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苍煜还是低估了傅千城的水平,他可不是吃这一套的人,一跨步一弯腰外带几个媚眼就把段苍煜逼得节节败退。见好也不知收,还学着之前的女子开始拉扯起段苍煜的衣服。

    段苍煜下意识又想踹,但想到之前的计划收回了脚转而擒住傅千城的手腕,低吼道,“傅千城!”

    “傅千城咱们做个交易好不好?你……”

    段苍煜话还未说完傅千城便就着如今这诡异的姿势吻了上去。段苍煜反应不及又不是傅千城的对手,傅千城也预料到他会反抗早就挣脱了他的桎梏点了他的穴道。

    被强吻着的段苍煜只能干瞪眼…随后又被傅千城一把推上了床,傅千城跨坐在他下腹至上,俯下身似是想舔-舐他的脸颊。

    一阵厌恶从腹腔升腾而起,如果不是无法动弹段苍煜估计能当场吐出来,但他现下能做的唯有闭上眼,权当是掩耳盗铃。

    只是想象中的触碰久久没有落下,段苍煜睁开眼只见傅千城也是一脸嫌恶的瞧着他,那表情似是在表达自己也并非自愿,眼神撇向门外,唇舌翻动,段苍煜也很快反应过来,片刻就拼凑出「隔墙有耳」的重要信息。

    他同样以唇语勉强又僵硬的说道:「给我解穴。」

    傅千城犹豫一瞬就在暧昧动作的掩盖下恢复了段苍煜的自由。

    段苍煜一能动就立即翻身而上顺势拉下床上的纱帐让守着门外的老头子看着屋内的情景变得模糊旖旎起来。

    傅千城笑道:“阁主大人怎的如此着急。之前在村外不是说对千城不感兴趣。”

    段苍煜也陪着他演道:“你该感谢你长着一张与钟离舒相似的脸,我不过是借此聊慰相思罢了,总有一日会杀了你,用你的骨血祭奠si”

    段苍煜瞪了一眼抓着他手腕使劲的傅千城,绝情刀男主果然是瑕疵必报的性格。段苍煜苦着脸,以眼神示意对方:演戏懂吗?!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傅千城笑的眯起了眼,像只偷腥的猫,“怎样?阁主大人觉得千城比之钟离舒如何?”

    段苍煜漫不经心的回道:“辣了不少,得劲。”

    “呵呵。”

    紧接着房内又传出一阵淫-声-浪-语,一浪高过一浪,比之前大美人那回儿有过之而无不及,让老头子这个年过古稀的人也羞红了脸,实在是顶不住了,边擦汗边逃离了声波传送范围内。

    没过多久傅千城喊累了也就懒得喊了,段苍煜不高兴了。

    段苍煜:「你为什么停下来了?」

    傅千城:「累了。」

    段苍煜:「你这样有损我的名誉」

    傅千城:「阁主大人就当千城是昏过去了。」

    段苍煜:「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说着就将傅千城摔下了床,他是吃准了现在傅千城在这种情况下不敢真的对他有什么不轨。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等段苍煜觉得尽兴之后傅千城已经嗓子干哑,仿佛真的经历了一场酣战。

    段苍煜:「咱们谈正事吧!」

    傅千城:

    段苍煜帮傅千城倒了杯茶递到他手边,唇语道,「合作?」

    傅千城此刻也没什么心思保持形象,将一整杯茶水猛灌了下去,缓了缓道,「阁主大人是觉得方才不算合作吗?」

    段苍煜:「自然算。既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如从坦诚相待开始?」

    傅千城:「阁主大人想知晓什么?」

    段苍煜:「你和村子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随着傅千城的嘴巴开合间,接下来的一盏茶时间里段苍煜仿佛觉得自己正听着一个泰剧都不敢写的狗血故事。

    下令将飞鹤峰封为星河派禁地的灵韵师祖是神秀君的师叔,也是星河派前前前任的掌门,做过武林盟主,也做过浪荡游侠,可以说是星河派历史上最风流且不自律之人,要不是他是长辈,哪怕是神秀君那样的人也是真想把他从坟墓里拉出来鞭-尸,或者在他的坟头蹦迪。

    当年被灵韵师祖招惹吸引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为了他抛夫弃子,抛妻弃女的更是常规操作,人称「家庭和谐大使」。后山那上百个山洞就是因为灵韵的风流债才挖的,当时星河派还没如今这般强大,可抵不住那么多人。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划掉」毁三观的便是秀山派的掌门一家人。

    灵韵师祖初入江湖,在武林大会上一展身手,没想到惊魂一瞥,掌门一家爹娘儿子女儿竟然全都看上了灵韵师祖,这找谁说理去?

