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0章 前国师的宅子里有什么

    他转向孟聪明:“其实我现在隐姓瞒名,一样过着不能见人的生活,但却与在国朝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孟聪明哂道:“当然,你现在是国主最宠信的侍卫。”

    孟聪明朝白浪河的方向望去,那条河却远在千里之外。虽然他离开白浪河不过半个月时间,却似乎感到离开太久了,他能体会韩杰的心情。

    孟聪明突然道:“你知道阿怡吗?”

    韩杰愣了一下,有点迷惑地:“阿怡?应该是个女子的名字?”

    孟聪明道:“她也是杀手团的人,只有十五六岁。”

    韩杰苦笑了一下:“哦,我们联手时,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在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出了严重差池,再也没有机会执行第二个任务,所以不可能认识她。但是,我们受训的地点,只有那一个,因为师父不可能分身。”

    孟聪明道:“青蒙花盛开的地方?”

    他看着韩杰:“对,也叫比心花。”

    韩杰怔了一下,眼神变得意味深长:“是,你说的不错。”

    他说罢便站起身,突然退后半步,退后的同时刀已抽了出来,寒光四射:“你来北燕,是做什么的?如果是来查我,那就走到此为止了。”

    这是孟聪明料到的。

    韩杰是个敏感而多疑的人,因为很惜命,又因为在逃亡,所以随时处在一种戒备的状态。

    甚至于对公主,他都是不能完全放心的。

    孟聪明也早就看他,公主爱他,比他爱公主多的多。

    不,他根本不爱公主,无非是孤寂中,一个美丽的少女给他的安慰,也仅仅是一种异性层面本能的吸引。好在,韩杰从来不掩饰这一点,也从来不虚伪地掩饰自己,这倒让孟聪明对这个令人鄙视的人不是太讨厌。

    这个多疑的人,对于孟聪明不可能不戒备。

    此刻,他显然从戒备升级到了怀疑。

    那个夏之愚的名字,实在太难瞒住韩杰这样对北燕和国朝都很熟悉的人。

    孟聪明眼睛眯起来。

    他从来很少有这个表情。

    一瞬间,他有一种冲动,杀掉这个阴森森的韩杰!

    但,他曾是阿怡的盟友,也是若莎公主的心上人。

    而且,他知道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告诉孟聪明。

    最主要的,是他这个人很不让孟聪明喜欢,但没有证据证明,他有足以被杀的罪名。

    而他对孟聪明的提防与怀疑,孟聪明倒是不在意的。

    孟聪明冷笑道:“你果真想杀我么?”

    韩杰的刀刃映出一道奇异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脸,细眉长眼,端正的口鼻,紧闭的嘴唇还有几份男性的性感。再加上颀长的身材,果然是个有几分魅力的男人,尤其和北燕男子很是不同。

    他握紧手里的刀,果然是一把宝刀,

    但他看着孟聪明,却犹豫了。

    他突然就将刀收了起来:“我的秘密你已经知道,你替我隐瞒,也没有杀我,无非是为了让公主和我在一起。”

    孟聪明笑道:“不错,我是个好人。那你为什么不杀我?我可是知道你的秘密。”

    韩杰道:“你如此对我,我也要还报,便不能杀你。只是,”

    孟聪明哂笑道:“只是什么?只是不要对你再问来问去的?”

    韩杰点头:“是。”

    孟聪明突然收了笑容:“你好好待公主,不要再参与杀手团的事,我就不会杀你。不然……就难说了!”

    韩杰愣道:“你要杀我,难道不是因为我行为可鄙,竟是因为杀手团?那你又和杀手团有何仇何冤?”

    孟聪明冷冷地道:“阿怡做了杀手,我不会原谅背后操纵杀手团的那个人。”

    韩杰又一脸懵懂,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成了杀手团的工具,确实可怜。”

    孟聪明心口又痛起来。

    阿怡已经纵身跳入白浪河,纵然杀手团罪恶,阿怡的死,又何尝不是因为自己?

    韩杰看着孟聪明:“你说的操纵杀手团的人,是说我师父?还是还有真正的幕后老大。”

    孟聪明冷笑:“都算上。有一个,算一个。”

    韩杰有点吃惊地盯着他:“可你,不是我师父的对手。至于真正的幕后老大,原谅我地位太低微,听都没听说过。”

    孟聪明冷冷地看着韩杰:“你师父还没有孤鸣鹤厉害。”

    韩杰道:“他是没有孤鸣鹤厉害,可我不知道他是谁,你也不知道,这样才可怕。”

    孟聪明冷冷道:“杀人一定要用武功吗?我也并没有想要杀孤鸣鹤。”

    韩杰似懂非懂地看着孟聪明。

    孟聪明想,这个人武功真高,智商也是真平庸,和他还有啥可说的!

    他不再和韩杰说话,跳上马,双腿一夹马腹,向远处飞驰而去。

    韩杰看着他渐渐远去,眼中透出一股奇怪的神情。

    孤鸣鹤猛地看到孟聪明来找他,竟吃了一吓。

    他深深地看着孟聪明,鹰眼沉郁却又闪着精光:“你来找我做什么?”

    随即,他左右打量着孟聪明:“头上黑线少了一点。谁给你调的息?”

    孟聪明心说,这回终于记得我了!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还是既是好事,又是怀事?

    孟聪明哼了一声:“国师为何只是询问,却不觉得惊讶?”

    孤鸣鹤冷冷道:“前国师。”

    孟聪明笑道:“是啊,前国师最近一直挺忙的,但不止于救灾助民吧。”

    孤鸣鹤当即气得脑门生烟,他最恨别人用轻视的口气和他说话。

    “小兔崽子,老子给你出主意去调息恢复内力,你竟敢讽刺老子!”

    孟聪明耸耸肩膀:“呃,我并没有说不感谢前国师呀,刚才我未经允许,怀着敬仰的心情在您的宅内转了转。”

    孤鸣鹤勃然变色,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看还上去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娃娃的武功,已经可以名列当今武林高手前若干名了。

    更让他变色的是,他心里有鬼,对于有人在他不察觉的时候进了他的宅子,没面子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那些不可为人所知的秘密。

    他瞳孔已经聚起光来,放射出来简直能烫死人,死死盯在孟聪明脸上。

    突然,孤鸣鹤身体一松,似乎完全没听到孟聪明刚偷入他宅子的事,用一副长者敦敦教导的口气道:“大千世界,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找到个把人给你解息,还没彻底解干净,也不足为奇,找老夫显的什么摆吹的什么牛得的什么瑟?”

    孟聪明心想,这老怪物虽然认得出我是茶馆里那个,但他显然又没认出我是和柯云一起联手攻击他的那个,也没认出我是他和多速一起躬腰拜见过的那个神只。

    不过,所以说孤鸣鹤是个点火就着,极易被激怒的人,柯灵给他当徒弟的时候,没少被打骂,而且经常被打得很惨。百镀一下“江湖之谁解谜局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