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第 179 章

    “别过来,  国木田君。”

    “绝对,绝对不能过来。”

    听到太宰治郑重的话语,  国木田独步皱了一下眉,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太宰治,后退走出了这个房间,离开前,他说“刚刚你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都没有其他人的动静。这里应该暂时没有别人,  你注意一点安全,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叫我。”

    等到国木田独步离开这个房间后,  太宰治望着面前的富江,  叹了口气。

    从看到外面那个怪物的一瞬间,  太宰治其实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怪物身上有一些东西给他一种相识的感觉。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有着富江的些许气息吧。

    之后那个怪物所展露出的奇异自我恢复能力也让太宰治感到了熟悉感。

    刚踏入地下室的一瞬间,那种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应更是让太宰治确定了什么他的母亲,  富江也在这里。

    不过这个富江应该是新诞生出来的富江吧,  并不是太宰治更为熟悉的那个川上富江。虽然川上富江也很蠢,  但还没有可没有那么蠢到被割下头颅,放在密不透风的玻璃罐里。

    太宰治这么想着,  撑着脸,有点恶趣味地重重敲了敲玻璃罐。

    “喂醒醒刚诞生的富江小姐。”

    在太宰治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玻璃罐里面的富江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奇妙的感应,  久违地醒了过来。

    当她睁开眼时,  任何事物都在富江的面前变得黯然失色当然,  除了太宰治。

    当这个刚刚被“创造”出来不久的富江醒来时,第一眼让她看见的就是太宰治。当这个美丽的黑发男人倒映进富江的眼帘时,毫无疑问,她也第一时间明白了,这是和她有着相似血脉的人,简而言之,可以说是她的儿子。

    如同想要杀死其他的富江那般,这个有着富江之血的男人毫无疑问也是富江想要杀死的对象。然而她已经在这里沉睡了太久太久了。密封着她的这个玻璃罐里头不知道用了什么液体,让富江光是待在这里就需要不停地沉睡,更别提恢复身体跑出去了。

    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只剩头颅泡在营养液中,那些人会抽她的血,扒她的皮,让富江用尽全力也无法使用自己的体质,毕竟她实在是太过虚弱了。不过很多时候她也非常怀疑那些研究着她的人们的精神状态。富江想要疯狂地大叫,可惜的是,光是沉睡就已经耗尽了她的全部体力。

    总而言之,她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情想要杀了这个有着富江之血的男人了,富江只想离开这里。

    只要离开了这里,她就能拥有享受不尽的奢华生活,那些人都会被她的美丽所倾倒疯狂。无论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到。

    是的包括杀死那个让她诞生的富江,成为独一无二的富江。不对我才是真正的富江只有我

    一直沉睡在玻璃罐的富江露出了扭曲的表情,然后仅仅只是一瞬,仿佛刚刚的扭曲表情也只不过是别人的错觉那样,她眨了眨眼,露出了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的表情。

    救救救我。富江无声地做出了这几个字的口型。

    那实在是非常美丽的场景,那样一个美丽,哪怕珍藏起来也足以让人小心翼翼,无法制止心中迷恋的头颅,用那样鲜活的表情做出了求救的信号。仿佛只要救出她,就能永远得到这样一个美丽的象征。

    倘若是其他人站在这里,比如说外面的国木田独步恐怕都很难不会为之心动吧。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太宰治让他绝对不能进来的原因。

    毕竟像中原中也那样的非人类才是特殊的,哪怕是森鸥外那样理智的化身也很难完全抗拒富江的体质。虽然现在这样虚弱的状态,恐怕也很难发挥其十分之一的效果吧。

    不过即使如此,对人类特攻的富江也是一个灾难。

    可惜的是,站在这里,面对富江求救的是太宰治,同样拥有这个体质的非人类。

    和富江一样美丽得不可思议的黑发男人站在玻璃罐面前,面带温和笑容,静静地看着她。毋庸置疑的,他足以让人轻而易举地神魂颠倒。只是平日里为了不引起麻烦,太宰治都尽可能地将自己容貌的存在感压到最低,让其他人只会觉得他很好看,却不会引起轰动。

    他平静地笑着,用那种仿佛注视着情人一般深情的眼神,说出了甜蜜的话语。

    “为什么我有什么理由要救你呢”太宰治低下身来,伸出手撑着玻璃罐,笑眯眯地说道“我可不是容易被你迷惑的人类,而是和你一样的怪物。”