    灵韵师祖偏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来者不拒与秀山派掌门一家人都保持着暧-昧关系。

    直到最后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后,秀山派掌门夫人杀了自己的丈夫,囚-禁了自己的儿女以整个秀山派为嫁妆希望灵韵师祖可以与她成婚。可惜灵韵师祖当时早就与白龙寺的主持不清不楚,把那秀山派一家抛诸脑后了。

    掌门夫人心灰意冷,一头撞死在上擎山的山门前。而掌门之子与掌门之女被解救后都无心掌门之位,拜入星河派成了灵韵师祖的徒弟。

    此后十数年他们都陪伴在灵韵师祖左右,可陪伴灵韵师祖也不止他们两人。

    至于星河派也在灵韵师祖手上发扬光大,渐渐有了如今声势。可惜灵韵师祖却在最鼎盛之时将掌门之位传给神秀君的师父,并且将飞鹤峰封为禁地后不知所踪。

    直到神秀君继任掌门之时才回到星河派,不到三日便仙去,最后葬入星河派掌门的专属墓地。

    而飞鹤峰禁地禁的便是灵韵师祖的债。

    销声匿迹前的灵韵师祖将他所有的情人都一一抓了回来囚-禁在飞鹤峰内,他的情人在飞鹤峰内繁衍生息,最后组成了现在的「山村」。

    「山村」极其排外,只接受有姻亲或者血缘关系的人,所以他们之前疯狂送人到他的床上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而秀山派掌门之子与掌门之女在放弃掌门之位后,他们的幼弟就被扶植上位了最后成了现在断山派。

    按照血缘远近来看傅千城也坦言自己并不是「山村」内部最满意的人选。

    段苍煜听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也忘了用唇语,愣楞的问道:“所以那个老头子就是当年秀山派掌门之子?”

    傅千城颔首。

    段苍煜:

    等等,这个人物性格和作风怎么这么耳熟?

    段苍煜在脑海中仔细回顾了一轮,惊讶的发现灵韵师祖做的事情竟然与绝情刀男主之后做的事儿如出一辙,只是傅千城选择杀人,灵韵师祖选择将人圈禁起来

    但「山村」的人希望他做什么呐?段苍煜开始思考起来。

    从傅千城可以自由往来飞鹤峰与星河派来说,那「山村」里的其他人应该出入也不是问题。山村里的人既然可以成为灵韵师祖的情人,那在武林中应该也不是什么默默无闻之辈,武功也不差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他们一起冲出去和星河派对打也不是没有胜率,俗话说奇兵必胜。

    但俗话也说了,诛心为上。天机阁正巧也有这个能力。

    傅千城并没有掺和到与星河派的恩怨中,与之相反的他的先祖因为灵韵师祖阴差阳错得到了掌门之位,又怎么会想冒这么大的险?傅千城与老头子一开始的相处也可以看出关系不怎样。

    但原著中绝情刀男主也确实在继承了韩秋翎的万刀门后闯上上擎山,可目的为了一统武林按照系统的说法禁地是第二部的剧情,难道这些都是伏笔?

    段苍煜脑中已经乱成了毛线球,他看向傅千城,傅千城想要的应该也不是简单的复仇,沉思片刻,他问道:「傅公子看来无心参与山村与星河派的旧怨之中,那是要与段某合作什么?」

    傅千城笑了笑,随后表情无比认真,「在下虽然不才但有阁主大人在相信做个武林至尊也是足够的。事成之后愿供阁主大人驱使。」

    说完从脖颈间解下一块方形玉牌,上面雕花纹路,一个小篆写的傅字,看着就是很贵重的,而且是长久佩戴的。傅千城下床伏跪在地,手中高举着玉牌,等着段苍煜的回应。

    从沙漠初见,段苍煜不费一兵一卒在众目睽睽之下击杀韩秋翎和天涯子。到后来隐瞒身份进入星河派搅弄风云。他知道段苍煜所图不小,也知道段苍煜心机智谋非常人可比,但越是这样他便越想接近段苍煜。

    可段苍煜现在反而不敢接了,打打闹闹说自己是天机阁阁主是一回事儿,看傅千城这阵仗估计真的要跟在他身边鞍前马后了,到时候可不一定能瞒得住。但如果现在不答应,傅千城也不一定愿意白干活儿。「山村」里的也不好打发

    傅千城这个任务明显更简单,可「山村」里的人明显更好忽悠,毕竟搞垮星河派需要很长的时间,极其周密的计划。

    段苍煜叹气,他到底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天机阁阁主啊?系统你到底在不在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