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任何经验积分都不剩的段苍煜自然没有获得系统的“垂怜”,他又深深看了一眼伏跪在地的傅千城,因为姿势的角度原因他看不清傅千城脸上的神情,可哪怕是如此卑微艰难的动作傅千城的手仍旧举得高高的,没有丝毫的颤抖。

    或许是原著在段苍煜脑海中的印象太深,以至于他总觉得傅千城现在是糖衣炮弹给他挖坑跳。这可真让人头大

    段苍煜现在脑子里就是三猫两狗一皮球,一出大戏。手也跟折叠雨伞似的反复伸缩几次,最后还是将玉牌“收入囊中”。

    反正骗一个是骗,骗两个是骗,骗一群也是骗,破罐子破摔了。

    段苍煜收敛了神色,他的指尖轻轻抚过玉牌上的纹路,道,“傅澜,傅千城,他们既送了你来,你就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你自今日起可算是我的人了我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钟离舒的仇我不会忘,哪怕有一天我对你腻了,你也只能是我的人,你听明白了吗?”

    这话听着就有些暧昧了。段苍煜本来是想说让傅千城一定要忠心于他一类的话,但联想到「隔墙有耳」就选择这种隐晦的说法,他相信傅千城能想明白其中的关窍,应该不会想歪。

    但事实是傅千城想没想歪段苍煜是看不出来了,傅千城对于段苍煜的提问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很好。”

    段苍煜的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有规律的敲门声,傅千城立即翻身上床钻入被窝中只剩一个脑袋。

    段苍煜问道:“何事?”

    来人开口是一清脆的女声,听着像是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族长让我来问一声客人是否「歇息」完了?热水已经备好了,随时可以送进来。”

    中年妇女说话时还特别加重了歇息两个字,语气也暧昧的很,让明明什么都没有干的段苍煜莫名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但她随后提出的热水就让段苍煜很苦恼了。

    无他,就是他们太干净了,他和傅千城全身上下除了凌乱的衣服和披散的头发外一点都没有恩爱过的样子,床上也是一点xx的残留都没有。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点,同时看向对方。段苍煜看向傅千城,是在用眼神询问现在的境况的解决办法。而傅千城却表现出一副了然的模样褪下了本就歪歪扭扭的内衫,撩开头发露出肩膀和锁骨。

    段苍煜:大哥你想整啥玩意儿???

    就在段苍煜还没从傅千城的举动中回过神来,就看傅千城又转过身背对他,这会儿段苍煜瞄到了傅千城凸起的蝴蝶骨和下凹的两个腰窝。

    段苍煜:大哥!!!现在是秀身材的时候吗???

    傅千城抿着唇,回眸看着段苍煜说道,“我怕说了阿江让我进小黑屋,但阁主大人应该能懂。”

    段苍煜嘴角一抽,这就当自己被狗咬了然后又咬了回去。

    【以下省略300字,请自行想象制造假痕迹的过程。审核大大饶我狗命!】

    傅千城的指甲不算长但留下的痕迹却很深,泛着血丝。段苍煜对着铜镜比划着感觉背上像是被金刚狼用爪子留下了x战警的记号。

    他忍不住对着傅千城吐槽道,“你这技术太垃圾了而且我觉得这划背上太累赘了。”毕竟他身上已经是草莓牙印遍地走了。

    傅千城恭敬的说道:“那您不觉得我脖子上的掐痕也很多余吗?”

    段苍煜:e,携私报复什么的彼此都有。

    两人伪造完案发现场就由段苍煜出面让人将热水送了进来,果不其然跟随着进来的还有三四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帮忙整理房间内的杂乱。

    几个小姑娘看见凌乱的床铺和两人身上的痕迹嫣红纷纷爬上脸颊,脸上还带着喜气。急匆匆的就将脏了的锦被从床榻上抽走,紧紧抱在怀里,路过两人身边时还眨这大眼睛似乎在等些什么。

    段苍煜不解,傅千城脸上有一瞬的尴尬,随即从床边破碎的衣物里各取了一块他和段苍煜打了结合在一起递了过去,如此重复四次,四个小姑娘手里都有了破布,领头那个笑道,“佳期正值小阳春,风暖华堂拥玉人,应是三生缘夙定,漫教相敬竟如宾。”

    剩下三个小姑娘听着捂着嘴笑了起来,随后一一也道了几句诗。

    “三生石上注良缘,恩爱夫妻彩线牵,春色无边花富贵,郎情妾意俩缠绵。”

    “景星焕彩耀闺房,吉日佳辰合卺觞,宝眷情欢鱼得水,月圆花好配天长。”

    “红毹拥出态娇妍,璧合珠联看并肩,福慧人间君占尽,鸳鸯修到傲神仙。”

    傅千城闻言又尴尬的笑了笑,道:“乖。族长和老祖宗有什么话吗?”

    领头的小姑娘回道,“族长让您和客内客沐浴更衣后不要忘了去老宅。”

    “嗯,知道了。”

    几人跟傅千城和段苍煜又行了一礼后就离开了。傅千城见状松了一口气,知道是过了这一关。外面守卫的人也应该撤离了,他当然不会知道老头早在他们开始之前就被羞走了。

    傅千城卸了力,段苍煜却觉得自己不怎么好了,他虽然从小语文不好,也不懂这古怪「山村」里的规矩,但是这些简单的诗句还是能明白的,这不管怎么看都是用来祝福新人的啊!!!

