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洛闻歌默不作声回望萧毓岚。

    萧毓岚的不自在依旧没褪去,说完那句开头难的话,似乎打开话匣子“你知道朕不轻信于人的原因,那些过往抹不去,让朕不敢相信,更不敢轻易交出信任。朕知道你的意思,如若没有信任,不管做何事,都不见得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洛闻歌抿了口酒,静静听萧毓岚说话。

    “朕也想有个人能说真心话,不畏惧身份成为知己,携手并肩共同为宏图伟志努力,可太难了。”萧毓岚偏头,话说的有些艰难,“洛闻歌,换做你是朕,会对曾经的仇人很快释然,做到坦诚相待,并引为知己,交付信任吗”

    洛闻歌喉咙微紧,回答的话说不出来。

    将心比心,他若有萧毓岚在原书里的那些遭遇,也是做不到的。

    可那是反派对萧毓岚做下的,不是他啊。

    然而这至关重要的点,他更是无法倾吐而出,免得遭来更快的杀身之祸。

    洛闻歌此时非常后悔早晨在养心殿逞时口舌之快,让自身落在进退两难的处境。

    “朕坦然说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萧毓岚直视他说,“你为朕做的事,朕都记在心里,也尝试相信你没有谋反心,但时日太短,朕没法没法那么快给予你信任。”

    话说到这里,萧毓岚神色露出些许懊恼,像是不知道如何说,情急之下,拿过酒壶自斟自酌连喝三杯,长舒口气,像想好措辞般畅快道“朕还要些时日,慢慢敞开心怀,相信到时候会给你想要的信任,在这前,朕为先前的过错给你赔礼道歉,是朕不对。”

    洛闻歌惊愕,万没想过会从萧毓岚嘴里听到这些话。

    “今日你问的问题确实让朕很恼火,恼火之后又觉得你不识抬举,过后不禁扪心自问。”萧毓岚自嘲笑了下,“你说的对,信任是合作的基础,是朕想错了。”

    洛闻歌仰头饮下杯酒,轻叹息“陛下不用这样,养心殿那番话是臣僭越,陛下不怪我,是我大幸。”

    “朕这么做,是想让你心里别对朕产生怨怼。”萧毓岚说。

    洛闻歌轻笑“我哪敢啊。”

    “不,你想的话,是可以的。”萧毓岚又喝了杯。

    洛闻歌摇头“陛下是不是担心我因早晨的事,心生不满,转头将答应云王合作假戏真做了”

    萧毓岚确实有过这想法,被他问到也是爽快回答“朕想过,但朕以为你会更喜欢和我合作。”

    这话说得洛闻歌不禁心生疑惑“陛下哪来的自信”

    “因为这江山还姓萧,百姓们认得皇帝是朕,最为重要的是朕知道你是个惜命的人,不仅是爱惜自己性命,更是爱惜天下百姓的性命,不愿见他们妻离子散,颠沛流离。”萧毓岚清明的眼睛里渐有迷离,脸颊也染上了薄红,暗藏在骨子里的少年心性此刻终于袒露出来。

    洛闻歌不得不承认萧毓岚这番话说到他心坎里了。

    没人生下来是注定被牺牲的,自己惜命,因此更不能不把他人性命不当回事儿。

    他帮萧毓岚坐稳江山的另方面,就是不想看见宁朝朝内起祸乱。

    这些他从没表露过,原书反派和他又是截然不同的人,萧毓岚是如何看出来的

    “陛下今晚备下酒席等我,是想和我彻夜长谈”他问。

    萧毓岚放下酒壶,迷蒙着双眼看他“是,你想要朕的信任,就得给朕些时日。”

    洛闻歌的视线由酒壶转到萧毓岚通红的脸上,迟疑问“陛下可还好”

    “朕挺好的。”萧毓岚边回答边又喝了杯酒。

    洛闻歌恍然想起萧毓岚酒量似乎不太好,不说杯倒,也差不了太多,再看眼下显然空掉大半的酒壶,头微有些疼,不知醉酒后的萧毓岚是否乖巧听话。

    半盏茶后,洛闻歌又多了件后悔的事,那就是没阻止萧毓岚喝酒

    萧毓岚坐在旁边,撑着脸颊面无表情看着他,不言不语。

    洛闻歌被看得头皮发麻,夹筷子菜递到萧毓岚嘴边“陛下,吃菜吗”

    萧毓岚往旁边错开,神色严肃,还是盯着他不说话,菜自然不吃。

    洛闻歌收回筷子,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偏过头和萧毓岚对视。

    不大会,洛闻歌有点扛不住了。

    萧毓岚眼睛很黑很亮还漂亮,静静注视他的时候,跟只把他装在里面放进心里似的。他被看得心里有点热,隐隐泛起潮湿感,再由着萧毓岚看下去,洛闻歌觉得自己会暴力处置。

    “睡不睡觉”他虎着脸问。

    “你长得好像个人。”萧毓岚忽然歪头,语气有点软说。

    洛闻歌眉头微动,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像谁”

