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番外:重逢(大结局)

小说:白露为霜 作者:素衣
    “醒醒!小姐你醒醒……”

    耳畔,传来了一连串关切的声音。

    年白露蹙了蹙眉,好半天才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庞。

    年白露猛地坐了起来。

    她想开口说话,却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关切地递给了年白露。

    白露微微一愣,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眼前的这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虽然身上已经湿透了,可却没有一丝狼狈的感觉。

    他的眉眼像极了余璆鸣,可是,他好像又不是他。

    白露就这么直愣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直到她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个现代人。

    她,又穿越回来了?

    “小姐,小姐?”那人用手在白露的眼前晃了两下,有些迟疑地问道,“你还好么?”

    白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费力地转过头去,入眼的,是一片碧蓝色的大海。

    是了,她就是在这片海里穿越的。

    那么,如果她再跳入海里的话,是不是就能回到大齐了呢?

    她想回去,想那边的爹娘和兄弟姐妹,想她的余璆鸣,也想她那个才刚刚出生的女儿。

    白露这样想着,便本能地想要站起来,可她双手一撑,竟又重新跌回了沙滩上。

    她这才想起,自己的双腿早已被车祸夺去。

    见状,身边的男人赶忙扶住了年白露,“小姐,你想去哪?”

    话一出口,男人便后悔了。

    人家想去哪儿关他什么事呢?

    说起来,他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也不知是怎么了,他就是放心不下这个小姐。

    他总觉得自己与这位小姐似曾相识,可他却又怎么都记不起他们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那个……”白露回过神来,轻声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当然。”男人想都不想地回答道。

    “麻烦你把我扶到海边好么?”

    “可以啊。”男人说着就将白露扶了起来,可他还没走两步,便又停了下来,“小姐,你去海边不会是想寻死吧?”

    “我……”白露愣了一下,赶忙摇了摇头,笑着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想看看海而已。”

    她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骗人,可她却也不能直接告诉别人自己是真的想要寻死吧?

    只可惜,白露骗的过别人,却骗不过眼前这个男人。

    闻言,男人立刻调转了方向,扶着白露往停车场去了。

    “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儿?”白露想要挣扎,但却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男人也不说话。

    他见白露挣扎得厉害,索性将她打横抱起,直接丢在了自己的车里,顺势锁上了车门。

    在确保白露跑不了了之后,男人才一脸严肃地说道,“小姐,你年纪轻轻地干点儿什么不好,怎么就想不开非要寻死呢?”

    “我……”

    “你什么你!”男人没好气地打断了年白露的话,“小姐,你好好想想,你父母辛辛苦苦将你养这么大,你怎么能说死就死了呢?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以后,你的父母会有多难过?”

    “我……”白露张了张嘴,却觉得鼻子一酸,竟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想爸妈了,也想爹娘了,很想,很想!

    “你……”男人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他见白露哭了,一时间竟也手忙脚乱了起来,“你别哭啊!要不,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听了这话,白露哭得更厉害了。

    许久,白露才低声道,“我没有家。”

    “没有家?怎么会没有家呢?你的父母呢?”男人下意识问道。

    “去世了。”

    睫毛簌簌,又一滴眼泪缓缓滑落。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这么问的。”男人赶忙又递上了一张纸。

    好半天,白露才止住了哭泣。

    抬头,看着眼前这张酷似余璆鸣的脸,白露竟有些恍惚了。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男子蹙了蹙眉,伸手在白露的眼前晃了两下。

    “啊?”白露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收回了目光。

    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起来。

    “对了,我叫余璆鸣,你呢?”男人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问道。

    “余璆鸣?”年白露呆住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怎么了?”余璆鸣奇怪地问道,“小姐,你认识我么?”

    难道他真的认识这位小姐?可是,他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白露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这一刻,她忽然想起余璆鸣在自己弥留之际对自己说过的话。

    他说,露儿,下一世,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守护你!

    所以,她的余璆鸣果然是找到自己了么?

    余璆鸣见她神色不对,只能发动汽车,将年白露带去了附近的酒店。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白露竟然没有身份证,也记不住自己的身份证号码。

    “小姐,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么?”余璆鸣有些担忧地问道。

    年白露摇了摇头,“我只记得自己叫年白露,其他的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余公子……哦,不,我是说余先生,我能不能先去你家暂住几天啊?我保证,只要我想起来了,就立刻离开!”

