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夜77章盛千夜X傅修

小说:初吻日记 作者:鹿灵
    傅修没想到结果来得如此迅速, 就像他在十分钟前才决定告白一样。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再补充点儿什么, 对面盛千夜已经开始酝酿起了拒绝后的流程。

    男人的自尊心当然受不了,皱眉问“为什么拒绝”

    盛千夜哗然片刻“这还要理由”

    傅修“”

    “你等等啊, ”她抬手停住, 垂眼咬唇, “我想想。”

    想了几秒钟, 她更加坦然地陈述实情“还能有什么, 我对你没感觉啊。”

    活了二十七年, 傅修私以为这是他人生迄今为止所遭遇过的最大滑铁卢。

    她是怎么做到如此波澜不惊的拒绝都不犹豫一下

    他稍作沉吟, “如果跟我在一起这部剧片酬翻倍呢”

    盛千夜这一瞬的目光有点像在看迷惑行为大赏。

    她摇了摇头“我不缺钱。”

    “刚刚不是问我片酬”

    “该我拿的我总得拿到吧,”她轻松地喝了口矿泉水, “不该我的我也没兴趣。”

    再说了,他给她钱她跟他谈恋爱,那她成什么了她对得起每天把她当心肝宝贝的粉丝吗

    傅修彻底说不出话了。

    盛千夜心道说了这么多也该结束了, 从背后抽出剧本的时候顿了一下,看自己的老板维持着固定姿势,很久都没动。

    于是她假模假式地关切了一下“你没事吧”

    “没事。”男人僵硬道。

    傅没事修泄愤似的把手里的水平捏的噼啪响。

    他以为盛千夜最起码还会继续慰问一下, 结果盛千夜点了点头,哗啦啦地把剧本翻出声音, 爽快地答“那就好。”

    “”

    老板最近又爱上了开会。

    平时五百年都不会和艺人产生密切交集的他, 突然开始三天一小会七天一大会。

    盛千夜已经自暴自弃地不在老板面前装五好青年了, 能推的都推, 不能推的也推, 实在缺勤太久, 就意思意思去一趟公司。

    开会的内容她已经找人录下来了,本来打算在片场看的,结果傅修这王八蛋说,要么在片场看完后写八百字读后感代表她看了,要么就回公司看完。

    盛千夜遂脸上笑嘻嘻心里臭垃圾地赶回了公司。

    随便挑了个有沙发的空会议室,她搭着腿在沙发里惬意地躺好,按开投影仪。

    没看一会她就困了,看着傅修的脸,思绪也控制不住开始地神游。

    助理看她开始发呆,又看了看屏幕里帅气多金的老板,问“老板是不是给你告白了啊”

    “告白谁告诉你的”

    “我上次在门外呢,听到了。”

    “也不是告白吧,就是或许想看看能不能和我来一发这样。”盛千夜说。

    助理蒙了一下“什么来一发”

    她理智地科普“在床上来一发。”

    这种娱乐圈资本家她见得多了,大多是没什么靠谱的,看到年轻漂亮的就想上去搭个讪,有的没良心的就打着恋爱的名义去和姑娘相约床榻,睡腻了再手一挥甩掉。女方又是艺人,为了自己的前途也不会曝光和撕扯死磕,只能随便地不了了之。

    出道到现在,她收到此类明里暗里的讯号已经很多次,已经有了自己的分辨方式。

    果不其然,助理问“你是说老板要和你约炮为什么这么说”

    “哪有那么突然的,突然跑到剧组,突然说要当我男朋友,连追都不追的”

    “这能是正儿八经谈恋爱吗”

    “谈恋爱是要追的,要示好的,”盛千夜转头,“你见过连追这个流程都没有就突然谈恋爱的吗”

    助理似懂非懂地摇头。

    她打了个响指“这不就结了。”

    没追想在一起的,不就是另有所图。

    而另一边,会议室隔间的傅修听完了全部对话,再度无言良久。

    他认真地问她要不要谈恋爱,她觉得他只是想睡她

    盛千夜也不晓得为什么,自己回了趟公司后,傅修就再也没开过会了。

    倒是她的剧组,开始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诸如下午茶、甜点、水果、咖啡,她的总是会比别人多一份,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的贴吧后援会组织的,结果一连这么多天都有,不像是粉丝的做派。

    于是她随机挑选了一位幸运的工作人员问“这些东西都是谁送的啊”

    工作人员说“傅修。”

    正在吃蓝莓的盛千夜停下了自己的手。

    回到休息室,她看着自己的那盒蓝莓,思忖着傅修往里面下慢性毒药的可能性有多少。

    助理替她调了一下空调风速,然后才走过来说“老板最近对你蛮好的。”

    “他不是对整个剧组都很好吗”

    “可是只有你的东西比别人多,”助理大胆猜测,“或许是为了送给你,才送遍了剧组”

    盛千夜被肉麻得直哆嗦“不可能的,傅修不会做这种事,你别乱猜了。”

    助理“那你觉得是什么嘛。”

    “他是不是有事求我”

    助理等着她发言“比如”

    盛千夜舔了舔唇“比如想不涨价让我留在华彦。”

    事情的答案很快在某个午后被揭开。

    那天下午傅修出现在片场,请大家喝新鲜的椰子水,人心都被他笼络得差不多了时,盛千夜到底按捺不住,把自己房间里的三个椰子拖出来问他

    “你最近送这么多东西,到底在干嘛呢”

    男人抬起头,言简意赅地回答“在追你。”

