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者番外——龙裔(英格威与埃戴尔那的故事)(29)

小说:圣者 作者:九鱼
    阿索罗大开眼界,至少在这之前,他从未想到过能够在他这位危险而又多情的主人脸上看到如此之多的表情——愤怒、紧张、怜惜、迷惑、警惕......最后竟然是恐惧,他实在不知道一个舞娘,即便她也是一个龙裔,为何能够让银龙之女如此忌惮。

    希尔薇,更正确地说,埃戴尔那,按着自己的面孔转过身来,他倒不在意葛瑞弗丝会如何看,反正他之前已经作为一只小羊在桌子上跳舞给自己的后辈看了,伪装成一个舞娘大摇大摆地在箭矢之峰栖身当然更算不得什么,如果不是葛瑞弗丝的追求,他或许还会待上更长的时间——想到这里埃戴尔那还有些生气,不过想到,也正是因为葛瑞弗丝,他找到了一个好理由将英格威拉入到自己的队伍中,他又觉得,自己或许不必对这位姐妹过于苛刻。

    至于小队里的其他人,从埃贝,到赤牙,还有阿索罗,埃戴尔那更是不会在意,这世间并没有太多能够直接威胁到他的东西,但新王的追索与悬赏总是一个麻烦,但一个冒险小队引起的注意就要少多了,他们对他来说只是盾牌,只是伪装,所以无论是埃贝的爱意,还是赤牙的忠诚,又或是阿索罗从一开始就在为葛瑞弗丝效力,都无法引起埃戴尔那的情绪波动。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他送他们去死罢了。

    但有个人他是不得不面对的。

    “呃,那个......”他在还是希尔薇的时候总是为英格威不愿意完全站在她这边气恼,现在他倒要感谢英格威的不解风情了,要是英格威爱上了希尔薇,天啦噜,精灵一定会杀了他!

    而在埃戴尔那想出应该如何为自己解释之前,一件闪烁着银光的织物就轻飘飘落在了他身上。

    于是埃戴尔那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不生气啊,英格威!”他高高兴兴地问道。

    “如果我生气了,”英格威问:“你会愿意为我改变吗?”他难得地刻薄了一次:“别了,我不想听你说谎,诸神在上,我已经听你说了好几个月了。”

    “哦,你从什么时候发现我就是我的?”

    “我并不能确定。”英格威说,然后看到埃戴尔那的脸色轻微地变化了一下:“但你总是给我一种非常,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他叹气:“你知道吧,埃戴尔那,就是随时随地都会引发一场大灾难的感觉。”

    “总之,你知道我是埃戴尔那,不是希尔薇对吧。”

    “是的。”英格威沉默了一会。

    “我想也是,”埃戴尔那骄傲地说:“你不会对无论什么人都这样宽让温和的。”

    “我现在正在后悔。”英格威说。

    “哦,别,”埃戴尔那说:“我可高兴呢,英格威。”

    ......

    “咳咳!”

    所有人,包括被钉在了石头上的迷诱魔,都齐齐向发出声音的银龙之女看去。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葛瑞弗丝说。

    对哦,阿索罗想,这个瓜都点大,也不怪他们都吃的忘乎所以,但他现在还没决定是不是要走到葛瑞弗丝身边去,因为女公爵的神情实在是非常奇特,他有着阴影生物的血脉,这种血脉让他成为了一个盗贼,同时也让他有着异于常人的预感——葛瑞弗丝怎么会对这位......埃戴尔那如此畏惧呢,他当然听说过这位银龙的幺子,也知道新王正在悬赏他,而龙裔们可以说是最为热衷的一群人,葛瑞弗丝距离箭矢之峰可以说是最近的一群,她应该感到兴奋——一个被新王承诺了无数领地、爵位与秘法的目标难道不比一个舞娘更值得她欣喜若狂吗?但她看上去实在不像是很高兴的样子。

    阿索罗看了看这位王女带来的军队,这支军队甚至胜过了隘口的守军,她为什么会胆怯呢,看看那些术士与法师,他们都已经蠢蠢欲动了。

    埃戴尔那终于愿意看向葛瑞弗丝了:“看来你知道的比我以为的还要多些。”

