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程老板和你说了些什么

小说:重生皇后要奋斗 作者:幼小安
    郑世石不明白傅汉新的顾虑。他觉得自己工作了一整夜,太累了,就松开袖子,咧嘴一笑。“嗯,我父亲答应过我他会放心的。我现在回去睡觉,你应该休息一下。”

    郑世石说完,就站在那里望着傅汉新。傅汉新看见她不动了。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脱下上衣,披在她身上。他对她说:“回去关上门窗,晚上再在床上盖些被子。天气很冷,别着凉,好吗?”

    傅汉新觉得自己在照顾郑世石,就像在照顾傅雪玲一样,但他并没有意识到,在照顾郑世石的时候,眉毛上露出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两个人是第一个知道这个词的人,你怎么知道如何表达它,只有通过双方的磨合和理解,才能使这种友谊更进一步。

    程诗看着面前的情人,心中的弦动了几下。他笑了笑,低下了头。

    傅汉新回到房里,还是觉得有点像在雾里。刚才他看到郑世石对他的爱,几乎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几乎忘了自己在哪里。

    “噢,是时候让傅少爷想念彼此了。子子子儿,要是凌少爷的女儿知道了,她该高兴呢,还是该难过呢?”

    严静静地倚在窗台上,像一个微笑不笑的人看着傅汉新,只见傅汉新无可奈何的道,“大夜里,你不睡觉,过来逗我做什么…”

    见傅汉新真的脸红了,严无声地笑了起来,“新来的小子,你怎么出来这么久,还是经常脸红?”“谁脸红了!”傅汉新转过头来,不想再理严武了

    声音,只是怕跟他说话,就会生气得要命。

    严无声地见傅汉新生他的气,从窗口跳进房间,笑道:

    “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快告诉我,那程…”

    傅汉新默默地回头看着阎行,挑着眉毛等他说。阎行默默停顿了一下,清楚地看到了傅汉新眼中的威胁,

    “咳嗽咳咳,那程老板和你说了些什么?”

    听颜无声不是程氏的诗,傅汉新这才松了口气,将程和的意思告诉了他。

    “这么好,”阎行默默高兴地道,“如今城中一半以上的人都落到了新皇帝手里,六王子身边除了几个秦伟之前留下的,看来我们就要成功了!”

    傅汉新没想到,摇了摇头,“六臣左右三四将,现在有一将已经死了,他身边的亲信只有六人,六人守住城门,两人守住县令府门,另一人守住城门,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取三四将,六臣立好,这样他的命令也就没人听了,我们就能轻易拿下城门了。”

    三味四将军燕沉默不语,所以他也知道这七个人对平旭有多重要,不禁怀疑,“这些人都是忠于平旭的,你怎么能疏远他们呢?”

    傅汉新沉下心来,“前天我听说六王子有一个刘伟将军,因为六王子杀死了他的侄子,经常私下抱怨,我们可以从他开始。”

    阎行默默地看着傅汉新。“真的吗?”

    在没有完全自信之前,六王子的亲信,不能没有联系就联系,否则得不偿失。

    傅汉新望着窗外无尽的夜色,沉声道:“尽量不知道。”

    “韩新,”严静静地说,拦住了傅汉新。“太危险了,让我试试。”

    傅汉新默默地看着阎行,摇了摇头,“不用那么麻烦了,明天刘伟生日,他在云峰酒家早点了三桌酒席的同事,只要明天去探探他的嘴巴,我们就知道了。”严歌苓默默地想了想,然后拍手大笑

    “这是个好主意,”他说。“就这样!”