    白露其实什么都记得,可她就是想留在余璆鸣的身边,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一世,自己在白沙河里被余璆鸣救起,这一世,她又被他从海里救了出来,她不相信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巧合。

    “这……”余璆鸣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其实有很严重的洁癖,自他成年以后,还从未邀请过别人到自己的家里来过。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白露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他竟那么想答应她。

    他想,白露一个女孩子,失了双腿,身上又没有钱,如今连记忆都失去了,若是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他的确也放心不下。

    就这样,白露跟着余璆鸣回到了他的家。

    余璆鸣的家不算太大,以黑白色调为主,简约至极。

    在和余璆鸣的谈话中,白露了解到现代的余璆鸣也是开饭店的,而且还是全国连锁。

    更令白露感到震惊的是,余璆鸣竟然也有一个妹妹,名叫余紫琼。

    只是他的妹妹早已嫁人,平日里并没有什么来往。

    白露和余璆鸣相处的日子越久,便越觉得他就是前世的那个余璆鸣。

    余璆鸣给她找了最好的医生,为她量身定制了一套复健计划。

    白露虽然恢复得很慢,却也勉强地能戴着义肢,拄着拐杖缓慢前行了。

    她去补办了新的身份证,还从银行里取出了她父母还在世时留给她的一笔钱。

    这笔钱,就连杨邱明也不知晓。

    看着报纸上有关于“年氏集团”更名为“杨氏集团”的新闻,白露暗暗发誓,一定要将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从杨邱明的手上夺回来。

    ……

    和余璆鸣呆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很快,也很轻松。

    余璆鸣其实并没有那么爱说话。

    大多时候,他都在忙自己的工作。

    偶有闲暇,他也会坐在白露的身旁,看着白露操控着手中的股票。

    他没有问白露账户里的钱是哪里来的,他感觉的到,白露应该是找回了自己的记忆。

    可是白露不说,他便不问。

    和白露呆在一起,让他那孤独的心忽然有了栖息的地方。

    那感觉让他觉得他们仿佛就应该在一起。

    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敢说。

    他看得出来,白露其实有很重的心事。

    他,不愿勉强她。

    而白露虽然也对余璆鸣有些心动,可她却分不清这种心动究竟是因为余璆鸣本身,还是因为她将前世的情感转嫁到了余璆鸣的身上。

    她不想把余璆鸣当成替身。

    她知道,那对余璆鸣不公平。

    更何况,等她报完仇后,她还是要想办法回去的。

    ……

    三年后,杨家。

    杨邱明拉着一珠光宝气的女子,苦苦哀求道,“蓓蓓,蓓蓓你别走……”

    因着他决策上的失误,杨氏集团的资金链已然断了,如果黄蓓蓓在这个时候离开他的话,那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放手!”黄蓓蓓冷冷地看了杨邱明一眼,神情中满是不屑,“这些年我爸已经给你投了多少钱了,可他得到过一丁点儿的回报么?早知道你这么没用,当初我是绝对不会跟着你的。杨邱明,你如果还要脸的话,就不要再缠着我了。”

    “蓓蓓……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求你,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夫妻一场?”黄蓓蓓甩开了杨邱明的手,冷笑道,“杨邱明,我可不像年白露那个傻女人一样好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没准儿你也把我给弄死了呢!行了,别废话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说完,黄蓓蓓便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了。

    看着黄蓓蓓离去的背影,杨邱明懊恼不已。

    当年,他如果不是鬼迷心窍,非要和黄蓓蓓在一起的话,没准儿现在他和白露连孩子都有了呢。

    “哎……”杨邱明叹了口气。

    他换了身衣服,想出去再找余氏集团的经理谈谈收购的价钱。可他一抬头,竟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啪!”杨邱明的手机落在了地上。

    他张了张嘴,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你……”

    “我怎么?”白露唇角微弯,“杨邱明,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了么?”

    “我……”杨邱明愣了愣。

    他试探地伸出了手,哆哆嗦嗦地碰了碰白露的衣服。

    “你……你真的是白露?”

    “不然呢?”白露嫌恶地向后退了两步,“杨邱明,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死么?”

    “不、不是,当然不是了。”杨邱明慌乱地摇了摇头。

    其实他心里有一千一万个疑问,可是看着白露那冷厉的双眼,他还是将一肚子的问题都咽了下去。

    好半天,他才假惺惺地笑了笑,“白露,你没死我真的是太开心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是么?”白露冷笑一声。

    看着这个曾经让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白露只觉得无比恶心。

    “当然是了!”杨邱明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上前两步,想要将白露揽在怀里,可白露却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

    杨邱明讪讪地笑了笑。

    他搓了搓手,用自以为温柔的声音轻声道,“白露,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可是,当年我那样做也是情非得已啊!毕竟,年氏集团是你爸妈辛苦创立的,我实在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它破产啊。不过。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后悔。若是当年我不这么草率,而是和你一起商量一下,没准儿就会有别的办法了。对了,白露,你爸妈当初就没给你留一笔钱么?”

