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再临危境:畸形的爱

小说:人间何处不怀音 作者:星美451
    “昭南公主,我可找到你了。”一道轻的有些听不清楚的声音响起,凤怀音二人看过去,原来是今日刚被封为郡主的黄语冰。

    黄语冰走过来,在二人身边坐下。

    凤怀音问:“你是来表示谢意的?”

    黄语冰摇摇头:“我来寻找一个答案。”

    赵花晴见她们似有话要说,正要起身离开,凤怀音叫住了她:“不用走。”她又转脸问黄语冰:“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帮我们?你真的不怕陛下以为你们有什么别的心思吗?”

    赵花晴有些愣住,难道这一切都是凤怀音的手笔?那她也……太厉害了吧。

    凤怀音笑了笑,拿出自己的一缕头发把玩着:“我父王是全力把陛下扶上王座的人,陛下怀疑谁都不会怀疑雍亲王府能有什么别的心思。陛下的皇位已经坐稳了,你们母子三人又翻不出什么浪花,更何况你不要忘了——你姓黄,而不姓谭。你是凤家和黄家的血脉,以后也只为这两家做事。”

    “那为什么?是希望获得我的感激?”

    凤怀音摇摇头:“阿冰,不是每个人做任何事都一定需要一个功利化的理由,或许那样听起来很酷,好像显得我运筹帷幄、成熟理性,但是这一次,我确实没有任何额外的好处,只是因为那天和你对视时,你的眼神打动了我,让我觉得,你是能跟我成为君子之交。”

    黄语冰苦笑起来:“君子?我可能不太配得上这两个字。”

    “君子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态度。不管有着什么样的过去,你都可以把握此时此刻,成为你想成为的君子。”

    “怀音,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喜欢讲大道理?”黄语冰笑着看着她。

    赵花晴立即插嘴:“有有有!我也这么觉得。”

    凤怀音作势要拧她,赵花晴赶紧站起来躲开,凤怀音也站起身去追她,两人笑闹着,黄语冰也看着二人笑了起来,顿时整个水榭都是欢笑声。

    “昭南公主殿下。”一个宫女的声音响了起来,“皇后娘娘让我叫您过去。”

    凤怀音皱起眉头,难道刚才的争锋已经被她知道了?她起身告别赵花晴和黄语冰,跟着宫女往内宫走去。

    可宫女并未带她到姿宁宫,而是到了一处她未见过的宫殿,那宫殿建在河边,看起来颇为冷清。宫女解释道:“这是皇后娘娘平日无事绘画的地方。”

    宫女推开门,请凤怀音进去,只见里面有一个女子正面对着河面画画,看起来身姿纤瘦优美,应该就是皇后了。

    突然有两个影卫从侧面冒出,抓向了两人,凤怀音本能一躲,素微则拿出匕首与二人打斗了起来。凤怀音发现坐在那里画画的人竟然不为所动——皇后难道要置她于死地?可不就是不想给她儿子当侧妃吗?至于吗?

    凤怀音拼命闪躲着,努力想找一个趁手的武器,可那两个影卫功夫颇高,竟然将素微抓住,让她动弹不得。凤怀音见二人并没有对她怎么样,便大喊:“我投降,别杀她。”

    一个影卫走过来,在她手脚上绑上一种她没见过的、像泡泡糖一样的白色绳子,让她完全无法动弹。见她完全被制服,那画画的女子转过身来道:“那个碍事的丫鬟,杀了。”

    凤怀音满脸不敢置信:“昭宁公主!”

    “噗呲”一声,凤怀音转头一看,素微的匕首被插进了她自己的脖子里,素微瞪大了眼睛,什么都没说出来就断了气。

    “素微!”凤怀音瞪大了眼睛,这可是陪了她五年的暗卫!