    傅汉新抬起眉毛,下一步,就是要征服周围的六太子百姓,但傅伯涛刚开始只给了行军的时间,恐怕行动不是很快,就会爆发出麻烦来。

    第二天天气相当好,一大早出太阳了,虽然没有温度,但看到人们心情很好,所以刘伟的生日聚会也很热闹。

    等到酒喝了三轮后,大家吃的差不多一样了,一连串的人离开了餐桌,傅汉新这才拿了一杯

    酒斜起身子,“刘将军,小人知道你今天生日,特地给你敬酒一杯,你不要丢下小人自作自受啊。”

    刘伟喝醉了,模糊不清地对傅汉新笑了笑,指着他说:“好孩子,你真聪明,来吧,陪我喝这杯。。。”

    傅汉新笑了笑,坐了下来,和刘伟推开杯子,打算把他灌醉。

    周围的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其余的人都喝醉了,不省人事。傅汉新一口强劝刘伟喝酒,见时机差不多了,“早听得刘晓勇将军,超凡军功,今日一见果然超凡,来了,小人又向将军敬酒。

    刘伟一笑,摇摇头应该是,“好,喝了这杯。”待得刘伟一杯,傅汉新又连忙灌了他的酒,

    “将军好酒,小将军侄子喝了一杯之前…”

    “你在说什么呀?”傅汉新的话还没说完,刘伟突然抓起他的衣领,可怜的问道。

    “我。。。我什么也没说。。。”傅汉新假装害怕,摇了摇头

    头要走了,刘伟长不肯放手。

    “你说过我侄子的事,你说你看见他了?是真的吗?”刘伟神情激动地喊道。

    傅汉新退缩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小……小

    他确实吃了酒。。。“

    刘伟喝醉了,或者真的很伤心,他松开傅汉新的衣领,坐在椅子上,泪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我不认为他还有像你这样的兄弟在想他,”刘伟说,他似乎想到了悲伤的事情,想到了自己。“你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失去了父母,从六岁起就和我一起在军营里,和我一起奔波了这么多年,最后死去,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呃。。。他也很诚实,首先想到的是

    留着给我。我怎么啦?他比任何人都担心。。。就这样了

    一个诚实的人,但是。。。或者。。。“

    刘伟掐住嘴巴,躺在桌上抽了一口烟,傅汉新是故意提醒他的,但是看到他这样,也有些跟着难过,立刻说道,“是的,刘大哥是个诚实的人,但是他刚才怎么。。。他怎么得罪了那个人呢?”

    傅汉新摇摇头,好像很抱歉。

    刘伟上钩,拍了拍桌子。“我侄子在哪里得罪他了?他心情不好,想动手术!他欺负我们是因为我的部族日渐衰弱,没有人了!张光的部下犯了罪,他并没有掉以轻心!真是太欺负人了!”

    “那是怎么回事?”傅汉新假装惊讶地对刘伟一边说,不解的是,“刘将军你没有功劳也有辛苦,再一次,

    你也跟着走了这么久,他们怎么能卸下驴子呢?“

    刘伟听了傅汉新的话越来越生气,一把从手中摔了下来,怒气冲冲地道,“他是什么东西!现在不是老鼠!这一次我不会坐视不管了!”

    傅汉新知道诡计多端,担心出路,“将军说,只是将军跟随了这么多年,怕离开他,怕无家可归…”

    傅汉新试图引导刘伟投靠新任皇帝,刘伟喝醉了,立刻就数了数,“怕什么!傅侯爷不招人,我一定要丢官,去京城做一个平民,那比在这发怒强多了!”

    “将军…”傅汉新形恐,惊哭一声,左右

    看了看,只见别人都喝醉了,没人看他们,这是一个小音轨,“将军不能这么说,担心…”

    傅汉新做了一个擦脖子的动作,刘伟轻蔑地瞥了他一眼,站起来说:“怕什么,老子自从跟随六王子以来就不怕死了!”

    刘伟说完,摇摇晃晃地走出家门,似乎喝醉了,傅汉新连忙拉住刘伟,作为一个潜在的帮手,“将军小心…”

    说到嘴边,双手也没有停下,一把手刀掉在刘伟脖子之间,刘伟沉了下去。

    房间被一支昏暗的黄色蜡烛照亮了,四周堆满了柴火,似乎是某个家庭的柴火房。

    刘伟只觉得头重脚轻,动弹不得,这才发现手脚都被绑住了,他坐在椅子上,环顾四周,原来他是唯一一个,他把头甩了下去,痛不欲生,喊道:“是谁把我绑起来的!别过来放我走!”