    “我距离王座并不远,弟弟。”葛瑞弗丝说:“而且我不蠢。”

    “你是在说我们的兄长很蠢吗?”埃戴尔那笑了。

    “毫无疑问。”葛瑞弗丝说:“他是我们之中最蠢的一个,要不然也不会成为皇帝。”

    对于人类的国家来说,所谓的血统,所谓的长幼,所谓的恩宠,所谓的权谋手段当然很重要,但对于龙裔来说,他们只承认一样东西,那就是力量,皇帝与其忙着追杀最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埃戴尔那,不如先增强自己的力量——他本是可以这么做的,但很显然,他选择了另一种做法,这种做法让以葛瑞弗丝为首的银龙后裔对他只有嘲讽的份儿。

    “你在害怕。”埃戴尔那说。

    “没人能够不怕,”葛瑞弗丝说:“你知道你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那么你为什么不试试呢,之前也不是没人试过。”

    “他们都死了。”葛瑞弗丝说:“我承认我无法与你匹敌,所以......”

    “所以?”

    “所以我会马上离开。”

    “然后去告密?”

    “我什么也不会做。”葛瑞弗丝说:“我愿意相信你。”

    “真难得。”

    “我可不是一个人。”葛瑞弗丝说。

    “你们只是在观望,等待结果。”埃戴尔那慢慢地说:“但好吧。”

    葛瑞弗丝向他点了点头,干脆利索地——比来到这里时更快地跃上有翼蜥蜴,率领着她的军队离开了,她在离开前阿索罗的脚动了动,当然啦,作为一个暗藏的奸细,他应该跟着葛瑞弗丝一起离开,但内心深处有什么阻挡了他,让他宁愿甘冒被希尔薇——不,埃戴尔那烧死的危险留在了这里。

    英格威走过去,轻轻拂过埃戴尔那只是随意披在身上的斗篷,把它变成一件合体的长袍,“拜托,”他说:“稍微穿得整齐些吧。”在还是希尔薇的时候,那身暴露的舞裙还能说是与美人相得益彰,在埃戴尔那的时候......无底深渊在下,居然还是挺合适的,但英格威总觉得埃戴尔那的偏好实在是不能再偏斜下去了。

    埃戴尔那乖乖地把袍子穿好。

    接下来就是处理小队的事情了。在几人中,埃贝受到的打击是最大的——他的灵魂都要从嘴里跑出来了,完全靠着赤牙抓着他才没有昏厥过去,那个悲痛欲绝的表情清晰无比地指出了他的性向——笔直的,这点与希尔薇的另一个追求者葛瑞弗丝完全不同,简直可以称得上有些纯洁......英格威觉得是因为他见到和听到了太多的呜呜的东西才有这样的想法。

    他看起来可怜极了,但这样的状态似乎不怎么适合回答问题,所以英格威就看向了赤牙:“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赤牙犹豫了一下,他确实曾经倾慕过希尔薇,不过后来他更喜欢希尔薇承诺给他的那些力量,“你们是要往极北之地去吗?”他问:“如果你仍然愿意雇佣我,我就去。”他抚摸了一下他的**,“这是精灵的东西,你可以把它当作对我的报酬。”

    赤牙这样说了,埃贝也不由得看了看自己带出来的卷轴......晨光之神遗留在这个位面的神术,他想要把它带回到神殿里去,但如果要继续跟着他们,他着实很难面对......希尔薇,不,埃戴尔那,而且埃戴尔那,谁都知道法崙的皇帝正在打开一张巨大而又细密的罗网,跟在他身边的人很难说不会遭到池鱼之殃。

    “我建议你最好跟我们走。埃贝。”阿索罗突然说。

    英格威和埃戴尔那向他看去,“你让我好奇。”埃戴尔那说:“你应该跟着葛瑞弗丝离开才对。”留在这里,是担心自己找不到泄怒的对象吗?

