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周朝遗宝

小说:元始之章 作者:元始之章
    在那位路人的热情指引下,不多时,范存义等人便顺利的拉着马车来到了孟胜府前。

    来到府门处,只见两位身高体壮的大汉正昂首挺胸的站立在大门口两侧,二人身各自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粗布短衣,天寒地冻的,脚下却纷纷踏着一双破旧的草鞋。

    眼见范存义三人赶着一辆破旧的马车走近,其一位壮汉便走过来彬彬有礼的询问了几句,得知诸人是前来寻找孟胜之后,那位壮汉又急忙走进府前去为众人通报。

    片刻之后,一位管事模样的年男子随着那位壮汉行了出来,经过一番详细的问询之后,将众人引进了府内。

    进入了府,众人随即惊的发现,整个孟胜府虽然显得十分开阔,但却处处透露着质朴。沿途之,除了在道路两侧种植有一排排已萧瑟在冬日里的果树之外,根本不曾看见什么花异草,出现在视野之的一片片空地内,到处栽种着各类时鲜的菜蔬瓜果。

    不多时,停下马车,众人便那位年管事迎进了一间宽阔的议事大厅内。诧异的望着眼前摆放着的几样非常简单的桌椅,范存义等人不禁不约而同的想到,如此重要的会客场所,居然这般简陋,人一稍多的话岂不是要席地而坐。三人静立了片刻,也没有侍者前来奉茶,待范存义奉了姜好所托付的那件信物,那位年管事接过去仔细看了看,才开始安置诸人。此时已过了午饭时间,先在一间简陋但整洁温暖的旧房安顿好了带弃,年管事又将范存义三人引到了一处简洁宽敞的厨房内用饭。

    进得厨房,便见一名年大汉蹲在一座阔大灶台边的空地,一手托着个破旧的大钵,钵里盛着一些菜粥,另一手则握着个大馒头,正吃的稀里哗啦。望见年管事领着众人进来,大汉抬头打了声招呼,便继续埋头大吃。

    “大人,这几位是刚从楚国那边赶过来的朋友,还带有一件给您的信物,”年管事一面说着,一面递了姜好所托付的那件信物。

    “哦,楚国来的啊,欢迎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哈哈。”大汉急忙站起身,朝着众人爽朗的大笑道。旋又放下了手的食物,接过信物,拖过几张破旧坚实的桌椅,语气诚恳的道:“来,几位朋友先坐下吃个便饭吧。”

    难道眼前的这位便是孟胜大人,范存义等人急忙躬身行礼,一面缓缓落座一面暗自惊的打量着那位年大汉。只见大汉身穿一件布满补丁的粗布短衣,脚下拖着一双破破烂烂的旧草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镶嵌在那张略带着紫黑的方正而又坚毅的大脸,仿若夜幕的灿烂星辰;两道漆黑的浓眉恰似两柄大刀,眉宇之间隐隐透露着七分英气和三分威严;挺直的狮鼻和宽厚的双唇,显示着一股遮不住的雄豪之气。

    招呼几人匆匆吃过一顿简单的午饭,回到朴素整洁的书房,孟胜轻轻拿起了姜好托付三人带来的那件只有半个巴掌大的信物。灵活的了一遍。认真读罢,孟胜嘴角渐渐露出一丝苦笑,随即陷入了良久的沉思之。

    当夜,孟胜便前往探视了带弃。

    房,一旁服侍的范存义见孟胜亲自前来探望,急忙起身见礼,一面热情的让座,一面郑重的向带弃介绍道:“带弃统领,这位便是孟胜大人。”

    闻言,躺卧在床的带弃急忙侧首道:“在下带弃,见过孟胜大人,因重伤未愈,不便起身相迎,请恕在下失礼了。”

    “贤侄,此际你有伤在身,不必拘泥于那些凡俗的礼仪了。听说你体内伤势颇重,我特意带了些滋补血气之物,应该对你伤势的愈合有些效用,你要尽快服食,”孟胜不以为意的走前去,又自顾自的坐在床头,仔细的打量了带弃一番,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据说,你会唱那首远古的战歌无衣。”

    “谢谢孟胜大人的一片好意,”望着孟胜,带弃露出了诚挚的笑容,随即又回应道:“在下的确会唱那首远古战歌无衣,大人应该是听姜好兄弟提起的吧,莫非大人是出自墨家?”

