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宠妃不满意了

    最可气的是,那两人分明是一箭双雕,要将原本要进宫的两虎耽搁在府中。一想这些,韦都更气得头上生起青烟,他冲秦楚异道:“杀手团血洗沙平镇后,频频作案,总铺头迄今就这么一点收获么?你这个天下总捕头何以再称天下二字?”

    声音一片冰冷。

    秦楚异从脊背一溜儿的凉下去,心也都凉了。

    太可怕了!他惹了国相!

    并且国相亲自训斥了他!

    要知道,以他总捕头的身份,平日并没有太多机会直面国相的,这次直接对话,竟然被申斥!在韦都高压之下,在朝官员人人自危,秦楚异这一吓可非同小可。

    他慌张中单腿跪下,低头道:“国相,属下不才,有违国相厚望,属下定当赴汤蹈火,为国相尽忠。”

    韦都真是恼火。他自然知道敢闯他府上的,本事不会比秦楚异小。

    家里的那几虎都束手无策,让人家全身而退不说,抢了几件上好的珍宝。

    要说这两个狗贼,竟然有这么好的眼光!

    他冷冷道:“不才做什么总捕头,这便摘了你的官职……”

    秦楚异真的抖了,这第一句还不算可怕,不知第二句会是什么。他浑身都僵了。

    韦都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已经坐到轿内的霍于飞听到了,急忙道:“大人且慢!”便又掀开轿帘出来了。

    他躬身道:“大人,最近血雨腥风,山雨欲来,也难怪哪一个人。只看他是否尽心尽职便是了。让秦大人来属下这里吧,眼下我的伤还未痊愈,正需要得力人手。”

    秦楚异顿觉虚惊一场,他知道,薜于习一开口,国相再没有不答应的:“今天出门,还是看了黄历的!”幸好是被召至霍于飞府上,否则如果没有人庇护自己的话,以国相的人性,小命没了都有可能,而且少不得是什么抽筋扒皮的生不如死的操作。

    韦都翻了下白眼:“于飞,你就一天到晚做老好人!”

    不过,秦楚异眼高于顶,刑部没有人能辖制他,让霍于飞控制他,也可以更好给自己卖命。这人又傲慢又自私,但终极目标也不过是要个天下总捕头,天下第一捕头的名声,难得的是没有什么更大的野心,正是他想用的人。

    他横声道:“你退下吧,待我上朝回来再报。”

    大冬天,秦楚异一身冷汗地退下了。他不敢走开,看着国相身后的仪仗扬起一阵尘烟,直到消失了,才对两个手下道:“我们去刑部搬东西,早离开早好!”

    手下更是噤若寒蝉,刚才都被韦都吓住了,甚至恍惚间看到自己身首异处的样子。

    韦都放马朝皇宫而去,要照他平时的脾性,早就飞马奔驰了。但惦记着霍于飞的伤情未好,便走得略慢,但又不能太慢。

    他对身后的侍卫道:“你飞马去传,在紫宸殿召集众大臣,那里空间小,能拢住气温。赶紧把火生上!用最好的炭!”

    韦骁今天简直吃了一肚子气,他和身后的八弟韦钰交换了一下眼神,嘴角闪出一丝不屑。

    韦钰知道三哥的意思,他也很看这个薜什么不爽了,竟然生生夺了他们的父爱。

    虽然八个儿子分,父爱分给每个人也分不到多少。但韦都从不曾亏待自己儿子,尤其银钱享受上,简直是在放纵。

    以他韦都的儿子这种出身,一旦放纵,就做出不少贻害人间的事情。但他除了儿子不给他长脸了,办事不如意了训斥几句之外,基本是完全的纵容。

    韦都有一种固执的道理与原则,儿子是他的血脉,他拼命就是为了儿女们享受的,多花点钱吃点好的,占几个女子,抢几家宅第良田铺子算什么。儿女们日子过得快活了,满足他们的各种物质享乐需求才是最大目标。

    而霍于飞,那是为他办事,为他拼命,为他挣江山、稳局势的人。但是,隐隐的,他心里不愿意霍于飞变成他的儿子那样,他更希望他除了尽展其才,有所成就外,能安稳平静地过完一生,能有一个勤勉仁爱的好名声。

    所以看到霍于飞的白发和皱纹,他心里常常会感到难受。

    接到内侍太监总管胡尽忠的低声禀告,皇上抖个不停。他对那个眉梢眼角都带着风情,妩媚风流从头到流到脚的宠妃魏娇儿急道:“爱妃回宫去吧,朕要赶紧更衣上朝!”

    魏娇儿扭了扭柔软袅娜的身子,娇嗔道:“皇上,虽然说这大事国相来抓,但也不能皇上凌晨起来早朝,这马上又弄个午朝,这么尽着折腾皇上啊。”

    皇上捏了一下魏娇儿雪白的香腮:“国相大人要怎样,便听他就是。国相也是操心国事,最近多事之秋,不可讲究这些。”

    魏娇儿仍然很不满地哼了一声。

    隆冬之际,皇上寝殿却是温暖如春。婧妃娘娘魏娇儿还穿着浅粉色的纱衣,青丝堆云,凤钗斜插,金环叮当,雪肤红唇,最是一番媚丽之姿。

    皇后不受宠,且早就逝去了。皇上最心心宠爱的就是这个魏娇儿了。虽然宫中美女甚多,而且各有动人出众之处,皇上又风流荒淫,但任谁也夺不了魏娇儿的宠。

    旁边胡尽忠小心地催道:“皇上,国相大人已经到了,不可耽搁太久了。”

    魏娇儿气道:“如此催命,合着今儿早朝,国相大人没有来,他是不用早起,却累着皇上辛苦!”

    皇上这一下惊吓不小,虽然在寝殿,但他随时觉得韦都的眼睛在盯着他,急忙责备道:“不许胡说!朕也是宠坏你了!”

    他又对胡尽忠道:“快将朕的车辇准备好,”又对最得力的贴身管家姜月容道,“还不快帮朕更衣,误了时辰,你们可都要小心!”

    姜月容最是最机灵,所以才能成为皇上最信任的贴身女管家。她刚才一直在旁边观察,小心侍候却半句不语。此刻被皇上一说,急忙召呼两个宫女,手脚麻利又轻柔地给皇上换好朝服。这都是常年在宫中训练有素的结果。

    皇上穿戴已毕,走到院中。姜月容带领一众宫女看皇上登上龙辇,齐声道:“恭送皇爷!”百镀一下“江湖之谁解谜局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