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礼物

    村长比珍奶奶他们要忙的多,屋子里灯火通明。亮堂堂的光从窗户里照出来,在草地上洒下片清辉。

    冉青敲门的时候,门没过几秒就开了。

    村长穿着身布衣,小心翼翼地将脑袋探出来,见到是冉青又是愣“是你。”

    “你怎么在这”

    他这副模样,活像是怕撞见鬼。

    冉青顺着他探来探去的脑袋把四周扫了圈也没看见什么人“村长爷爷,可是在躲谁”

    村长像是被她的出声拉回神,忙把把人拽进屋里摔上门。黑暗随着门的合拢被隔绝在外,村长松开抓着冉青的手,坐下来规劝句“白天忘告诉你了,这两天晚上尽量小心点。”

    “格斯塔那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疯,最近又跑出来了。”他半是自言自语的摇摇头,这才想起自己忘了科普,“格斯塔你知道吗是住在南崖的只飞鹰。”

    村长这里明显比珍奶奶更愿意透露格斯塔的信息,冉青总算是抓到了点,趁着这个话题接下去“听说过,是只喜欢偷东西的贼。”

    她说起这个时不带任何褒贬意,村长却被这个“贼”字逗笑了“差不多差不多。”

    “”

    确认了村长对这个话题并不排斥,冉青总算可以想办法找领任务的口子。

    “我之前去找珍奶奶的时候,发现她家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村长闻言叹了口气“唉,不止啊,村里好几家都被偷了。格斯塔总是喜欢晚上出来,神出鬼没的。”

    他说完自顾自摇头“这调皮的孩子。”

    冉青“”

    调皮孩子

    南崖村和格斯塔的关系好像没她想象那么糟。

    “村长爷爷,如果可以,我去帮大家把东西拿回来。”冉青把多余的念头抛开,双手相握放在桌上,倾身上前。

    村长半皱着眉,刚想摇头,就听到冉青又补了句“我和我朋友起去,不会有事的。”

    不停地丢东西到底还是对生活产生了影响,村长沉默了好半响终于松了口。

    “那你们小心。”

    任务帮助南崖村村民拿回被格斯塔偷走的东西。

    任务地点南崖

    人数建议5

    任务奖励500经验,500贝卢,村长的信

    任务类型副本任务

    接取状态已接取

    村长的信是去主城后用来跟nc打好关系用的。

    她现在等级,过两天刷完级,在把这个任务完成,应该就能冲上10级了。

    出村长屋子的时候,应淮的回复也来了。没说愿不愿意,先是问了句。

    宿舟格斯塔那个副本”

    估计是猜到自己在冉青面前装不了新手,他自然也没把冉青说的那句“打不过”放在心上。

    更不会装形式地问下格斯塔是谁。

    冉青把他的心里猜得透,知道怎么问对他来说有诱惑力。

    盛夏任务奖励500经验,加上副本还不止。稳赚不亏。我不认识什么人,只能叫你。

    宿舟你不是刚新认识了玩家打算组队刷级

    冉青“”

    隔着屏幕,她几乎都能想象出来应淮那种半笑不笑的语调。

    好的奖励果然有谈判筹码。

    500经验要是刷野狼,可能得拖上好几天,任务却只需要天就能完成。

    冉青还担心他拒绝,眯着眼又打了行字,没想到没来得及发出去,下条回复就跟着来了。

    宿舟我去。

    南风南雪俩兄妹玩游戏的时间也不短了,即便是互换了职业,配合默契极佳。

    指哪打哪,效率高得难以想象。

    南雪选用的是系统直接的锁定技能,颗颗魔法弹白光刺眼,在森林里不间断的释放。

    山坡上高而扎实的树木间亮如白昼。

    晚上的时间,野狼的刷新点几乎被屠了个空。冉青只需要是不是丢个治疗,更多时候是看着经验条唰唰往上涨。

    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划水。

    不过随意归随意,她治疗技能倒是放得认真。

    完完全全把这次刷怪当成了练习手感。

    想明白这点的南雪“”

