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经脉冲开了!

    但此刻,孟聪明才发现,这是个真正老奸巨滑的人。他显然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突然就变了一副面孔。

    孤鸣鹤似乎十分有兴趣地看着孟聪明:“你是从国朝来的?有点慧根,老夫收你为徒怎么样?”

    孤久鹤身后的弟子齐齐哦了一声。

    孟聪明吓了一跳,果然如柯灵所说啊,这家伙不出三句话就是收徒弟。

    孟聪明突然想起已经不要自己的师父,一阵难过涌了上来,撞击着胸口。

    他突然觉得胸口痛得厉害起来,另一方面这些日子所积攒的内息突然从全身各处涌向心脏,他痛得十分想打上一架!

    这也是找孤鸣鹤的目的!

    “孤鸣鹤,不错,我就是来找你得瑟的。人人说你没有节操,我今天逛了一遍你的宅子,才知道你有多没有节操。”

    孤鸣鹤沉不住气了,沉声道:“你看到了什么?!”

    他声音不由就小了,他并不想让那些盲目崇拜自己的不屑弟子听见。他们虽然学武白痴,却是真正在崇拜他,是他政治失意之后,满足他最后虚荣的最好良药。

    孟聪明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知道什么,知道前国师并不是只和多速右相来往甚密,原来同时有还有其他朋友。”

    孤鸣鹤头上的青筋暴了起来,他最不愿意为人所知的阴暗一面,竟然被眼前这个小子知道了。他的眼中陡然露出杀气。

    他二十年没上战场了,他平时并不喜欢杀人。

    但二十年前的战场上,他设计引来异族军队,两面夹击柯家军。那一次,他在战场上找到了自己,他一把自己锻造的金柄钢刀,让无数柯家军将士死伤,一时鲜血都浸透了衣袍。

    他甚至不屑于穿上盔甲,那一次,是战场验证了他的人生价值。

    但之后,他却在达到个人短暂巅峰之后,便丢了国师的位置,失意于仕途。他才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不是你功劳大,能耐高,就能实现自己的追求。

    从此,他自称前国师,却很介意人称他为前国师。他称自己住的地方为宅,不再提府这个字,却很介意别人称他住的地方为宅。

    他对着孟聪明冷笑,眼中又露出鹰一般的光,杀机已升腾到胸中:“老夫打架的时候,一向有节操的很,要不要试试?”

    他话音未落,孟聪明突然从马上跃起,一瞬间,他的气息竟然神奇般地冲开了最后的关隘!他突然运起内息,一掌向孤鸣鹤袭了过去。

    他要的就是激怒孤鸣鹤,他要让孤鸣鹤将功力最大程度地释放出来。

    孤鸣鹤也已瞬间跃起,迎上孟聪明的掌风。

    奇怪的是,孟聪明并没有将所有内息调动起来,本来他功力就不及孤叭鹤,却只调动了一部分内息。

    确切地说,就是从孤鸣鹤大床上汲取的内息。

    他要用孤鸣鹤的内息和孤鸣鹤对决。

    果然不好使,甫一交手,孟聪明便严重处于下风。

    孤鸣鹤简直气坏了,他开始不拘招式,胡乱搂头盖脸地和孟聪明打起来。打架的架式,果然毫无节操,哪像个大师,倒像个泼皮。

    不过的确是个至尊级泼皮,上过暮雪峰的孟聪明,完全抵挡不住。

    但他并没有惊慌。神探的特点就是胆大,第二个特点就是他是个神探。

    于是孟聪明一边将内息徐徐催到掌上,一边心想:“先试试这老小子。等一会儿再试试将所有内息调动起来,看看没有肖纵能不能脱身。”

    他竟然也不想想,如果脱不了身怎么办。

    在孟聪明的脑子里,似乎从不考虑打不过怎么办,跑不了怎么办,死了怎么办。

    其实终他不到二十岁的生命,他最大的难题是:

    柯灵不喜欢他怎么办?伤害了柯云怎么办?这对他,才是真正无解的难题。

    转瞬间二十个回合已过,孟聪明的掌风突然加倍剧烈起来,孤鸣鹤感到强劲的掌风袭过来,竟然将他的面皮刮的生疼。

    孤鸣鹤惊了一下,这小子,这没几天简直是指数级的进步啊!

    可惜却收不了徒。

    好吧,既然收不了徒,就给他个了断。

    孤鸣鹤突然大吼一声,一手捺住孟聪明的手腕,顺势将他向外一送,自己一个凌空翻身,轻轻落在地上。

    他格外高大的身体,竟然格外灵活而轻盈。

    他双脚落地,指着孟聪明道:“小子,你心脏处的关隘已经冲破了!你确实已经到了第二层境界,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你运起内息催生内力。”

    孟聪明也觉得所有的剧痛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等着他的,却无疑是更可怕的情形。

    他怎么从孤鸣鹤手下逃出去?

    孤鸣鹤说话仍然中气时足,毕竟只打了二十回合,孟聪明却有些气喘。他喘过一阵道:“那又怎样?”

    孤鸣鹤冷笑道:“嗯嗯,指点你之后,老夫就送你回家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向孟聪明跨近了一步,脑袋也伸过来:“或者,考虑考虑,做老夫的徒弟?”

    孟聪明快气坏了,便也咯咯冷笑:“孤鸣鹤,我才不会认一个没有节操的人做师父。只是,我还不知道你有多没有节操,所以来见识见识。”

    孤鸣鹤气坏了,他阴森森地盯着孟聪明:“老夫的节操,都在武功学问上。要问老夫如何没节操,”他突然阴冷大笑,笑得树上的乌鸦都惊飞了,还嘎嘎地配合他难听的笑声。

    半晌他才收了气若洪钟般的笑声,看着孟聪明道:“老夫就告诉你老夫有多没有节操。”

    孟聪明又好气又好笑:这老小子,在说饶口令的吗?果然智商堪忧。

    孤鸣鹤知道孟聪明至少已经洞悉了他最不愿意人知道的秘密。

    况且,他平时不是一下心思慎密的人,因为他的宅子根本没人进得来,徒弟更是不敢靠近他的书房和卧室。

    现在,他必须杀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窥探了他最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而且不知从哪来的臭小子。

    他提起掌,怒喝道:“比如,你不想做老夫的徒弟,那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说罢,一掌击来,摧枯拉朽,孟聪明顿时觉得那掌气自己简直抵挡不住。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掌风,因此全不畏惧,飞身而起,逆着掌气朝孤鸣鹤发起攻击。百镀一下“江湖之谁解谜局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