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她看得出了神

    上街的一整日都是女奴的休息日,不用接受任何调教,可以自由支配时间,所以夏侯空没有一大早就叫醒倪若,而是让她睡到日上三竿。

    从夏侯空口中得知,离巳时还有一盏茶时间,倪若一骨碌起身洗漱,穿好他一早就命芸备好的桃粉罗裙,从净室走出。

    夏侯空在书案前刚写完信,停笔时就看见一身桃红罗裙经过内厅的倪若,正要放笔的手顿住——

    这是他第一次见倪若身穿调教服以外的服饰,合身的剪裁让布料柔顺地贴着她的身躯,比桃粉更深色的腰带勾勒出她线条玲珑的腰身,衬托出她不凡的气质,同时也令他自然而然地回想这具身子未着寸缕时的样子。

    直至她娇俏的身影消失在内厅转角,夏侯空才回过神来,将毛笔放回笔架上,折好那封信,置入信封内。

    ……

    倪若用完早膳正欲出门,夏侯空也走了出来,说他也要出门。

    倪若一听,喜上眉梢,“大人同倪若一道上街吗?”

    他昨夜不是说不会陪她去吗?不过,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她怎敢劳烦他亲自陪同……

    “我只是正好有事出去。”夏侯空幽幽的掐灭了她欢快的火苗,径直往夏侯院外走去,黑袍飘荡得好不潇洒。

    “……”倪若看着她风流倜傥的背影,抿了抿唇。是她痴心妄想了,夏侯大人怎么会专程陪她这个小女奴上街?

    ……

    两人来到调教部前院时,卢嫣然、田小苗、刘青晖已从最靠近大门的一间房内出来,走出了调教部大门。

    那间房是整个调教部最靠近大门的一间房,名曰“锁春房”,是每位进出调教部的女奴必去报道之地。

    来到这里,夏侯空便停下脚步,让倪若自己进去。倪若有些不安地看了他一眼,才赶紧走进那间房。其实卢嫣然她们先走了也好,不然她什么也没做,就同她们这些在比试中拼个你死我活的优胜者一同上街,难免会感到惭愧。

    锁春房内只有一位倪若从未见过的年长女官,年纪比凤娘年长许多,应是到了天命之年,她面相倒比凤娘和善,只是面无表情,让人捉摸不出她的情绪。

    女官让倪若撩起裙摆,上身趴在一张向下倾斜的调教椅上,倪若乖乖照做,往椅面上一趴,身子自然就往下弯去,臀部高高翘起。

    紧接着,倪若的下裤就被褪至膝间,整个花户大刺刺的露了出来。在陌生女官面前露出私处,倪若还是很难为情,花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紧接着,女官就把一颗比蛋黄小些的红色药丸塞入倪若的小穴内,再用一根尾指粗细的玉棒抵着药丸,将它一路推至倪若蜜穴深处,直至嵌入了胞宫口前端才停止。

    紧致的胞宫口冷不丁的被挤入一个异物,倪若忍不住低吟一声。女官抬眸看了她一眼,抽出那根玉棒,那玉棒顶端在她体内深处沾了些稀释的男人精水,她见倪若姿色似凤娘之前提起过的回春阁新晋绝色,稍作思索,开口问,“你的教官可是夏侯大人?”

    “是……”倪若有些不安地回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彩蛋——

    倪若:想陪我出去就直说,干嘛说什么出去办事啊?

    夏侯空:……我就是出去办事的!

    倪若:好吧,就当你是出去办事的吧。

    夏侯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题外话:无奖竞猜——小可爱们猜猜那颗药丸是干什么的?←←

    锁春丸·他忍不住保护她

    也许是在这一直以来充满神秘的房间内被陌生女官看了私处,体内还被塞入了不知名的异物,倪若一直觉得不安。

    倪若回答之后,屋内又复一片安静,她忐忑地等了许久,女官还是未言只字片语,只拿来一副贞操带给她套上。

    打磨光滑的冰冷金属片紧贴上温热的肉唇,倪若私处瑟缩了一下。女官动作娴熟,三两下就将包裹了一层真皮材质的薄铁腰带系好,用一把小巧的钥匙上了锁,就放倪若出去了。

    莫名其妙被问了一个问题后就没了下文,倪若还是觉得别扭,但想来那女官也只是随口问一句,很快也就不再纠结此事。

    和夏侯空一同步出调教部时,倪若还是忍不住问他,“大人,女官放了一个东西进来……是何物?”

