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你以后自己来

    雪莹儿看呆了师尊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难道他修炼之前去月子中心培训过?

    ……

    雪莹儿无形之中对云寒又增加了几分崇拜。

    万能的师尊还真是什么都会啊!

    ……

    云寒却没有雪莹儿这么大惊小怪,他只是拎着刚刚换下来的裤子把它递给雪莹儿淡淡道。

    “雪莹儿,你负责把换下来的裤子洗出来。“

    雪莹儿听完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尊你说什么?让我给这个小祖宗洗裤子?

    而且还是已经拉了的裤子,我养他不代表着我要给他洗裤子啊!

    师尊你到底怎么想的?真要把你唯一的徒弟逼到绝路才肯罢休的嘛!

    雪莹儿有点想死。

    她是万万没想到师尊会这么对她。

    此时此刻雪莹儿对云寒刚刚生出的崇拜之情已经完完全全消散了。

    现在她觉得师尊比魔鬼还要魔鬼。

    魔鬼至少只是吓人而师尊不一样他是折磨人。

    所以师尊比魔鬼还要魔鬼!

    ……

    雪莹儿都有点厌恶躺在榻上破涕为笑的小祖宗了。

    你的裤子,你拉的屎为什么让本姑娘给你洗啊!

    但是她觉得自己还能像之前似的抢救那么一小下。

    虽然每次都没有抢救成功但还是有必要再救一下的,这次可是帮小祖宗洗裤子啊!

    自己什么时候给师尊以外的人洗过衣服?

    再说了就算是师尊洗的也不是裤子,只是道袍罢了。

    师尊的裤子自己都没洗过凭什么给你个小祖宗洗裤子,就凭你年纪小吗?

    年纪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想了又想雪莹儿觉得很憋屈,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抢救一下。

    虽然前几次抢救没什么效果,但是还是得试试,万一成了呢,成了那可就是一本万利。

    既然前几次撒娇没有什么用那就不撒娇了,撒娇太肉麻而且还没有什么用实在不是什么上上之选。

    什么东西对师尊的胃口呢?

    有了,自己可以把自己搞得楚楚可怜,一定可以唤起师尊的同情心。

    就这么定了!

    楚楚可怜需要道具,什么道具呢,当然是真诚的眼泪了,只有流着眼泪的少女才最符合这个词。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才能让自己流眼泪了?

    雪莹儿大脑飞速运转着,最终决定真实一点,她一开始想过使用催泪的法术。

    但是又想了想,那样的话万一被师尊发现了,可就不止是洗裤子这么简单了。

    雪莹儿觉得自己不应该用拙劣的演技挑战师尊,万一失败了自己就完了。

    为了保险,自己要的不仅仅是眼泪,还要有楚楚可怜的感觉,不然就真的太假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显得既楚楚可怜又不是很假呢?

    雪莹儿冥思苦想,最后都没有想出结果。

    最后下定决心给自己点狠的。

    ……

    毕竟要楚楚可怜嘛,那就可怜到底好了,不就是眼泪嘛,大不了真的把自己弄哭!

    再说了哭一下和洗裤子比起来洗裤子要简直太值了。

    秉承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和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的理念,雪莹儿决定对自己下狠手。

    ……

    她用一种特殊的法术在自己的脸上施了法,这种法术会让自己的脸感觉到毁容一般的痛苦感。

    但是不会真的毁容,只会难受一阵子罢了。

    说起来这个方法还不是云寒教的,而是雪莹儿自己在一些旁门左道的书上学到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用这个方法的原因,因为云寒根本就察觉不到。

    顿时雪莹儿的脸上就感觉到一阵阵刺骨的灼烧感,登时眼泪就流下来了,由于云寒一直在看婴儿所以没有注意到她。

    但此时此刻云寒也有点受不了了,他总不能一直拿着个布满排泄物的裤子吧。

    自己堂堂师尊让自己一直拿尿裤像话吗?

    云寒转头看了看雪莹儿眼睛里满含怒气,他有点不明白自己现在这个师尊身份难道已经指挥不动雪莹儿了吗?

    但当他看到雪莹儿正在偷偷抹眼泪,而且还在抽泣,云寒顿时有点心软了。

    原本想要数落的话一时间被云寒又全部咽了下去,语气也温柔来不少安慰似的询问道。

    “莹儿,为何突然流泪?”

    听云寒的语气软了许多雪莹儿顿时有种成功喜悦感涌上心头。

    不过她知道一旦自己表现的过于兴奋的话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她努力压下自己心头的喜悦,继续表现的楚楚可怜,抽泣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师尊捡的婴儿挺幸福的,有师尊的呵护,我有点想我父母了。”

    听完云寒若有所思,难道自己以前对雪莹儿太狠了?

    现在又对这个新来的太好了,让她有心里落差了?

    不对啊,不至于吧,雪莹儿连婴儿的醋都吃?这也有点太小气了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单是嘴上云寒还是没有停止安慰,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手心手背都是肉嘛。

    这婴儿虽然是师弟的种,但是也不能偏心啊。

    一旦偏心就显得自己太薄情寡义了。

    再说了雪莹儿虽然只是自己的徒弟但好歹跟自己生活了十多年,而这个小家伙才来多久?

    想清楚之后云寒的语气又温柔了不少,非常认真的安慰道。

    “莹儿,不要觉得师尊太狠了,你和我刚刚捡来的那婴儿我会做到一视同仁的,再说了师尊怎么就没给你呵护了?师尊给他换尿裤的经验就是从你的身上吸取来的啊,再退一步说,他才来云灵山多久?你都和师尊生活这么多年了?师尊就算是偏心肯定也是偏你。”

    雪莹儿听到云寒这么说都有点感动了。

    毕竟这是第一次师尊一口气和自己说这么些话。

    还有就是这也是师尊最温柔的一次,没有之一。

    但是这些虽然感动了雪莹儿,但是对她来说感动和洗尿裤是两码事。

    而且还是性质不同的两件事。

    想到这雪莹儿立马把那些感动的情绪抛之脑后,继续完成她的自我抢救,楚楚可怜道。

    “可是我小时候为什么没有人给我洗尿裤?既然你说你不偏心为什么让我给那个折磨人的小祖宗洗尿裤?”

    云寒听到这立马就明白了,他顿时有一种自己被套路的感觉。

    好啊雪莹儿,在这等着我呢?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居然还敢浪费我感情?!

    ……

    想到这云寒随即怒气冲冲道,“雪莹儿我告诉你,我就偏心了,从今往后他的尿裤都是你来,而且他以后要是拉了,或者尿了,换裤子的事你以后自己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