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这花甜的有点齁

    自白渊回归的那一瞬,他坐在那人参果树之下,只觉得一道宏光隐隐没入自己的血脉之中,好似一面镜子,竟然能够探究天下全部的真实。

    他当时也愣住了,伴着撼天动地的恢弘光辉,在他体内觉醒的,竟然是身为帝君时的全部记忆,流淌进体内的,竟然是自己曾经交给白渊的昆仑镜。

    扶辰拿捏书页的手指轻轻摩挲了几下,白渊此时回来,那便是说,他这一盘三十万年的大棋盘,上面的棋子终于全部凑齐了。

    最后一颗黑棋,便是墨川无误了。

    他这般想着,却见昭月披着一身白色的狐裘,从里屋慌里慌张的冲了出来,震惊不已的看着那一道撼天动地的光辉,而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靠在门口的柱子上,来来回回的掐指计算。

    见她焦躁不已,扶辰微微抬头,淡淡开了口:“他只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昭月微微抬头,对上扶辰的目光,那关切的神情灼的扶辰有些隐隐的不太开心。

    一个影子,难道在她的心里,竟然有这样的地位么?

    容不得他多想,半柱香的功夫之后,原本紧闭的院门咣当一声响,鸿钧老祖一手执着拐杖,另手抱着一方棋盘,喘着粗气,目光落在扶辰身上的一瞬间,停顿了一下。

    “来,同我下一盘棋!”他声音很大,说的不容任何人反驳。

    扶辰轻轻一笑,看着鸿钧老祖的目光软了几分。

    果然,同永生的他们而言,只有鸿钧老祖,这个曾经还是个孩子的,异常长寿的老神仙,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猜测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他手上的棋盘,扶辰合上书本,顾不得昭月一脸诧异的神色,抬手比了个请的模样:“里面下。”

    面前的这个男人,沉郁淡然的气质,伴着那绝世绝色的面容,立于月下,好似一幅画,映在昭月的眼帘上,有那么一瞬间,昭月心中咯噔抖了些许,好像在洪荒时间的长河里,这个人,这样的画卷,还有很多很多。

    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画卷中那个人的模样。

    鸿钧老祖看着扶辰岿然不动的神色,原本还七上八下极其忐忑的心情,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舒畅了很多。

    他这般的淡定自若,定然是早就知晓白渊的去向了。

    而后的一局棋,更是应证了鸿钧老祖的这个念头,看着他手中最后一个黑子落在棋盘上,老祖整个人都舒缓了下来。

    太古帝君就是太古帝君,下棋的模样,下棋的路子,万年来丝毫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处处留伏趣÷阁,层层做转折。

    “你们两个人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我掐了几个来回,也没觉出来白渊的气息啊?”

    鸿钧老祖干瘪的笑了一声,不可思议的侧着头看着一脸迷茫的昭月:“哎呀丫头,你是傻的么,那本就是一个人,如何觉出来不同的气息?”

    “噗。”扶辰微微抬手,挡了一下自己憋笑的模样,将目光别向窗外。

    昭月抿了抿双唇,有些吃瘪,可也找不出什么破绽,只能歪了歪嘴,白了一眼老祖。

    看着窗外的星辰万里,看着极光如幕,扶辰回过头,抬手将棋盘上的棋子一颗一颗的拾起来,对着颜色放进另一旁的盒子里。

    “墨川应该去找过扶桑了。”他淡淡的说,“趁他将扶桑的视线全都引到本君身上的功夫,当吊一吊扶桑的胃口。”

    这话落进鸿钧老祖的耳朵里,掷地有声,他抬手捋了一把自己的胡子:“以老身对扶桑的了解,墨川恐怕不那么容易取得他的信任。”

    “那不是正好。”扶辰修长的手指衔住一颗棋子,轻轻一投,扔在小罐子里,发出叮啷一声响,“让他以他的视角,去看看现今的天族最为丑陋的模样。”

    他顿了顿,面无表情,又衔起一颗投了进去:“去亲眼看看,他倾其所有来守卫的天族世界到底已经是什么模样了。”

    他深沉的话语,让这书房的气压陡然低了下来,连昭月都隐隐觉得寒凉,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她眼眸里落着这个男人的影子,高大的,美丽的,帅气的,睿智不可方物的影子,引得她的心头扑通扑通直跳。

    却见扶辰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泛起红晕的面庞:“月儿这般深情的盯着我,怕是一点都不心疼墨川了。”

    昭月一怔。

    “如此甚好。”扶辰抬手,向着她的方向探出身子,自下而上,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此刻,鸿钧老祖的嘴巴长得老大,他哪里见过这个阵仗!曾经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架子端的无比方正的男人,少言寡语从不贪恋任何人或者事的男人!竟然当着他的面,这般有情调的逗趣,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三观,堪比毁天灭地。

    而昭月,有些不满的白了扶辰一眼,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歪着嘴:“墨川上神如何,我为何要心疼?”

    扶辰看着她的面颊,微微笑着,没有再言语。

    这一幕,鸿钧老祖看在眼中,齁在心头,着实有些遭不住。没想到这恒长的岁月过去,帝君这铁树不仅开了花,还开了这么大一朵气味齁甜的花。

    第二日清晨,阳光刚刚洒进屋内,昭月一个翻身,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而后,便触碰到了身旁一个温热柔软的胸膛。

    她原本的睡意顷刻全无,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下来,瞪着眼睛,侧过头,看着若无其事的坐在她同一个被窝里,借着晨光看书的扶辰。

    这诡异的安静蔓延了大约三五秒,昭月猛然掀开被子,看着她身上完好的睡袍和扶辰身上金色的睡衣,终于是松了口气。

    “一大早,月儿还真是闹腾的紧。”不紧不慢,扶辰依旧看着手中的书卷,连眼角都没有动一下。

    昭月双手抱胸,不满的抬高了声线:“喂喂喂,到底是谁闹腾的紧啊?你怎么……”

    话音未落,他啪的一声合上书卷,那慵懒睡袍将他紧实的胸肌衬的若隐若现,扶辰勾起嘴角,一把将坐在那里的昭月扯到了自己的怀里,搂着她的腰身,带着戏谑的口吻说到:“既然月儿说本君闹腾,那本君就闹腾给月儿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