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君看着那红布遮盖的灵位,双眸之中尽是秦芷兮看不懂的神色,满面疲惫,嘴唇阖动。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

    难道此处藏着什么秘密不成?秦芷兮心中一紧,顺着老太君的目光看去,落在那灵位之上,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就在她以为老太君要开口之时,不曾想老太君长叹一声,转了口问道:"阿芷。修塔之事如何了?"

    这是不愿开口?

    压下心中疑惑,秦芷兮如实答道:"已经寻到了塔中通往主室的安全道路,应当是无碍了。"

    多宝塔中机关重重,百年至今。就连皇室中人也不敢轻易笃定知晓一条绝对安全的道路。秦芷兮为何能如此笃定?

    老太君心思一转,缓缓收回了目光,转眸看向身侧女子,温声问道:"修缮多宝塔兹事体大,阿芷如何能如此断言,莫不是有了什么机遇?"

    "机遇算不上,孙儿恰巧发现那大盗柳桉对多宝塔有几分熟悉,便让此人引路。跟着走了一遭这才确定下来。"

    秦芷兮避开了多宝塔中的凶险经过,不想让老太君为此担忧。

    "柳桉?"老太君轻轻念出这个名字,不禁想到那日看到的桃花眼眸。

    明明是男子,却生了这样一双多情的眸子。上一次见到这样的眸子是什么时候?

    老太君缓缓闭上眸子,似是回想起往事,口中低声念叨着什么,秦芷兮细听之下,也只听出什么"不该"、"修塔"之类的字眼,难以明白老太君究竟何意。

    "老太君可是觉得此事有何不妥?"

    闻言,老太君身子轻晃一下。险些往一旁摔去,秦芷兮眼疾手快扶住老太君身子。心中担忧,转头喊道:"皎月。老太君身子不适,去找大夫来!"

    皎月不敢迟疑,连声应下,匆匆跑去寻大夫。

    老太君稳住了身形,抬手轻轻拍了秦芷兮手背,以示安抚。"阿芷,老身无事。许是在此处待的久了。有些乏了。"

    "孙儿扶您回去休息。"

    秦芷兮有意搀扶着老太君起身,怎料老太君轻轻摇头,缓缓露出一个笑容,问道:"一个盗贼却能对多宝塔如此熟悉。阿芷准备如何处置此人?"

    "柳桉此人偷盗成性,本性难改。孙儿留下此人也只是为了修缮多宝塔。待宝塔修缮完毕,自然是交予陛下处置。"

    秦芷兮如实回答,自打见到柳桉开始,老太君便成了这般忧心忡忡模样。如今更是有意问起,"难道老太君认识柳桉?"

    "江湖盗贼。老身怎会认识?"老太君如此说着,眉目间忧愁却是凝重了几分,又是修塔。

    修塔之后把柳桉交出,这与当年修建多宝塔又有何不同?

    这么多年了,那些藏起来的事情要瞒不住了吗?老太君狠狠压下心中升起的念头,紧紧抓住秦芷兮的手,认真说道:"阿芷,此次修缮多宝塔。牵连众多,你定然要谨慎些。"

    "陛下有旨。孙儿自当用心。"秦芷兮心中诧异,不明白老太君为何会突然如此不安。这其中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老太君一眼瞧出了秦芷兮的心思,一字一顿说道:"老身说的是谨慎修塔,只需修缮主室,其余之事,任何秦府之人绝不可插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