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纪晓菲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死活就是不出来。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这么多年为纪家付出,真以为她是心甘情愿的吗!

    “这”佣人站在那有些欲言又止。

    “告诉纪夫人太太一会儿就下去。”

    “是。”

    房门再次关上,屋内除了潋滟的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纪晓菲慢慢探出了头,手扒着丝被退至脖颈处,她眼珠子乱瞄,房间内已经没有人。

    再次把被子盖住脸,心里建设了好久,她倏地掀开被子,光脚从床上走下来。

    地毯是法国定制的,踩在上面很舒服,可纪晓菲此时的心情实在难以用舒服来形容。

    她在卫生间蘑菇了好长时间,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步履轻盈的走下楼。

    客厅里传来交谈声,偶尔还有笑声,纪渺在一旁用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梁逸森。

    那样子,完全一副大哥看小弟的神情。

    纪晓菲撇了下嘴,出息!

    她甩了甩头发,轻咳一声坐到纪夫人对面的沙发上。母女见面没有亲昵,倒显得跟陌生人一样,有的时候连纪晓菲都忍不住想,要是不喜欢她,当初干嘛生她,既然生了为什么不能像别人的妈妈一样。

    她也想做小棉袄,但

    “姐。”纪渺凑上来,扯着纪晓菲的手臂,来回摇晃几下,“姐姐,我的好姐姐,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纪晓菲抱胸坐的笔直,眼睛目不斜视,看都不看纪渺一眼。

    纪渺对着纪夫人挤挤眼。

    纪夫人轻咳一声,“晓菲,渺渺都向你道歉了,你还不原谅他。”

    听听这口气,话语中带着明显的责备。

    纪晓菲勾起唇,转头看向纪渺,用柔情万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做错了?”

    纪渺汗毛竖起,“嗯。”

    “不会再犯了?”

    “嗯嗯。”

    “上次是谁跟我说要是再犯,立马从五楼上跳下去。”

    “”

    “这样吧,我家没五楼,你就从四楼上跳吧,摔不死,我就原谅你。”

    “”

    纪渺松开手,身体向后退了退,眼神很凌乱,“姐,这玩笑可不能乱开。”

    纪晓菲笑容可掬的说:“谁说我跟你开玩笑呢,跳不跳,跳就快点跳,不跳我上楼了。”

    “”纪渺向梁逸森求救,“姐夫”

    梁逸森翘起二郎腿,声音沉稳的说:“既然你姐让你跳,那你就——跳吧,没事,残了姐夫给你看。”

    “”

    黑心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纪渺如坐针毡,他看着四米高的房顶,露出完球的表情,早知道他就不来了,堂姐也太难搞了。

    还有堂姐夫,竟然不帮他。

    二十岁的纪渺在朋友圈里发了条最新动态,圈里的朋友们,再见了。

    短短几分钟,点赞的三百多条。

    艹!

    纪晓菲等的不耐烦了,催促道:“你到底跳不跳。”

    纪渺抿着唇,深吸一口气。

    “咚。”的一声跪到了纪晓菲面前,开始鬼哭狼嚎,他这演技比哭丧的都厉害。

    “我的好姐姐,你可不能这么对你弟弟呀”

    若说纪家还有让纪晓菲能动容的人,那么便是眼前这个活宝堂弟了。她咬唇憋着笑,等纪渺戏唱的差不多了,踢了踢他的腿,“诶,累不累,给你来杯水再继续?”

    别说,纪渺的嗓子还真是有些哑了,他手扶着喉咙咳嗽了一声,半眯眼,“要不——来杯冰镇的吧。”

    纪晓菲:“”

    等纪渺喝完了水,梁逸森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上楼去一趟。”

    梁逸森现在是纪渺的偶像,他说的话,在纪渺眼里那就是圣旨级别的,他瞟了眼纪晓菲,见她没说话,放下水杯麻溜的跟了上去。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纪晓菲跟纪夫人两个人。这下换纪晓菲坐不住了。她垂眸看了眼手指上的钻戒,有些不满意的蹙起眉,方才着急戴的是十克拉的那只,其实今天戴二十克拉的更合适。

    她蹙眉的同时,眼角往上挑了挑。

    纪晓菲的长相跟纪夫人有五分的相似,身上都有种江南女人的美,只是纪夫人美中带冷,纪晓菲美中带火。若说谁给人的感觉更强烈些,当然是纪晓菲。

    火燃起时,能把人融化,也能把人烧焦。

    场面太安静,安静的纪晓菲眼神不知道往哪放。

    “晓菲。”纪夫人开口,对于女儿她确实亏欠太多,但她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这些年,她也一直强迫自己在改正,只是还需要些时间。

    纪晓菲抬眸看去,眸底是波澜不惊的色泽,语气很冷,“有什么话现在说吧。”

    纪夫人犹豫了一会儿,“原谅纪渺,他已经保证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纪晓菲勾了下唇,“就只有这件事?”

    结婚两年多来,这是她妈妈第一次登门,说实话,比天降红雨还难,若说只是陪着纪渺请求原谅,这个理由,她还真不好——相信。

    “还还有一件。”

    纪晓菲冷哼一声,“另一件是什么?”

    “听说逸森的弟弟回来了,还带着女朋友一起回来的。”纪夫人神情有些紧张,梁家两子,梁夫人其实更喜欢的是老二梁逸泽。

    “所以呢?”纪晓菲满脸的不在意。

    “你跟逸森结婚两年多了,肚子还没有动静,我怕——”纪夫人说出心中的担忧,“万一被梁逸泽抢了先,对你跟逸森是很不利的。”

    话落,纪晓菲冷笑两声,“对我们不利,哪不利?你是不是怕梁逸泽会跟梁逸森抢梁氏?”

    纪夫人:“”

    纪晓菲笑容放大,“你闺女结婚两年多,你都没来过我的家,今天第一次来,你不关心我的生活,反而关心我没有孩子梁氏会不会不保。”

    她站起身,手插进发丝间,来回踱步几下,沉声说道:“如果梁逸森保梁氏需要孩子作为筹码,那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纪夫人站起身,脸上一贯的冷静消失不见了,“你们年纪也不小了,确实应该要个孩子”

    “要孩子干什么,生了她把她扔下不管不问吗!”纪晓菲走到纪夫人面前,一字一顿的说:“还是说,生下她,再卖十个亿!”

    “啪!”

    客厅里响起了巴掌声,很响很响。

    纪晓菲冷眼看着纪夫人,随后脸上扬起冷笑,她抬手覆上脸颊,“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纪夫人手抖凝视着纪晓菲,在她眸底看到自己一张惊慌失措的脸,“晓菲,我”

    纪晓菲看她的眼神彻底变了,她眼角有泪滑落,起初是一滴两滴,随后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角到脸颊再到锁骨处。

    梁逸森跟苏渺听到声音急忙走下楼,眸光在她们身上打转。

    纪晓菲指着大门,“走——”

    纪夫人稳了稳身子,弯腰拿起沙发上的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伯母,等、等我一下。”纪渺越过纪晓菲轻点了下头,匆匆跑出去。

    “晓菲——”梁逸森唤出声。

    纪晓菲闭上眼,任眼泪流下,带着颤音说道:“梁逸森,你要不要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