    她一手没托稳,椰子咣当砸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儿。

    片场并非只有她一个人,周遭所有工作人员不可思议地看过来,连正在喝椰子水的导演都被呛到,捂着嘴唇在显示器后头咳嗽起来。

    那一周盛千夜几乎被问了五千次“你是不是要当华彦老板娘了”,剧组忽然盛传她带资进组,她背后的资本是自己老板。

    就连合作伙伴看她的眼神中都带了一丝震撼和敬佩。

    她倒希望自己带资进组,可惜组里带资的只有一位,是剧组的女二号。

    这女二号何澄是演艺世家出身,爷爷是显赫一时的商贾,父母在生了仨儿子后,于四十多岁诞下她,老来得子的珍惜程度自是不必讲,更何况还是小女儿。

    小女儿天生一双泫然欲泣的眼,从小又被家里宠着,第一次在外拍戏,受了点磕磕碰碰都往下大颗掉眼泪,有回拍完戏嗓子疼,还当场哭崩了。

    观众虽觉得何澄作,可女生一看就是在爱里长大的,所以受不得丝毫委屈。

    那样的能力啊在盛千夜十四岁的时候就失去了。

    懂事都是需要代价的,如同每一块玉石成形前都要经过无数次打磨,是过程的痛楚才造就了相对圆满的果,而其中不足为道的长夜痛哭都须得自己承受。

    长不大是因为有人宠有人撑腰,所以不必逢迎讨好。

    那天在剧院拍一场滚落摔伤的戏,台阶边沿有钢筋和模板裸露,导演喊卡了后,盛千夜和何澄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她的比何澄的要更严重一些,可惜何澄向来会表达,抽抽搭搭好几下,多数工作人员就又围了过去。

    盛千夜看着自己手心被蹭掉皮的伤口,有红血丝正往外渗。

    她其实还蛮怕痛的,大概是习惯忍着,倾诉欲会缓解的那部分痛被憋住,只好转移向别处。

    好在她已经让助理给自己准备一个药箱了。

    盛千夜在原地等了会,结果助理反常地没有抵达,她回过头,发现傅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他从助理手上接过药箱,走到她面前。

    “手拿出来。”他边拆棉签袋边说。

    盛千夜狐疑地瞧了他一会,手势伸出去了,说的却是“你给我箱子就行。”

    男人罔顾她的提议,强行掰开她手掌,下压手指抬高她掌心,给她料理伤处。

    蘸了酒精的棉签在伤口周遭滚了圈,他皱眉问“痛不痛”

    盛千夜心想这么霸道总裁玛丽苏的台词也敢问我

    “不痛。”

    棉签猝不及防压上伤口,她痛得下意识“嘶”了好几声。

    盛千夜“”

    “我没用力。”他说。

    盛千夜没回话。

    傅修低声继续“痛就痛,痛也没什么可耻的,没必要全一个人硬抗。”

    剧场暖黄色的灯光倾泻下来,有细微粉尘在光柱中漂浮,他的声音带上暖色调。那张脸也莫名落拓顺眼了几分。

    她舔舔唇角,声音散漫“你来当我人生导师的啊”

    制冷空调一言不发,把方形的创可贴贴进她手心。

    二人再次见面是在盛星雨的生日宴会上。

    那时候她正和好久没见的一个男演员交谈甚欢,从几年之前彼此的处女作聊到往后发展,又聊到市场喜好,分析最近的观众喜欢看什么题材。

    正到兴头上的时候,经纪人来找她,说是公司有点事。

    她将信将疑地跟着经纪人出去,上了车才发现隔座坐的是傅修。

    看到傅修,她就知道什么公司有事都是托词,公司能有什么事,分明是这男人又以公谋私。

    她早有预料地问“什么事”

    “酒店在哪”他关车灯,“我送你回去。”

    盛千夜一头雾水“送我回去干什么生日会还没结束。”

    “回去看剧本,明天要拍戏。”

    这一整晚真是莫名其妙,他说的话更莫名其妙她拍戏有他什么事儿

    她身为一名合格的演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安排好,”盛千夜侧身扳门锁,“没别的我就先下去了。”

    谁知他先她一步把车门锁上,盛千夜被摆了这么一遭,也是万分费解。

    她回身看着傅修,拧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你和那个男的在一起说话。”

    “”

    难以想象这话居然是从傅修嘴里说出来的,盛千夜吸了吸鼻子,果然敏锐地闻到了酒味“你喝酒了”

    她自知和喝了酒的男人难讲道理,只好尽量直入主题“我和你没有关系,和谁说话也是我的自由”

    傅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刺耳的句子“你说谁和谁没有关系”

    “我和你啊。”

    “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

    盛千夜话才说到一半,身后车窗被人用手压住,带着醉意的男人压住她唇瓣,触感加深。

    她瞠目了几秒,反应过来时要推开他,但任她如何挣扎,他都岿然不动。

    离开时,傅修眼眸沉暗地问她“这下算不算有关系了”

    终于挣脱开男人怀抱,盛千夜感觉自己嘴唇都要被这人咬肿了,怒不可遏地把身上外套和手边纸袋往这放肆的男人脸上扔去,开了锁,咬牙切齿地走远了。

    她要踢他,腿居然也能被他膝盖压住。

    太丢人了,她盛千夜近身搏斗怎么会有输的时候还是被人不能动弹地按在车窗上还被亲得毫无还口之力

    她现在恨不得重新折回去让傅修也体验一把被压的感觉,但衡量了一会觉得好像不太划算,只好回头又泄气般地骂了几句。

    男人的车在夜色里停了很久很久。

    直到秘书闻讯赶来,看着他眼角的一处新伤踟蹰“您这是”

    “没事。”

    男人摸了摸眼角,低笑“细致来说不亏。”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