    “我若是跟着葛瑞弗丝离开,”阿索罗说:“才真是死路一条呢。”他看向埃戴尔那:“她向您作了那样的承诺,就不会再容许别的什么人泄露您就在这里的秘密,说到保守秘密,谁都知道只有死人最可靠。”

    “那是一支军队。”英格威说。

    阿索罗摇摇头:“对葛瑞弗丝来说,这样的一支军队算不得很大的损失。”毕竟起初她只是来寻找被追求者的,而不是来开战的,这些并不是真正属于她的力量,就算全部折损了对她来说也不会伤筋动骨。

    “那么说,”埃戴尔那说:“你是觉得我会更仁慈一些咯?但我为什么要让一个曾经出卖我的人留在队伍里?也许你会寻找到另一个主人。”

    “我可以与您签订契约。”阿索罗说。他说的当然不会是那种无伤大雅的普通契约。

    “我可以起誓。”埃贝说。他显然是想要离开的。

    “不行。”埃戴尔那说。

    英格威似乎想说什么,但阿索罗也跟着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我也很想要相信你的誓言。”埃戴尔那轻柔地说:“很可惜,那面镜子没说错,你快堕落了,埃贝,你的心中充满愤怒与憎恶。”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埃贝苍白无力地辩解道:“他们只知道我是跟着希尔薇离开的。”

    “那么就这样。”埃戴尔那说:“要么跟我们走,要么......就永远地留在这里。”

    埃贝看向英格威,英格威向埃戴尔那投去了不赞成的眼神,埃戴尔那故意不看他:“我不介意你选择后者,埃贝。”

    他又将视线投向英格威:“我可以保证,如果他不再做些什么,”龙裔说:“等我们来到极北之地,他就可以离开,不然的话,对赤牙和阿索罗可真是有点不公平——若是之后我们要迎来更多的敌人,我们或许可以脱身,他们可未必。”

    阿索罗露出了一个不太好看的微笑。

    “......作为酬劳,”英格威在沉默了一会后说:“你可以带走那些卷轴,还有阿索罗,赤牙,你们也可以保有你从万维林带出来的那些东西。”

    “万分感谢。”阿索罗说,他的预感告诉他,如果他能侥幸得生,只怕希望全都在这个精灵身上。

    赤牙也表示了感谢,事实上,这个半兽人战士可能才是他们之中最敏锐的一个。

    ————

    埃戴尔那在离开前,将那只倒霉的迷诱魔施法囚禁在了一颗宝石里,鉴于他和英格威悠长的生命,他们可不想一百年后在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恶魔跑上来找他们麻烦,见到他如此轻易地释放了这样的法术,埃贝的神色就愈发阴沉起来,对此就算是英格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当然不可能让埃戴尔那杀了他们,只能说,希望霜白愿意给予埃戴尔那以庇护,这样他们也就几乎没了生命之忧,毕竟那个时候人人都知道埃戴尔那在什么地方了。

    他也是一样,英格威觉得,他应该与埃戴尔那有个结束了,就从他见到霜白的那一刻开始吧,精灵在心里想。

    但就在这个晚上,埃戴尔那来找他了:“我觉得那个恶魔有个地方说的很对,”龙裔说:“那就是我不该对你隐瞒些什么。”

    英格威当时的感觉很难形容,他应该感到高兴,他知道要让埃戴尔那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么艰难,或者说,若是在他们再一次重逢前听到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欣慰无比,但现在,他只觉得有些可笑,“不了。”他说:“埃戴尔那,不用了,每个人都应该保有自己的秘密。”

    “但我想让你知道。”埃戴尔那坚持道。

    “可是我,”英格威轻声说:“我已经不想知道了,埃戴尔那。”

    “你还是生气了,你在责怪我。”

    “不,埃戴尔那,”英格威说,“事实上你能感觉得到的对吗,只是,我是说,有些事情,只能在一些时候做,当那个时间过去后,它就......不再有任何意义了。

    我想,之前我或许确实做了一些很不应该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确实不需要了,埃戴尔那,不需要了。”

    他轻轻地拍了拍埃戴尔那的肩膀,走开了。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