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无盐嫫母

    随后,虞濛便与荀起说了即刻要去辛家出诊一事。

    荀起面色冷冷淡淡:“这个时辰出城,晚上又要住别人家了?”

    “酉时才关城门呢,让石大石二把车赶快点儿,应该来得及。”虞濛露出清甜微笑,乌眸炯然望着他,似在撒娇,又似是安抚,还略带着几分恳求之意。

    荀起心头一软,静静地偏开了目光。

    虞濛见他默许,欣然一笑:“那我走了啊,早去早回。”

    随即转身,小快步往庭院外走,白芍白蔻紧跟在后。

    荀起丹唇轻抿,目光凝在虞濛的背影上,沉吟片刻,把展渡叫过来吩咐了几句。

    辛家住在云洛城外十里处的庆云坊。两进的院子,不算太宽敞,倒也窗明几净。

    辛嫄因脸上生疮,终日待在卧房,一应饭食都由后厨的苗大娘单独备了送过去。

    “夫人,请随我来。”辛姨母一面领着虞濛去辛嫄卧房,一面道,“嫄儿她爹在邻村张员外家坐馆,他弟弟在书塾还没回来呢,家里就老身和嫄儿,还有一个门房一个厨娘在。”

    到了房门前,辛姨母推开门让虞濛和白芍白蔻先进去,自己走在最后,向里间唤道:“嫄儿,娘帮你把荀夫人请来了。”

    辛嫄正坐着卧榻上,倚着木壁呆呆出神,连有人推门进来都没察觉,还是听见辛姨母唤她才回过神来,忙整了整衣衫,要起身下地见礼。

    虞濛微笑着抬手止道:“不必多礼。听令堂说你有时心下作痛,不知这会儿还痛吗?”

    辛嫄见虞濛几人来到自己面前,不自觉便将头一低,似乎羞于让人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声音细弱得只有她自己能听见:“这会儿不疼了,只是脸上很疼,一碰便疼。”

    辛姨母见其这般,急道:“哎哟嫄儿,你大点声,抬起头来。荀夫人是郎中,不让她看清楚你的脸,叫她如何给你治啊?”

    辛嫄面颊一红,紧抿着唇慢慢抬起头来,两眼却仍旧看着地面。

    虞濛靠近前去,仔细看过,给她把了脉,照例询问了一番,而后对辛姨母说道:“您想的不错,令嫒的病因确实出在身体里。”

    “哦,”辛姨母寻思了一下,“倒也有个郎中说过是什么……体内阴虚火旺所致,但开了药吃了好些天竟一毫也不见效,却是何故?”

    “之前开的方子可还有么?”

    “有,我这便去拿给您过目。”

    很快,辛姨母将前一位郎中开的药方取来递与虞濛。

    虞濛览毕,道:“这药方上多是清热去火的药,但方才令嫒说还有腹中急痛,饮食不下之症,因此并非常见的阴虚火旺,而是气血失调,瘀滞不通,需要理气活血方能好。”

    辛姨母虽听得不甚明白,也连连应声:“好,那照夫人这般说,想是能很快医好了?”

    虞濛眼里含着笑意,朝辛嫄看了一看:“我一会儿开两副药方,一副外敷,一副内服,内外并用,半个月左右,令嫒脸上的疮便能结痂了。再连续喝上两个月,心腹疼痛也能好了。”

    辛姨母顿时放下心来:“那好,等夫人开好方子,我马上去抓药。”

    辛嫄此刻方敢抬眼和虞濛对望,抿唇笑着,双手轻轻碰了碰连她自己都不忍直视的脸。

    不多时,虞濛将药方写好交与辛姨母,细细叮嘱了一遍。之后便起身告辞,随辛姨母一道出门。

    几人刚行至垂花门边,忽见门房匆匆跑来,手指着门外对辛姨母道:“夫人,杨家来人了,马上到门口了!”

    “你看你,杨家来人了请进来便是,何至于大呼小叫的乱成这样?”辛姨母轻声责备了一句,略带歉意地看向虞濛,“夫人,我亲家来了,还得招待他们,怕不能送您了。您几位慢走啊。”

    虞濛正欲开口,门房插话道:“不是啊,夫人,他们来了好些个不认识的人,不像是来做客的。”

    辛姨母一听,神色微愣,琢磨了一下,大步穿过垂花门欲去看个究竟,恰好闻得门外“嘭嘭”响起了敲门声,有人粗声高呼:“开门!开门!”

    屋里的人都惊了一惊,面面相觑。

    门房凑上前去,对着辛姨母挤眉弄眼,低声问:“夫人,还开门吗?”

    “快开门!知道你家有人,马车还停在外头呢!快开门!”一声声高喊恍如强盗一般。

    辛姨母约莫猜到了杨家人的来意,心里有点慌乱不安,但她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长呼了一口气,打开了大门。

    见着堵在门口的七八个人,只有杨家父子是她认识的,不由满面惊讶:“亲家,贤婿,你们这是……”

    杨父一嘴灰白胡须抖了抖:“谁是你亲家?不过是下了定礼,还没过门呢,我们可高攀不起!”

    说着一招手,身边一个家仆递了个红漆木匣过来。

    杨父指着木匣道:“你家当日的定礼,还给你们。这门亲事不作数了!”

    辛姨母心里骤然乱作一团:“亲家……这是怎么说的?怎的好端端的亲事如何便不作数了?可是我们有什么不对之处?”

    “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少在这装糊涂!”杨父瞪圆了眼,“若不是小儿无意间听人说起,我等险些被你们耍弄了!”

    垂花门后,虞濛和白芍白蔻三人字字句句听得分明,连厨娘也闻声过来了。

    虞濛不由往辛嫄的卧房看了一眼,暗忖:院子不大,想必她也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吧。

    原本欲要离开辛家赶回城内的,见此时这般,虞濛不禁有些迟疑了。

    门外,辛姨母壮着胆子道:“您老莫急,有什么事咱们心平气和好好说明白何如?”

    那杨敖方巾阔服,一副儒生打扮,立在一旁瞧了半晌,这才迈步上前来,紧攒着两道长眉,面露鄙夷:“世伯母休要装傻充楞,令嫒分明长了一脸麻风,貌如无盐嫫母,却让汝等说成清秀佳人,欲许给晚生为妻,晚生虽未登科甲,也绝非汝等可轻易愚弄之辈!

    “这桩亲事我杨家绝然不会接受,之前的定礼你我两家也需各自退还。”

    辛姨母再也无法镇定,急声厉色道:“谁这么信口胡说?我们嫄儿几时得了麻风了?怎么便丑得像无盐嫫母了?是谁说的?你告诉我,我定要找他闹个明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