    墨家素来以“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为己任,又提出了“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用节葬。”的思想,乃是当今天下鼎鼎有名的显学,兼之一应墨家门徒吃苦耐劳,艰苦实践,生活清苦,仗义任侠,纪律严明,深为世人所尊崇。

    早前,受墨门圣者墨翟先生的号召,墨门之ren    da多齐聚于秦国。此举,为秦国带去了众多精良而又先进的匠作技艺,以及严明的组织纪律和艰苦朴素的优良品格,这也是此后秦国乃至秦军迅速强大起来的最最重要的原因。

    “姜好?哈哈,”闻言,孟胜明显愣了愣,随即呵呵一笑,应道:“鄙人的确是墨门人,并且师从墨门圣者墨翟先生。”

    见带弃似乎并不知晓自己的具体身份,迟疑了片刻,孟胜又问道:“贤侄应该与我墨门之间有甚深的渊源吧,算是墨门人也甚少有人会唱此歌。本人尚还是在年轻时,时常听得老师唱起,方才学会的。”

    “此歌是幼时爷爷教我的,”见对方果然是出自墨门,带弃神情坦然的道:“据说乃是流传自虎方。”

    闻得虎方,孟胜不由一怔,道:“记得以前听老师提起过,他老人家好像与虎方大有渊源。”

    “虎方之地的匠作之术独树一帜,据说乃是流传于远古时期的战神蚩尤。”带弃神色一正,认真的说道。

    “蚩尤被尊为战神,想不到其居然还精于炼器匠作之术。”闻言,孟胜惊叹不已。

    “又据传,墨门的圣者墨翟老先生实乃出身于虎方。”笑望着孟胜,带弃又补充道:“其匠作之术源于虎方。”

    闻得带弃此番惊世骇俗之语,孟胜顿时陷入到了一阵沉思之,良久方道:“此事或有可能。”

    在京城的二人交谈之时,公孙发兵败的消息已传到了楚都。

    令尹府,书房内。

    只见李园拍案大怒道:“五百人马追踪对方区区百余人,居然如此大败。须得加强王都的城禁,切莫让那姜好等一众锐士混了进来,到时候又要干出些什么大事来。”

    “公孙发真是无能之辈啊,”一旁的计然感叹道:“那姜好倒是个人才,只可惜不能为大人所用。话说,姜好此际既然已斩杀了公孙发,也算是为仲由报了仇。他应该清楚与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再说,带弃也已被他们救走了,应该不会再来主动招惹我们,更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此际,虽然折损了些兵马,好在我们的计划已然达成,”随着心的忧虑被计然一番言语所打消,李园轻轻啜了口茶,旋又欣慰的道:“那带弃走走了吧,区区一介匹夫而已,无权无势的,谅他也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

    “如今,大人在楚国朝野下的对头基本已被扫灭,再也没有什么势力可以对我们造成威胁了。”计然微笑着转过了话题。

    “嗯。对了,那位阳城君似乎在韩国过得很是逍遥啊。”李园想了想,淡淡的道。

    “阳城君与墨家当代矩子孟胜交从甚密,以我们的实力不能胡乱出手。不过,这个倒也简单,如今我有一计,他不是曾经参与过王子朝之事吗,”见李园依然对亡韩背楚的阳城君耿耿于怀,计然阴笑一声,缓缓说道:“大人可以借助楚国令尹之名与韩国那五代相国zhang    g亲笔修书一封,说阳城君早前在楚国盗了王子朝遗宝,事情败露才背楚投韩。现时,我们楚国要求对方协助缉拿逃犯,以追回王子朝遗宝。”

    “哈哈哈,计先生果然一出好计!妙,大妙!。”闻言,李园抚掌大笑了起来。

    周王朝在景王死后,周王室在继位问题发生了激烈的内讧,庶长子王子朝占据王城洛阳数年,被立为周敬王的嫡次子王子匄则无奈避居泽邑。过了数年,在得到了原各诸侯国的响应之后,那时尚未被赵、魏、韩三家瓜分的晋国,由晋顷公亲自领军出征,支持王子匄复位。兵败之际,王子朝遂率了一众亲近臣属逃离了周朝王城洛阳,同时,携了包括九鼎在内的大量王室青铜礼器与王室典籍前往投奔楚国。

    不巧的是,在王子朝奔楚之际,恰逢楚国的平王身死,楚国在自身的王位继承问题也是动荡不安。因而,王子朝一行的队伍最终并没有到达楚国的都城,而是滞留在南阳附近的西鄂一带。随后,此神秘的失踪了。

    围绕着此事,楚国的各大势力纷纷派出了得力的人手前往那处仔细探查。此后,又不时的有各种不同版本的秘闻悄然流传于世,让世人难辨真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