    只不过每次治疗时间点都卡得太好,南雪丝毫没觉得自己带了个拖油瓶,反而越打越来劲。

    冉青的等级从最开始的2级路狂窜到了5级。她把升级的加点全分到了攻击和敏捷上,生命点没给,治疗量比同等级高了节,战力也终于勉勉强强提到了500。

    三个人都没感觉到累,拍即合决定直接去挑战野狼王。

    野狼王的领地在山坡往上,是处隐秘的狼群居住地。狼群居无定所,领地常换,所以玩家之间也没个关于具体位置的准确消息。

    不过以他们今晚这个劲头,不用太费心思找。

    整个晚上,三个人在南崖森林闹出的动静不小,足够拉满野狼王的仇恨值了。

    不主动找,也会被找上。

    南雪率先带头收了手,甚至把武器都收了起来。

    黑夜里空着手来闯森林,怎么看怎么像是陷阱,但是狼可不会想这么多。面对疑似好对付的猎物,先下手为强。

    才在森林里走了没多远,果不其然就被周围窸窣声响包围住了。

    珍奶奶给冉青的那顶白帽子在这样的夜晚特别显眼,她特意带着没摘,在暗处就是移动的靶子。

    她现在这个号没什么提升感知的装备,但以前玩刺客对捕捉各种风吹草动要求高,没想到那时练出来的习惯在今天也能派上用场。

    野狼的步子虽轻,对冉青来说却很好找。

    每次发出声音和移动的方向在脑子里清二楚,像有张无形的地图不知不觉摊开,包围住整座南崖森林。

    野狼王的气息带着威压,即便是有刻意压低,每步还扎扎实实的。湿润的气息喷洒在土地上,把旁高低起伏的灌木沾染上氤氲水汽。

    它发动攻击的那刻,早就做好准备的三个人同时散开。

    南风没跑多远,退几步就折过身,紧抓着盾牌的右手化防御为力量,直接重重打下。他长得像个弱书生,打起架倒有模有样的,硬生生把野狼王这扑给挡了下来。

    尘烟散去,借着月亮微弱的光,冉青终于看清了野狼王的真实样子。

    灰色的皮毛顺而长,个头比般野狼大倍,泛着红光的眼睛在夜里慎得慌,无端让人泛寒意。

    冉青以前也是打过这只野狼王的。难点在于血厚,以及血量低于最后十分之时,野狼王会陷入的暴走状态。

    她那段时间苦练走位,个人靠着技巧和嗑回血药勉强怼赢了。之后刷小副本打隐藏boss什么的,野狼王却再也没刷过了。

    现在看,居然还有些亲切。

    野狼王血量白值有5000,相当于是五只狼叠加在起。它才不管冉青看它熟不熟悉,见突袭没成功,压低前爪又摆出攻势。

    南风赶紧举盾拉稳了仇恨。

    野狼王每下攻击都结结实实地打在盾上,小小的圆盾抵消不了所有伤害,清风的血条逐渐下减,从绿色变成浅浅的黄。

    他却点也没急,有了之前的合作经验,他对两个队友赋予了十成的信任。果不其然,血量在跌破三分之二时重新噌的下涨了大截,直接恢复到了满状态。

    冉青治疗量堆得高,又对数据算得清楚,每回治疗都卡得精准,没有下奶多奶少的情况出现。

    南雪已经对这个卡点见怪不怪了,趁着野狼王仇恨值全在南风身上时化身成了个站桩炮台,疯狂输出。

    野狼王的血量稳步下降。

    新手村的野外小boss到底不会设置得太难,都是为了给玩家熟悉每个职业在团队的作用而设置的。战斗前期磨血很慢,冉青不觉有些分神,又偏头打了个哈欠。

    不动还好,这转头就撞上不远处树林间双黑沉沉的眼睛。

    冉青打了半哈欠的动作顿住。

    应淮还是之前那套黑衣,半笑着靠在树干上,似是已经看了好久的戏。身黑衣隐没在黑暗,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冉青视线往下移,落在他脚边被匕首尖抵着的野狼身上。那只狼就是普通的野怪,像是被威胁着带路过来的,幽幽的眼珠子里居然还能看出丝委屈。

    “”

    她加血的动作惊得慢了拍。

    这慢,南风突如其来的状态波动秒被南雪察觉。出于怕被抢怪的心态,她魔法弹想也不想地转了个方向,往应淮那里扔过去。

    冉青回过神,接着她的动作秒切技能。

    火球术灼烫的温度比魔法弹的能量差不了多少,黑暗的火光明亮的像个太阳,划出道轨迹撞上南雪的技能,在空碰撞消散。

    南雪愣了下,猛地转头盯着突然出手打断自己的冉青,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人了。

    “你们认识”

    冉青没回答问题,甩了几个治疗术给南风,自己则后退几步跳到应淮身边,慢吞吞眨了下眼“你怎么过来了”

    应淮随着她的动作抬起眼,突然扯了扯嘴角“不巧,本来是想让这家伙当个导航,带路来找boss的。现在只能用来送礼了。”

    被压着的那只狼因为冉青的突然靠近龇开牙,拼命压着自己往前扑的冲动。它的爪子在地上划出几长条痕迹,应淮将匕首松开了些,刀尖对准它更猛的动作。

    “喜欢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