    那东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深埋在她体内,总是个无法忽略的存在。

    夏侯空启唇,却欲言又止。

    那是养春房特制的锁春丸,本质是催情春药,却与寻常春药药丸有两处不同——

    其一,寻常春药药丸是用后即刻发作,锁春丸则是有一层厚厚的“外衣”,这外衣无味亦无药效,置入女子体内便会以极慢的速度开始融化,变成黏稠的液体附在内壁。

    四到五个时辰的融化结束后,最里头真正含有催情功效的一小颗春药药丸才会迅速融化并催动女子情欲,使还逗留在外的女奴迫切想与男人交合,而不得不再次回到调教部中。

    其二,寻常春药只需男女交合,药效便可消失,锁春丸则必须要养春房特制的解药方能去其药性。

    即便有女奴出逃,或寻得法子解了贞操带,与部外的野男人交合,也无法消除锁春丸的药性,而且会在接下来的短短数日内愈发饥渴难耐,最后落个香消玉损的下场。

    调教部曾经有过女奴出逃后两三日,便受不了锁春丸药性的折磨而不得不重回部内求一条活路的,然而那些女奴的下场——

    看着倪若清澈的眼神,夏侯空不忍让她一整日都怀着心事无法尽兴玩乐,只道,“不必担心,只是一小颗药丸,对身子无害,时间长了自会消融。”

    “哦……”倪若一知半解地点点头,跟着夏侯空出了调教部。

    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倪若开始兴奋了起来,心思全都飞到那些在街道两旁摆满的摊档里去了。

    夏侯空告诉了她几处京城有名的餐馆,和出名的店铺,又往她腰间的小荷包里放了二两银子。其实调教部有给她们一些公款作为饭钱,但那些银两也仅仅够在高档些的餐馆里吃一顿饭,想要在集市上买些东西或逃跑是远远不够的。

    为了防止倪若把吃饭钱省下来买东西,他便自掏腰包多给她二两银子,这个数目的银两不会引人注目,却足够让她在京城街头尽情玩乐一整天,还可以买些心仪之物。

    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夏侯空最后凝视着倪若充满欢喜的双眸,提醒了一句“最好在酉时之前回来,我会在这个街角等你”,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不断鄙弃自己,明明下定决心不再为她所乱,却又在每次见到她清澈的眼底那对他无条件的信任,和平日里毫不掩饰的单纯时,一次又一次,身体的行动永远比心中的理智更快一步,忍不住去关心她,想保护她。

    每次忍不住对她好过后,他便会鄙弃自己,可下一次,却不知不觉中又对她心软。

    不知何时,他的理智方能战胜自己的情感,亦或者……终有一日,她来战胜他的理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彩蛋——

    夏侯空:小包包背好,钱别掉了,在京城看见好吃的就吃,看见喜欢的就买,晚上早点回来,我去接你!

    倪若:知道了爸爸!

    夏侯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这章太甜啦啊啊啊啊我自己被甜得不行,夏侯空为倪若操碎了心,写到最后两句又挺感动的,不知道你们什么感觉。还有……夏侯空往倪若小荷包里塞银子的时候,满满的爸爸送女儿上幼儿园既视感有没有!!!

    s:百度了一下,虽然各类说法不完全一致,但二两银子放在今天也有八九百到一千五人民币左右,我们的夏侯爷儿出手真阔绰←←[夏侯(不屑):为心爱的女人花二两银子算什么,要不是怕她被抢,我能给更多。面粉:是是是,爷最大方,爷说的都对!]

    s:巳时是早上九点到十二点,酉时是晚上六点到八点,四到五个时辰融化就是八到时小时的时间,夏侯算过药丸融化的时间,所以想让倪若在融化完之前尽快回来。

    题外话:昨天的无奖竞猜,小可爱们大都能猜到锁春丸的用途,个别几位小可爱猜得尤其准确,毒性和春药性质,甚至还有把“定时”这个功能也猜到,真的是很准了,大家棒棒的!

