟出来的”孙健支支吾吾。

    “悟个屁,薛业教的吧”张海亮眼神很毒,“跳法和呼吸还要多练,找自己合适的方法。现在罗老这一套不多见了,不是不让你练,有好方法,当教练的巴不得每个人都会,又不是武林秘籍,必须藏着捂着。是怕你练不出成绩,又动摇十几年的基本功。”

    孙健疯狂点头“是是是,男神也这么说。”

    “男神”张海亮听不懂。师弟怎么成神了

    “是啊,我男神,我是他迷弟。”孙健接着说,“男神不是不舍得教我,也是怕我把自己练乱了张教练,您看我还能冲吗”

    “你啊,瓶颈期,磨着吧。”张海亮的话犹如一颗定心丸,“孔玉也是瓶颈期,有瓶颈期说明在进步,努力突破。”

    “嗯,我一定好好练,我也想有出息啊。”孙健看向一旁拉筋的薛业,“张教练,我男神也有过瓶颈期吧”

    “他啊。”张海亮笑,笑容里是百分百的自豪,“十六在技术上就没碰过瓶颈期,肢体协调性强,只有体能平台期,只要他愿意就能往上冲。”

    “啧啧,天秀操作。”孙健摇头,自己为了牧马人,只能勤能补拙。

    指导完大学生,黄俊还没出现。这是教练之间的面子,谁求谁,谁等谁。

    张海亮不着急。

    “这个是上一轮的队服,现在不用了,给你拿了一身新的。”张海亮拉了一个小行李箱,在沙坑旁边摆开,“这个是子昂给你的跳远鞋,队里的,说材料有突破,抓地力更强,鞋码不一定对。他和严峰现在是全封闭式的训练。”

    “谢谢师兄”薛业像等礼物的小孩,伸手就拿,“还是傅子昂了解我。”

    “他现在穿44的。”祝杰闷声说,“傅子昂不了解薛业,这鞋小了。”

    “44的”张海亮拿着一双42码,“脚长这么快那这双我拿回去给你换。这个,是严峰非要让我带的,他妈妈亲手做的海鲜酱。队里饮食管得严,他就这么一罐,自己都不舍得吃。剩下乱七八糟的都是他俩硬塞,看见什么塞什么,说等队里放人给你补个生日。”

    严峰妈妈的海鲜酱薛业接过来闻闻,好熟悉的味道“这个好,以前丫一勺都不给我。”

    “你又不能吃辣。”祝杰又闷声说,玻璃瓶里全是鲜红,“严峰也不了解你。”

    张海亮往队服的兜偷偷塞现金“不辣,十六以前经常偷这个当下饭菜。”

    “我没偷,我是尝尝。”薛业拧开玻璃罐,罐口外沿舔了一圈,“杰哥你也尝尝。”

    “不尝,不吃你师兄的妈妈酱。”祝杰把脸一扭,好在其余的师兄出国、转业、退役,要是一起来,全是男的。

    片刻后黄俊现身“不好意思啊老张,院里有事。”

    “别老张,我还正值壮年呢。”张海亮是明白人,黄俊不在体育办接待,八成是不愿意高抬贵手,“不和你兜圈子,我这次来是为了薛业。”

    薛业在后面低着头,耳朵却仔细地听着。像开家长会的小学生。

    “我知道,不然谁请得动您啊。”黄俊脸上却笑,“不过咱们就事论事,你师弟这个真不好办,我顶着雷啊。”

    “他禁赛期都过了,首体大不给个机会”张海亮开门见山,“校领导哪个有意见,我亲自去谈。”

    黄俊也不绕圈子“校领导哪有空管这些,参赛名额的审定就在我手里捏着。可这事真不好办,一旦被翻出来,首体大用一个那什么过的运动员,影响不好。”

    这一点张海亮认同。一个运动员有问题,别人会联想其他的运动员会不会也有问题。再联想下去,会不会是教练的问题,学校态度的问题。

    “国际赛事上,只要运动员过了禁赛期照样可以参赛,我想咱们首体大不会不近人情吧”张海亮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一次有问题,不代表这个运动员的整个比赛生涯终止。如果你有顾虑,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写保证书,薛业绝对不会再犯错误。”

    “又不是薛业的错。”祝杰冷冷地说。

    “有些错可以犯,有些错误这辈子也不能犯啊。”黄俊态度坚决,“要成绩,可以逼自己的体能上限,可以转换训练方法,你师弟偏偏选了一条错路,你们当初为什么没看住他”