    昭宁公主挥挥手,那两个暗卫便把素微的尸体丢进了河里,擦干净地上的血,稍微处理了打斗痕迹就离开了。

    到底是真正的公主,在皇宫也有贴身的暗卫保护!凤怀音开始有些生气为什么那时候雍亲王不自己当皇帝。

    昭宁走到她面前,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凤怀音赶紧憋气,昭宁笑道:“没用的,憋了气也会进去,虽然你百毒不侵,但是这个药可不是普通的药,只要一点点就能放倒一头牛,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弄到的。”

    果然,凤怀音开始觉得浑身乏力,完全扯不动绑住她的绳子了。

    窗外明亮的日光射在那个对着河面的走廊上,上面画着的男子白衣黑发,耳边鬓角上各有一个银圈,眸光深沉似海,嘴角挂着淡淡笑意——正是凤怀安。

    阳光把那幅画点亮了,配上周围的花草绿植、如画风景,给人一种无限的温馨、美好之感。凤怀音想,如果不是素微刚刚死去,她可能会觉得这一幕让她回想起那些夏日午后的奶茶甜点。

    昭宁公主回去继续描绘凤怀安的衣摆:“我四岁的时候,有一次进宫找我的好朋友玩,她带我去见凌贵妃,说凌贵妃有一个从景盛带过来的盒子,特别美。我跟她一起过去,偷偷打开那盒子,你猜里面是什么?”

    凤怀音没理她,她继续说:“是孔雀散。可是我的好朋友告诉我,这个只要吸一点点就可以像你娘一样漂亮,于是我一口气吸了好多。等我醒来的时候,凌贵妃就一直扇我巴掌,问我把那盒子放到哪里去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可怕的女人,她头发散乱,满身都是自己抓出来的指痕,两眼红的像鬼一样,说几句话就拿头去撞墙,然后再大声问我‘盒子在哪里’。”

    孔雀散是古代的毒品,凤怀音有些惊讶,没想到一国公主竟然也会吸毒。

    “那时候我觉得我死定了,我肯定会被这个可怕的女人杀掉,然后一截截剁碎喂她养的那些能吃人的鱼。这时候,怀安哥哥来了,他求凌贵妃放过我,凌贵妃笑着拿钳子一个个地拔他的指甲,直到他的叫声终于被路过的侍卫听见,然后怀述哥哥过来救走了我们。”

    昭宁用手抚摸着那幅画,笑眯眯地说:“比那更可怕的,是我后来也特别想要那个小盒子里的东西,我也开始像凌贵妃一样头发散乱、不停地用手抓自己。凤怀音,你从小受毒发之苦,不知道和我那种苦哪一种更让人精神崩溃。我的感觉就像浑身的皮一层层剥落,血和肉全部融化在了一起。每一次我痛不欲生的时候,都是怀安哥哥陪在我身边,我要伤害自己的时候,他会求我把伤害转移到他身上。”

    昭宁走到凤怀音面前,挑起她的下巴:“你根本不懂怀安哥哥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的整个17年的人生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我们有每一个春夏秋冬的美好回忆,有无数个朝朝暮暮彼此相伴。跟与我的回忆相比,他和你的回忆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

    “他是你亲哥哥!”凤怀音目光含泪,说不清自己心里现在到底有多少种难过。

    “亲哥哥又怎么样!说远点的,新和王族就是兄妹通婚,说近点的,凌贵妃的那对双胞胎——凤重华和凤青华可是自小就开始苟合,据说凤重华嫁往大应的前一晚上,还和淮南王在御花园颠鸾倒凤呢!”

    凤怀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突然想,凤怀安和昭宁会不会也……

    昭宁大叫起来:“什么兄妹不得通婚,规定这个的人肯定是个傻子!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妹才最了解彼此、珍爱彼此,才真正应该结为夫妻!”

    “就算你杀了我,还有萧清唯,还有大应的公主们。”凤怀音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凤怀音,你真以为他把你当回事了?你不过是他一个完成统一天下目标的棋子罢了。他现在骗走你的真心,那群大应皇子就没有真心可骗了,你也就能对他忠心耿耿了。真是好笑,这天下除了我,哥哥谁也不会多看一眼。”

    凤怀音心脏骤缩,尽管她告诉自己昭宁说的肯定不是真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起凤怀安说的那句话“我的世界只有两种人——与我的目标有关的人和与我的目标无关的人。”

    她咬了咬下唇,问:“那你干嘛要毁掉你哥哥的棋子?你不怕他生气吗?”

    “没了你这个棋子,还有很多别的棋子。对于我来说,哥哥接触的每一个女人都是我的游戏,而现在我想结束你这个游戏,因为你实在是太恶心了。容貌都被毁了的人也配站在我哥哥身边?还大言不惭地说你对他没有心思,没有心思你哭什么?”

    她看了看窗外的河水:“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已经让你死得够明白了,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可别再投身帝王家。”

    “给我讲讲你设的局如何不被人发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