    我的微博面粉在找水

    跟多少个男人干过了?(收藏5100加更)

    “倪若谢过夏侯大人!”倪若欢天喜地的对着夏侯空鹤立鸡群的背影喊道,附近的路人纷纷朝她投去好奇的目光,有人见她生得水灵娇嫩,还多看了两眼。

    “……”倪若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溜进了人多的集市中去。

    离街角不远的一个隐蔽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抹灵活的桃粉色身影。

    ……

    也许是好不容易能上街,让倪若着实开心,昨夜的失眠和两次激烈的交欢丝毫没有影响她今日的精神,在车水马龙的京城里兜兜转转,逛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才觉得饿了,向人打听了夏侯空告诉她的几间餐馆,得知离她最近的是一间叫“菊苑楼”的集酒楼与客栈与一身的地方后,就动身前往。

    站在巍峨华丽的菊苑楼门前,仰头望着那悬挂着的巨大牌匾,倪若不禁捏了捏自己腰间的小荷包。这家酒楼一看就价格不菲,从前爹娘时常也会带她去这么高档的酒楼用膳,一道小菜就要四五十文钱。

    不过,她今日还都只是在街上游览观望,除了早上买了一个三文钱的小糖人来吃之外还不曾花过什么银两,加上有夏侯空给她的二两银子,在此处吃一顿是绰绰有余的,再说她也吃不了几个菜。

    掂量完自己小荷包的分量,倪若放心地走进了菊苑楼。

    菊苑楼二楼的栏杆后,刚和姘头享用完一桌美酒佳肴,正欲回包房的凤娘眼尖地发现了单独坐在一楼用膳的倪若,遂上前驻足观望。

    “看什么呢?”一个正当不惑之年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凤娘的磨蹭,他还等着回包房干她呢。

    “你也来看。”凤娘挽过男人的手,示意他看向倪若那一桌,“那个穿桃色罗裙的小丫头,是我们回春阁一等一的绝色。”

    倪若并未参加夹葡萄比试,想来应是在夏侯大人面前尽力卖弄了好一番,才得以出来的。

    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夏侯大人行事严明,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男人打量了正津津有味品尝菜肴的倪若几眼,她的确是个小美人胚子,不过现在还太嫩了,还需再年长几岁,才有他喜欢的成熟女子的风韵,便收回目光,搂着凤娘进了包房,暧昧地摸着她细嫩的下颚,“管他什么绝色,太嫩了,本官不喜欢,我还是喜欢你这般成熟又懂风情的美人。”

    凤娘虽也到了不惑之年,却因保养得当而风韵犹存,又擅长魅惑男人,因此在男人之中还很是吃香。

    尤其是只想上她的男人。

    “潘大人愈发坏了,就会拿慧茹寻开心!”凤娘听了,嘴上虽娇嗔地嫌弃他,心里却美滋滋的。

    “还有更坏的呢!”潘大人双手抓着凤娘的一对奶子,迫不及待地把她推倒在床上,解开自己的裤头,扒了她的下裤,挺立的紫红阳物就操进凤娘体内。

    “啊啊~大人好生猛~”凤娘浪叫道,她饱经人事,又常常同男人交欢,不用什么前戏就可以让男人直接插入操干,肉穴虽不如妙龄少女那般紧致,却会夹得很,男人一入进去,她便卖力扭着腰,有技巧地收放穴肉,将男人伺候得腰眼发麻,性欲猛增,更用力地操干她。

    “你这骚货,跟多少男人干过了,才这般会伺候男人?”潘大人喘着粗气,用力捣干凤娘湿漉的密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彩蛋——

    夏侯空:下次能不能不要当着街上这么多人的面喊我?

    倪若(双眼发亮):大人的意思是,倪若以后还可以上街?

    夏侯空:面粉,我剧透了……

    倪若:嘻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面粉:凤娘,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傲娇夏侯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哈哈哈!(小小声:对倪若不是)

    s:有小可爱还记得凤娘给倪若验身的时候想的要找男人泄欲吗?是的,她的肉我酝酿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写到了!

    s:无奖竞猜:街角眼睛是谁的(答案不简单,其实也不难……好吧我在说什么)

    s:昨晚的加更是珍珠5000加更,忘记打在标题里了,所以下次是从珍珠5200加更开始。

    本詀推絀濃埥眎頻 請箌o18huв。觀o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