    祝杰盯了黄俊一眼,想把那罐妈妈酱扣丫头上。

    “给他个机会,他年龄还小,不能一棍子打死。”张海亮据理力争。祝杰却听出希望渺茫。

    想必张海亮的心情和自己一样狂躁,无奈,却没法开口解释。

    不少正在训练的体育生开始朝这边靠拢,听两位教练在争什么。

    “滚滚滚,谁再过来多加5000米,中午吃肉吃撑了吧”黄俊把他们骂走,保全了薛业最后一点颜面,“老张,真不是我铁石心肠,薛业能力强,我巴不得他进一队。但这个一步错步步错的不良记录,我担不起。”

    “担不起我倒要看看,谁排场这么大。”一个男中音,带着胸腔的共鸣。薛业恍惚间抬起头,听得似真似幻。

    田径场的入口站着一个男人,半头灰白的发,刚正的面相不怒自威,一身长袖运动装,连羽绒服都没穿。

    薛业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

    江川教练,自己的教练来了。自己不是没有教练的孩子。

    张海亮捏着一把汗,突然放松了。他和薛业是同门,却不是同一个教练,江川今年65岁,体校多少届都是他一手带大。

    黄俊哑了似的,嘴巴变了好几个形状,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我靠,教练您怎么来了啊”

    操薛业慢慢地转过去,看到师兄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同样震惊的还有祝杰,怪不得张海亮不在乎黄俊的态度,他根本不是要和黄俊对谈,他只是来给薛业送春节的礼物。

    真正来谈的人在后头。

    黄俊这种状态,摆明了他和薛业是同一个教练。对运动员,教练才是真正能管他们的人,胜过父母。再硬气的运动员在教练面前也不敢折腾。

    家长花资源给孩子找名教,一个名气高的教练等于无形中给孩子铺路,都是人脉。祝杰的姥爷家搞医学,爷爷家全是体育圈子里的人物,耳濡目染见得太多。

    “我来看看学生,顺便看看你。”江川一声令下把黄俊打回20年前,“几年不见,越来越能耐了骂起学生真不含糊。”

    “您误会我了。”黄俊苦不堪言但又不敢反驳,“您怎么来了”

    “腿长在我身上,我怎么不能来了”江川一巴掌打歪了黄俊的教练帽子,这是一种身份的确认,也是一种亲昵。

    说明黄俊是他喜欢的学生。打是亲骂是爱,放在体育圈确实没错。武行更甚,只有师娘开口骂了,才是师父真正要开始教徒弟看家本事的时候。

    跑圈的学生纷纷绕开这块是非之地。妈啊,黄世仁让人给打了,这孙子也有今天。

    “能来啊,您来了我亲自接。”黄俊把帽子扶正,“我这几年长进了,脾气收敛不少。”

    “收敛我从你初一带到你大一,就没觉得你脾气长进”江川训斥,20年前,小黄是自己亲手送进体育大学的那一批,“现在当田径总教练了,就忘了当初自己也是小学生”

    “没有,您老误会我,我今年也不小了。”黄俊赶紧报成绩,“教练,去年我带的队伍上联赛,金牌捞了6块,您也不夸夸我”

    “我夸你什么夸你为难一个孩子”江川朝张海亮那边看去,眼尾很明显地抽动了几下,“都长这么高了。”

    薛业仍旧不敢上前,和他想去认师兄们的心情一样。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三,江川是自己唯一的教练。

    万万没想到师兄劳师动众把江教练搬来了。

    “过去。”祝杰又是轻轻地一推。

    薛业不肯动。

    “薛业。”祝杰点他大名。

    薛业打了个激灵,慢慢迈出一步,迈出第一步就迈了第二步。5岁半,练压胯,恩师要求严格,疼得薛业一边哆嗦一边和傅子昂抱头哭,俩人哭到打嗝。是江川抱着自己和恩师吵了一架,带着他们溜达,指着刚跳出名气的一级运动员张海亮说,不怕疼,那就是未来的你们。

    第一个给自己开小灶的人。

    “江教练好。”薛业终于走到面前,和黄俊一样的表情,又想让教练注意自己,又有点怕。

    然后,黄俊看到不苟言笑的江教练的手,刚才打歪了自己帽子的那只手,轻轻地盖在了薛业的头顶上。

    “傻孩子。”江川摸了摸薛业的头,再从怀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是白色的一次性餐盒,“虾仁生煎,你小时候最爱吃,快,趁热。”

    黄俊一看,嚯,歇菜,今天这顿臭骂自己是跑不了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