    段苍煜看向傅千城,眉目上挑,眼神疑惑,面容隐隐有些扭曲,磕磕绊绊的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傅千城眼珠微动,垂头不语,半晌才卖关子的道,“阁主大人聪慧不会猜不出来。”

    是啊,段苍煜自然是猜出来了,可他不敢说啊,他一大好男青年突然就结婚了,结婚对象是男的不说,还是个小说里的虚拟人物,最关键的还是这男的是他最讨厌的角色之一啊!

    “你们这里的人成亲都不需要拜堂拜天地拜父母的吗?三媒六礼也不讲究?你为什么之前不说?!”

    傅千城对段苍煜的问话表现的很无辜,“都是江湖儿女,再者说这里都是灵韵的情儿的后代,你觉得他们成亲会将规矩吗?千城以为您知道。毕竟是您亲自选的人,千城也是受宠若惊。”

    傅千城这话好像是在指责段苍煜自己选人不当竟然将锅甩在受害人身上。

    最可悲的是段苍煜发现真的是他自己的问题才造成的这个局面。而傅千城变成3d效果也还是死性不改。

    段苍煜又摸了摸手中的玉牌,板起脸,“我不喜欢被人骗,也不喜欢下属顶撞我。再也下一次你可能要地底下找前任阁主帮你坐上天下第一的宝座了。”

    傅千城一哽,这样的段苍煜还是第一次见,他只能收了玩笑之心,“是,千城明白了”

    “傅澜,我不信你。天机阁也不会信你。”

    傅千城想解释什么却被段苍煜阻止了。

    “我的血肉都是毒药,你方才做痕迹之时早就将毒渡入体内了。

    傅澜,你记住,今日也是你自己选的路,你将命卖给我,天机阁会是你的后盾,但若你再自作聪明,积习难改,我不会留你。”

    “是。千城明白了。”

    见达到了威慑的目的,段苍煜也就不再装模作样了,傅千城倒是被段苍煜这招血肉中有毒闹得一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发呆。

    段苍煜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自顾自脱了衣衫进入超大的豪华浴桶里泡起了澡,见傅千城还在一旁发呆,就将手指沾水洒了过去。

    “娘子~新嫁夫成亲第一天就这么没有规矩吗?来伺候夫君沐浴。”

    事已至此,段苍煜彻底开始没脸没皮起来,反正都是假的,傅千城是假的,「山村」也是假的,星河派也是假的,这个世界都是假的虚拟的,他这个身份也是假的。

    跟个小说反派nc结婚也没有大不了的,傅千城长得总比禁婆好看。段苍煜用自我安慰疗法说服了自己。

    傅千城被段苍煜喊得一愣,神色不虞,但想到接下来的老宅之旅,只以为段苍煜是在预习,便将愤愤之感压在心底,随后自觉拿着浴巾过去,帮段苍煜擦起背。

    “老宅是之前我昏倒的那个宅子吗?”

    傅千城点了点头但意识到身前的段苍煜似乎看不见,紧接着又轻轻“嗯”了一声。

    段苍煜又问道,“如果我不是天机阁阁主,当时在树林里你们是不是就准备杀了我了事?”

    傅千城回道:“不,村子里的长辈对您的身份很好奇,在弄清楚之前不会杀了您。”

    段苍煜:“不必用敬称,不是将来要做天下第一?叫我的名字吧。”

    傅千城:“是,苍煜。”

    段苍煜:“你从「茶寮」开始就跟着我?”

    傅千城:“是只是苍煜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著里写的

    段苍煜假意咳了咳,“天机阁早就注意到了你,还有钟离舒。星河派的禁地的情报我天机阁一直缺失「原著第二部没来及看」,我除了要让江湖换换天之外还有收集禁地的情报。如今看来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傅千城不明所以:“这样的事儿需要阁主亲自来做?”

    段苍煜笑了笑,“你以为这是小事?天机阁可不能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儿。说到底天机阁就一家做买卖的店,只是卖的东西不一样。商家最在乎自己的名声,而天机阁要的就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名号,万一有人来买星河派禁地的消息,天机阁却拿不起,这岂不是砸了自家招牌,断了自家财路。”

    傅千城:“所以比起武林至尊的位置来说,钱对你来说更重要?”

    段苍煜:“那是当然,武林至尊又不能当饭吃,天机阁养那么多间者,住那么好的宅院,你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吗?所以你放心,我不要武林至尊的位置,也不要你的卖,只要你乖乖当上天下第一给天机阁赚大把的银子就好。”

    傅千城有些不明所以,“当武林至尊怎么赚银子?抢吗?”

    段苍煜转过身,激起一片水花,弄湿了傅千城的袖口,他说道,“我还当你是个聪明人,也不过如此。让你当武林至尊就是想让你不管事儿,当个甩手掌柜!只有头头不管事,底下才会乱,乱了天机阁不就有生意了?”

    傅千城:

    段苍煜:今天又是愉快瞎编的一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