    他这么说着,垂下的黑色眼睛布满了杀意。

    “我是不可能放任你出来的,毕竟我现在可是作为正义的伙伴来的。”说到国木田独步之前开的那个玩笑,太宰治笑出声来。

    他没有道理会把富江救出来,毕竟不管是哪一个富江,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处于敌对的状态。顺便一提,刚刚国木田独步听到的巨大声响,正是由于太宰治在看到眼前的这个富江时,触碰了玻璃罐旁的装置。

    倒是没准备这么快就杀了这个富江,毕竟太宰治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的。

    他其实只是准备试试能不能用这个装置引起其他人出来而已。毕竟接下来太宰治可不希望有人打扰他和富江的“亲密谈话”啊。

    这可是母子之间的“亲密谈话”,不管是谁,过来打扰也太不懂空气了吧。哈哈,好吧,他绝对没有在说国木田君哦。

    “好了,如果不想被我立刻毁灭,就和我说一下你的事情吧。”太宰治说道“你应该认识川上富江吧”

    原本还一脸不可置信的富江在太宰治提到川上富江时,立刻露出了怨恨的脸。

    “看来认识呢,那就没错了,你就是从那个母亲大人身上分裂出来的富江吧。”太宰治平静地诉说完了事实。

    当年,他尚且还是幼年状态时就已经烧了当年的主核心的富江实验室,再后来他也有意识地去找了其他遗漏的富江摧毁了。所以最后被太宰治漏下来的,只剩下那个产生了不同的意识,懂得隐藏自我,还给自己独一无二的姓的川上富江。

    然而距离他们上次见面也是几年前了,两人在此期间也都没有找过对方。想必现在被封在这个玻璃罐里的富江就是川上富江的血液分裂出来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便是有人知晓了富江的存在了吗

    太宰治思考了一会儿,对面前的富江露出了在她眼里如同恶魔一般的表情。

    “好了,接下来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你吧。”

    “彻底的。”他压低了声音,发出了饱含恶意的甜蜜声音。

    而另外一边,依旧站在外面地下室中央,警戒地环顾四周的国木田独步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只是一瞬,他便立刻举起了木仑对准了声音发出处。

    “等等别开木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戴着奇怪防毒面具,穿着研究员袍的男人走了过来,听他的声音大约是个中年男人,此时他举着双手,刚从地下室外头走进来。

    “会在这种地方做实验的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吧。”国木田独步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木仑,只是冷声地说道。

    “我只是个喜欢研究各种东西的普通人。”男人笑眯眯地补充了刚刚的话语。

    这种让人无力的感觉竟然让他有点想起太宰治。

    国木田独步在心中吐槽了一下,脑海中忽地又出现了外面那个怪物的身影。说起来,也不知道轰焦冻怎么样了。在不用保护其他人的前提下,他的能力应该是足以做到逃脱的。

    这么想着,国木田独步又想起了那个怪物上小小的手。

    他握紧了拳头。

    “嗯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男人做出了“聆听”的动作,说道。

    “别乱动”国木田独步咬牙吼道。

    “别那么紧张嘛,小哥。我是真的听见了什么声音。啊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岸谷森严,你呢”

    国木田独步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到“国木田独步,等等你的身后”

    他还没说清楚,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

    庞大的扭曲身躯,密密麻麻的眼睛,还有在扭动着的手臂,毫无疑问就是外面那个怪物

    国木田独步下意识地扑过去,将差点被弄死的岸谷森严救了下来。

    就在他还准备做什么的时候,眼前一直只发出一些奇妙叫声的怪物突然开口了。

    “妈,妈妈”

    “想见。”

    “好痛”

    “唉”国木田独步浑身僵硬地盯着眼前的怪物,亦或是说曾经是个人的怪物,牙齿上下打颤,发出了近乎呜咽的声音。

    “五十岚泉”

    “踏、踏、踏。”

    突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等到几人望过去时,才发现那个男人,毫无疑问就是这次的委托人,五十岚平野。

    “晚上好啊,国木田先生。”本应该腿脚不便的老人露出了扭曲的笑容,他望向了国木田独步的后面,说“那么,正如预测的,那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正在和富江见面吧。”

    一旁,几乎浑身染血的轰焦冻被猛地甩到了国木田独步的面前。,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