    刘伟喊了几个字,只觉得口干舌燥,但周围还是安静的,他吐了口唾沫,骂了两句脏话,扭伤了自己的身体。

    门终于有动静了,一阵吱吱的声音从外面传到里面,三个人穿着布料当第一个包围刘伟的时候,然后一个身穿白锦长袍的人慢慢地走了进来。

    “你是谁?”刘伟记得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严歌苓默默地挥动着折扇,张开嘴唇,笑了起来。“我是谁?听说刘将军要投靠傅侯爷,我就来看刘将军,看看刘将军是不是真心的。”

    刘伟吃了一顿饭,说之前只是喝了话,清醒了,哪里还有勇气,“你这狗屎!老子誓死要追随六位王子,怎么会面对叛逃!”

    “真的吗?”严静默也不急着跟他争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来,坐在桌边和椅子边,像是在笑,

    “将军说的话还在你耳边,当在场的人都能听到的时候,这时候将军没有承认,明天很可能会传遍全城,那时将军是哑口无言,内外都不是人,那我就帮不了你了。”

    刘维愣了愣,脸色苍白,当时他喝醉了,说什么都不记得楚公了,现在听严无声这样说,倒

    就是要记住一些,那些话如果传到六王子耳中,他是不会想活下去的。

    所以想想,刘伟不禁惊慌起来,忙道,“你有什么目的?”

    阎行默默地摇了摇折扇,云轻风轻道,“我一布,手无寸铁,可以做给将军听,只是见将有怨言,这才想帮将军。”

    刘伟疑惑地看着严静静的,觉得自己是对的,沉默了片刻才说:“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为什么要我?”“假装我不习惯这个世界的不公正,我喜欢插手这件事。”

    只是,“阎行默默地看着刘伟,问道,”将军能想到好的吗?“

    这已经是三分钟的维新运动了,严沉默已经不再想和他浪费时间了。

    刘伟还在装傻冷,试图掩盖过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真的吗?”严无声地冷笑了一声,既然他没有看到棺材就没有眼泪,那就让他死吧。

    阎行沉默不语,不想多跟他说话,转身就走,刘伟便感到害怕,连忙喊道:“等等,我想清楚了!”阎行默然停下,也不看他一眼,来到衣袖前,淡淡地道,“将军想再清楚一遍,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了。”

    刘伟吞下唾沫,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早就想清楚了,六君残暴专横,对属下无情,我早就想要逆转他了,你说,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刘伟残忍无情,反正周围都是死人,作为叛军,也有可能得到一个机会。

    既然刘伟嘴巴松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阎行默默的从刘伟那里知道了其他三伟两将的情况,那么只要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破了。

    眼看着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即使严寒如斯成,也渐渐感染了节日,家家户户都开始点亮了灯,祈求早日恢复安宁。

    傅汉新经过几天的努力,已经带下了一大批守城将士来到朝廷,原本许多将士都是被迫以六臣之名,这是对朝廷不利的,如今又有机会效忠朝廷,自然是可取的。

    城池底部的情况很好,但平旭那里却渐渐隐蔽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平旭手里拿着一张纸去讨伐他的书信,冷冷的脸望着跪在大厅里颤抖的秦伟,声音透着寒意。

    秦伟怕紧了,摇了摇头,“部下不知道…”

    平旭双手一紧,捏着信成一团,狠狠地扔给亲卫,“我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要你做什么用?!“”殿下原谅我!您的

    殿下,原谅我!“

    这封信是今天早上在他家门外捡到的。他只看了一眼,什么也没做。但他一出门,就碰见了平旭,现在他有了这一幕。现在他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平旭也不屑听他解释,一旦不忠百倍不需要,立刻冷哼一声,扬起嘴唇道,“来吧!把他拖出来贴死!”秦伟吓了一跳,大声求饶,“属下实在不知道

    说,殿下,饶了你吧!“

    徐平懒得听他嚎叫,挥了挥手,进来的保镖什么也没说就把人拖了下去,远方保镖的喊声,室内渐渐安静了下来。

    “殿下,”张光说,他是平旭身边的三个守卫之一,平旭最信任他,他从门外进来向平旭敬礼。百镀一下“重生皇后要奋斗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