    “我的仇人。”萧毓岚眸底酝酿着郁色,像被他问的想起蚀骨仇恨。

    洛闻歌头疼的揉了下太阳穴,不仅喝醉还记得上世的事情,此时他是不是该逃得远远的免得被误伤。

    “你不准走。”萧毓岚抓住他的手,略有些凶,“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不听了”

    这喝醉的样子真是没半点儿平日高冷不近人情,可爱多了。

    洛闻歌想离萧毓岚远点,奈何对方抓着他的手不放“我想去给陛下倒杯茶,解解酒。”

    “我没喝醉,我记得你现在要帮我统大业,还代替徐锦媛成了我的皇后,每晚都会回到凤栖殿陪我睡觉,白日里又是那个温润待人的大理寺少卿,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萧毓岚跟着他起身,却不肯往帘外走。

    洛闻歌听着如数家珍的话,颇为哭笑不得“是,都为了陛下,那陛下此时能放开我,让我去倒杯茶吗”

    “柔伊姑姑说临睡前不宜饮茶,会水肿会失眠。”萧毓岚泛红脸颊满是认真,眼睛里也是水汪汪的。

    洛闻歌无奈“那陛下说此时该做什么”

    “时辰不早,该就寝了。”萧毓岚说。

    洛闻歌心想,那就寝吧,把人骗上床,他在软塌上凑合凑合也行,只需明早萧毓岚见到他在便好。

    如此想着,洛闻歌难得温声“好,就依陛下。”

    萧毓岚满意点头,大方冲他露出个发自内心的纯粹笑容,看得洛闻歌微怔。

    “就寝得宽衣。”萧毓岚自顾说着,拆掉腰带随手丢掉,又开始解外袍,将自己脱干净,下意识看向衣衫完整的洛闻歌,顿时不满,“你怎么还不脱”

    “脱什么”洛闻歌问完便心生不祥。

    萧毓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脱什么,眨眼功夫他身上同样只剩下亵衣,明明他尽全力挡着,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没防住萧毓岚的手,事已至此,洛闻歌别无选择,先把萧毓岚哄睡了,他再去榻上。

    他想的很好,等到床上才惊觉时妥协永远不是解决办法,否则他也不会落到后背贴着萧毓岚胸膛,腰肢净落对方手臂里,如此萧毓岚还不满足,脸蹭在他脖颈处,低声道“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洛闻歌呼吸急了瞬,抬手按住萧毓岚额头,声音微哑“陛下,我不是女子。”

    “我当然知道。”萧毓岚挣开他的手依旧将脸埋回老地方,含糊道,“我还有好些话想跟你说,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你明日记得提醒我。”

    洛闻歌动了下脖子,被萧毓岚呼出来热气扑得他肩膀那块儿酥酥麻麻的,还有些痒,他咽了口口水“等陛下想起来再说吧。”

    “不行,是很重要的事,不告诉你的话,你以后知道必定要生气。”萧毓岚固执道,将他搂得越发紧了。

    洛闻歌有片刻绝望,无可奈何道“好。”

    “别乱动,我好困想睡了。”萧毓岚又低声念了两句,声音越来越小,呼吸渐渐平缓起来。

    洛闻歌僵着肩膀倾听许久,确定萧毓岚睡着了,还不放心轻声喊“陛下萧毓岚”

    脖颈处的呼吸热气没停过,身后人没有反应,应当睡熟了。

    洛闻歌轻松口气,想起醉酒后萧毓岚说的那些话,低笑了声,酒后吐真言吗

    不管是与否,他此时该离开对方怀抱,免得两人明早尴尬,他抓着萧毓岚的手尝试拿开,结果发现对方扣得很紧,以不容拒绝的力道将他禁锢在怀里,哪都去不了。

    洛闻歌折腾会,腰间手臂忽而微动,他不敢再动,萧毓岚将他楼的更紧了,两人严丝合缝的贴上。

    洛闻歌“”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糟心,望着还未拆卸的床幔,渐渐陷入困倦,最终抵不过困意睡了过去。

    次日天未亮,萧毓岚迷糊醒来,先嗅到熟悉的兰花香,身体也跟着苏醒,怀里有个人,腰很细很柔韧,肌肤细腻滑软。

    嗯

    萧毓岚倏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洛闻歌白净侧脸及浓密漆黑的眼睫,他的眼尾泛着红,让那颗泪痣看起来透着媚。

    昨晚发生了什么

    萧毓岚想不起来,视线落在洛闻歌敞开的衣领口,该不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