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成王什么想法?

    几个太监急忙退远。

    成王还不满意,又道:“走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那几个太监慌不择路地跑了,成王随即对仍然站在他身边的胖太监道:“刘成,你也不要在这里啦,走得远远的,你明白的。”

    刘成很胖,脸皮很白,因为胖眼睛都快挤没了,五官显得很小。他不情愿地施了一礼,便也走了。

    空气清凉,天空晴朗。北方高大的树木早已落尽了叶子,光秃秃的。倒是沿路的两排松树矮墙,仍然翠绿。

    一时园中无人,只有成王和可儿,空气中似乎笼罩着一股奇怪的氛围。

    “你起来吧。”成王的声音,仍然无力而细弱。

    可儿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低着头不敢抬。

    “抬起头吧。”

    可儿更惊慌了,但她不敢不抬头。她已经知道了,这必是成王。

    成王,如果不是面带病色,可能长得还不错。清秀文气,挺有点皇家气质的,就是脸上难得有什么表情。

    他看着可儿秀丽的脸,似乎被吸住了,就这么一直看着。

    园中,树不动,鸟儿也没有一只,只有两个对面站着的人,却都没有发出声音。

    这气氛,着实古怪与可怕。

    可儿从惊慌变成了害怕,这里只有她和成王。她还不习惯和成年男子单独相处,尤其是成王这个只在传说中听到过的人。

    对她来说,这太可怕了!

    成王想说什么,似乎又有些犹豫。

    半晌才道:“你的衣服,不是宫女穿的,这药是给谁的?”

    可儿嗓子发干,战战兢兢地躬身道:“回王爷,下女是孟公子的朋友。宫女姐姐有其他差使,下女就去替她拿了一趟药。”

    成王看着她,可儿真的害怕了,只好把头低下。

    成王又痴呆了,呆了半晌道:“你要一直和聪明在一起吗?”

    可儿大窘,脸红得透了,很难为情道:“我父亲是孟公子故交,已经去世了。眼下打仗,孟公子怕我一个人有危险,打算带我到京城寻找夫君。”

    她说了自己隐私,脸红得发烧。

    成王仍然在打量她,又是长时间的静默与难堪,成王才又慢吞吞开口道:“好啊。你不必害怕,随聪明一起就好。日后有事,随时可来找孤。”

    可儿吓昏了,这个王爷,说得什么意思?

    成王似乎有点难舍,却不得不道:“快要开席了,不要误了聪明吃药,你给他送去吧。”

    可儿昏头昏脑,也忘了行礼,忙忙又端起药碗,好在放在热水托里,不至于凉了。

    成王又笑了一下:“记得孤的话,有任何事都可来找孤,就说是找大太监总管刘成,然后告诉他想见孤即可。”

    说罢,他唤了声刘成!

    然后又对可儿道:“去吧,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孤对你说过的话。”

    可儿慌里慌张,抱着药碗便跌跌撞撞地走了,根本忘了应该行礼。

    到了孟聪明的屋里,她唤了声孟公子。

    孟聪明抬头吓了一跳。看她冻得鼻头都红了,手里端着药的样子,立刻急起来。

    “谁让你去拿的?不是说不许离开我半步吗?出了危险怎么办?”

    可儿心里正惊惶,有话却说不出,突然就哭起来。

    孟聪明也慌了,从床上跳下来,心里道:“怕怕!女孩子哭起来尤其可怕!幸好她还不是太爱哭。”

    他急忙走到可儿面前:“哎,不要哭啊。我不是怕你出危险嘛。让你和我一起就是要保护你,你还乱走,那带你到这来有什么用处?”

    可儿勉强忍住哭声。刚才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好。不是其他的不好,是觉得那人对她的态度很是可怕,他长得阴阴的,看她的眼神,又颇有些与众不同,似乎在冷淡文静的外表下,还有几分热意。

    可儿心里十分不舒服,但又不敢和孟聪明说。

    那可是成王,控制着河东和柯家军所有的军队,她岂能……

    孟聪明赶紧换了温和的态度说道:“别哭别哭,你别有危险就什么都好!必须时时刻刻与我在一起!”

    可儿抽噎着止了哭。她是个很听话很懂事很柔顺的女孩子。她点了点头。

    孟聪明忙安慰道:“我这就把药喝了。”

    他一口气将药喝下,又将秘笈小心地收好。

    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不用时都非常小心地把秘笈藏好。虽然他还没有悟出,但这实在是一个太重要的东西!

    孟聪明道:“你收拾下的,和我去赴席。”

    可儿吓道:“什么?不行啊,王妃没有宣我去呀。”

    孟聪明又生气了:“不是说好不能放你自己一个人吗?要随时跟在我身边,等到了京城,把你交给二喯和柯家军,我就什么都不管了!”

    可儿看孟聪明生气了,便害怕起来。

    去赴席,那个王爷实在叫人害怕。但不去,孟聪明也让人害怕。

    两相害怕取其轻。那还是去赴席吧!

    宴会厅真是太豪华了。

    这些天好不容易习惯自己的住处,现在到了这奢侈得金碧辉煌的厅堂里,孟聪明又觉得眼晕。

    他上前给成王和老孔雀行礼。

    成王和危太妃并排坐着,王妃在成王一侧坐陪。

    用现在的话讲,成王是有点恋母情结似的,贴身的宫女太监都知道,王爷和太妃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多于和王妃在一起的时间。

    危太妃我们形容过了。

    成王妃呢?

    在武侠小说里拼命描写女子外貌,一向很犯忌,颇有不分轻重本末倒置之感。

    这么说吧,成王妃美得十分典雅自然,但又不是端庄拘谨那种,而是十分灵秀。年轻的时候,她一袭白纱长衫,便如月宫仙子飘飘下凡一般。

    只是她态度沉静,因为弟弟小,有时候她必须抛头露面,与人交流时,总是面带微微的笑意,偶尔展颜一笑,更是惊为天人。

    大概全天下看不出成王妃的美的男子,只有孟聪明一个。小时候,成王妃给他们讲些诗书,音律。诗书尚可,音律柯云也很不喜欢。但是孟聪明总是刚开头便连借口都不找就溜走淘气玩耍去了,柯云却总是倚在成王妃身边,不喜欢的音律也能静静地听,久而久之,竟然能在古琴上弹那曲知音曲了,甚至弹得颇为不错。在柯云小小少年的生涯里,珠儿姐姐就是他心中最美的女子。也难怪,他一直很难对任何女子产生什么情感,除了柯灵。

    成王妃孟离珠,就是这么一个迷人的女子。

    哦,如果说除了孟聪明还有第二个男人对成王妃的美貌和风姿无感,那个人就是成王了吧!百镀一下“江湖之谁解谜局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