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遇胖和尚

小说:道人书 作者:上弦月下花
    日头已落,但是富悦酒楼还是熙熙攘攘,酒客们饮酒作乐,吹牛打屁,好不热闹。

    赵祥钟在门口看了片刻,便走进了富悦酒楼。

    才进门,小二就冲他喊道:“客官,要来些什么?小店有上好的花雕……”

    “老赵在吗?”赵祥钟也不待小二说完,直接打断了他:“就说长延姓赵的兄弟来找他。”

    小二愣了愣,打量了赵祥钟片刻后,点头道:“客官,你且到里面坐,我这就去喊掌柜的。”

    “再来两壶花雕,要热的,还有一碟炒花生,记得多放醋。”

    “好嘞,两壶热花雕,一碟花生多放醋~”

    找了个暗处的位置,赵祥钟坐下静候片刻,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长须男子就端着花雕和花生过来了。

    将酒和花生放在桌上,长须男子在赵祥钟对面坐下,静静凝视赵祥钟片刻后,冷哼了一声:“你还敢到长商来?怕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哥哥这话说得……这里是宋国,此地又是南城长商,谅那六魔山也不敢胡来。况且这些年我也不是干过日子的,寒月刀已经练成,只要不是六魔长老过来,小鱼小虾我又何足惧哉?”

    “这份狂妄还是和当年一样啊。”长须男子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然后又道:“说吧,来找我何事?”

    “还是哥哥懂我。”赵祥钟笑了起来,拿起酒壶倒了两碗酒,将其中一碗端到长须男子面前后,沉声问道:“长商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护国虎贲军都来了?而且我在城外还遇到了邪物,难道和邪物有关?”

    长须男子接过了酒,却没有马上喝,而是叹了口气,道:“确实和邪物有关。这几年宋国境内邪物的数量大增,频频听闻有邪物害人,现在长商附近也出了好几起,安王奉天子之命来此调查,护国虎贲军便是为此而来。”

    “安王?天子第四子?原来如此,难怪。”赵祥钟一脸恍然,随后又紧紧皱起眉头:“邪物害人么……别云观那个小道士你认识吗?我那救命恩人的儿子在我护卫之时被邪物挟持了,似乎被下了黑手,不得说出邪物,后来入城时被看出身上有秽气,去了别云观,但是那别云观小道士只是给他拍了张驱邪符。”

    “没有再说其他的了?没说的话那就没事了,他是太玄门的弟子。”长须男子随意道:“相比于邪物,你更该担心六魔山的人是否会找他麻烦……”

    “太玄门?!”赵祥钟也没有等长须男子说完,瞬间跳了起来,像是屁股下面装了弹簧一般,直勾勾的瞪着长须男子。

    “坐下!咋咋呼呼成何体统!”瞪了赵祥钟一眼,长须男子左右看了看,随后低声道:“不仅是太玄门的人来了,雷音寺的传人也到了长商。”

    雷音寺?!

    赵祥钟瞬间想到了城外遇到的胖和尚。

    ………………

    端坐床铺,吴勉长吁一口气后,慢慢睁眼。

    在双手手少阴心经中的阴寒力量差不多耗尽后,他就琢磨着怎么恢复,后来发现只要两仪功的内力恢复了,就会自然流出一部分转移到手少阴心经,也就直接打坐恢复起两仪功内力来。

    现在运功一个时辰,他的两仪功恢复了,手少阴心经中的阴寒力量也恢复到了之前的层次,只是那阴寒力量似乎受限于两仪功的层次,恢复之后就不再增加。

    “看来得想办法转修一门内功了,两仪功虽然能够保持身体健康,不过终归是养生功法,也就只有这功效,而且修炼速度太慢了。要不再求求赵叔,让他教我武功?之前他不愿教我,但是现在他护我不利,想必心中也有愧疚,正好可以借着他这心思来逼他一逼,让他不得不教我武功……话说赵叔怎么还没回来?”

    内心正打着小算盘,吴勉突然想起,现在都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多了,说一个时辰内回来的赵祥钟还没有回来。

    “难道有事耽搁了?”微微皱眉,吴勉起身到窗边看了一下,发现楼下虽然比他来的时候少了一些,却也还是车水马龙,不见少人。

    “毕竟是青楼,晚上才热闹,不奇怪不奇怪。”喃喃着,吴勉有些不安的心情随着车水马龙消失。

    在平原的时候,偌大一条路就他一辆马车,妖怪要逮人也只能逮他一个,而现在人这么多,总不至于出事又出在他头上吧?

    自我安慰一番,吴勉在行囊内翻出一些书,打算借它们消磨一下时间,也正好应对他不久前和赵祥钟所说的,免得明天到长商书院入学的时候,先生们问起学问上的事情一问三不知。

    可是还没看几眼,他就感觉小腹微微胀痛,三急之一的尿急让他登时感觉坐不住了。

    “一看书就想上厕所,这可不行呐……”自言自语着,吴勉还是站了起来,在床底下翻出了随身带着的夜壶,走到墙角正打算解决之时,突然听到了熟悉了声音在隔屋响起。

    “孔老弟,这可不是和尚我的锅,谁曾想到那妖孽那般狡猾,竟然不惜自损百年修为留下一尾作为幌子。还有那吟诗小哥儿也真是的,想来是被那妖孽迷了心窍,竟然诳和尚我,亏我还给了他保命丹……”

    是城外遇到的胖和尚!

    吴勉的尿意顿消。

    这胖和尚居然逛青楼……呸,这不算事儿,关键是他怎么到城里来了?他不是去降妖除魔了吗?该死,他已经反应过来我在骗他,要是被他知道我就在隔壁,那我还有好处?

    踮起脚尖,吴勉正想后退,却又听隔屋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

    “不一定是被妖孽迷了心窍,说不定是被挟持了……十六七岁的模样吗?想来是来长商书院求学的学生,我这几天看看吧。”

    “那就麻烦孔老弟了。他若仅仅是被妖孽挟持倒也罢了,和尚我是怕他被妖孽迷了心窍后,助纣为虐,甚至是被妖孽下了暗手,成了鱼目混珠的傀儡。”

    吴勉听了这话,后退的脚步瞬间一顿。

    胖和尚所说的,恰恰是他所担心的。

    冰心诀的问题虽然被铜镜解决了,不过他也不知道黑纱女子是否还在他身上留了其他暗手,若是有,而铜镜又没办法解决的话,那么他岂不是完了?

    而且看样子胖和尚没有逮住那个妖怪,要是接下来不小心又遇到了那个妖怪,又被她发现了我解决了冰心诀的问题,那可能就不是再给我来一次冰心诀的问题了!

    思来想去,吴勉突然一咬牙,放下了夜壶,大步向门走去。

    他打算去隔壁向胖和尚认个错,然后求他们的帮助!

    虽然吴勉知道自己骗了胖和尚,可能不被待见,不过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正道中人,说不定还打算在他身上了解一下妖怪的情报,上门求助应该……不至于……被拒绝。

    到了隔壁门口,吴勉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起了手。

    但是他还没敲门,房门就突然自己打开,随后一个清越的声音邀请道:“进来吧。”

    吴勉愣了片刻,心头突然涌起一个想法……他们知道我在隔壁?刚才的话是故意让我听到的?

    心中再无踌躇,吴勉直接跨进了房门,而房门也在他跨入之后自动关上。

    按耐住心中不安,吴勉环顾一圈,看到了坐在墙边榻上的胖和尚和一个穿着深衣的青年人后,抬手作揖,深深一礼:“小生吴勉,见过大师和先生,求大师救命!”

    “救命?救什么命?人都是要自救的。”胖和尚说着,从榻上跳下,到吴勉身边打量了片刻后,笑道:“看你的神色不错,想来是吃了保命丹了。”

    说话间,他又伸手在吴勉身上摸了起来:“咦?你竟然还修炼了两仪功!不过根骨不咋地啊,竟然吃了保命丹也没有修成平人,还是说你之前说有病是真的……嗯?还修炼了内功法?小哥儿胆子不小啊,就这么点内力也敢修炼内功法,不过奇哉,你竟然还练成了!”

    差不多将吴勉全身都摸了一遍后,胖和尚退后了几步,诧异的看着吴勉道:“小哥儿运气不错啊,那妖孽竟然没在你身上下暗手,仅有的一些秽气也被牛鼻子驱了。”

    “当真没事?”吴勉压下了被男人不断摸身体的异样感,有些紧张的问道:“那妖孽当时说只要我敢说出她的存在,我就会碎心而死!”

    胖和尚眨了眨眼,然后再次伸出手,按在吴勉的胸口。

    吴勉感觉到了一股温和而阳刚的力量穿透他的皮肤,在他胸口环绕一圈后,又被胖和尚收回。

    胖和尚皱着眉头道:“你心头确实有些问题,不过问题不大,过几天就会自己好了。奇了怪了,难道那妖孽因为自断一尾,伤了根本,连下个暗手都办不到了?”

    “应是如此。”一直坐在旁边看着的深衣青年淡淡道:“那妖孽中了你一记大手印,后又断尾求生,想必当时挟持小哥儿时已经无力再动手脚,只是为了避免小哥儿说出它,又担心杀人暴露自身,故而虚晃一招,吓小哥儿一吓,让小哥儿不敢多言。”

    “真是如此就好了……”胖和尚摸了摸肥腻的下巴,随后将手伸到吴勉面前:“既然你已经吃了保命丹,那剩下的还给我吧。那是本是唐突你的赔礼,但是你竟然诳我,那就一笔勾销了。”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送出手的东西竟然还想要回去!

    不过……

    “保命丹被妖孽抢走了,我吃的那一颗,是妖孽觉得保命丹可能有问题,拿我试药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