    说完,杨邱明就目光灼灼地看向了白露的眼睛。

    他虽然不确定白露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财产,可这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留了。”白露倒也没有隐瞒,而是实话实说道,“不过只有一百万。”

    “一百万?”杨邱明拧了拧眉,眼中划过了一抹失望。

    不过他很快又抬起头来,一脸真诚地说道,“白露,眼下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你能不能把这一百万拿出来,助我度过这次难关?我向你保证,只要度过了这次难关,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白露没有说话。

    她盯着杨邱明看了许久,忽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杨邱明有些心虚。

    “杨邱明,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么?”白露反问道。

    “这……”杨邱明一时语塞,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脸内疚地说道,“白露,你不相信我没关系,毕竟是我先伤害了你。可是,这公司是你爸妈留下来的啊,我相信你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它破产吧?”

    “那是自然。”白露点头道。

    “那……”余璆鸣的眼睛亮了亮,“那一百万……”

    “杨邱明,我想你搞错了。”年白露冷声道,“我爸妈的公司是年氏,而不是杨氏!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了,毕竟现在公司已经是我的了,我想替它改个名字应该也没有人会反对的。”

    “什么?”杨邱明愣了愣。

    白露弯了弯唇角,从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杨邱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手里应该只有公司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而我已经拥有了百分之四十七。所以现在,这公司已经是我的了。”

    “这怎么可能!”杨邱明慌乱地夺过了年白露手上的东西。

    看着那一份又一份的股权转让书,杨邱明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得跳了起来。

    他完了,彻底完了。

    “年白露,你这个贱人!”杨邱明双眼猩红,猛地向白露扑了过去。

    白露却是向一侧闪了闪,在她身后,出现了两名警察。

    “杨先生,你涉嫌谋杀,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沉声道。

    “谋杀?我没有,我没有啊!白露,白露你快跟他们解释解释啊!”杨邱明一边挣扎,一边冲着白露嚷道。

    白露笑了笑。

    她倚在墙边,就这么冷冷地看着杨邱明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

    也不知过了多久,年白露的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挫败的声音,“这就是你一直不愿意接受我的理由么?”

    “璆鸣?”白露愣了愣。

    她想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许久,白露才轻声道,“他是我前夫。当年,并不是我想寻死,而是他把我推进海里的。”

    “前夫?把你推进海里?”余璆鸣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年白露竟会有这么一段往事。

    “是啊……”白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以前的眼光很差吧?”

    “嗯!”余璆鸣郑重地应了一声,又转而问道,“那现在呢?”

    “什么?”白露没明白余璆鸣的意思。

    余璆鸣没有立刻回答。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锦盒,俯身,单膝跪地。

    盒子里,是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露儿,嫁给我吧!”余璆鸣沉声道。

    白露没有回答。

    这些日子,余璆鸣对她的好,她都记在了心里。

    她其实很想答应余璆鸣的求婚,可是不行。

    在大齐,她的爹娘、夫君还有孩子都在等着自己。

    “璆鸣,对不起。”年白露的声音几不可闻。

    “我明白了。”余璆鸣起身,默默地走了出去。

    看着余璆鸣落寞的背影,白露泪如雨下。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强撑着拦了一辆计程车。

    “师傅,去金沙滩。”

    ……

    两个小时后,金沙滩上。

    看着那蔚蓝的大海,白露喃喃道,“璆鸣,我回来了。”

    她闭上了眼睛,由着自己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恍惚中,她似乎看见了余璆鸣的脸庞。

    她伸手想要去抓住余璆鸣,可他却离自己越来越远。

    耳畔,是余璆鸣悠远的声音,“露儿,你我前世缘尽,唯今生再续!”

    “璆鸣!”年白露惊叫一声。

    眼前,是衣服湿透了余璆鸣。

    海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和年白露三年前见到他时一模一样。

    “露儿,值得么?”余璆鸣一脸心痛。

    他不明白年白露为何要为了杨邱明那个渣男这般作贱自己。

    年白露怔了怔。

    看着余璆鸣那幅关切的神情,再想到方才耳畔响起的话,白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余璆鸣的怀里哭了起来。

    “傻丫头。”余璆鸣拍了拍白露的后背,眼中满是柔情。

    他感觉的到,这次,白露是不会再离开自己了。

    余璆鸣和年白露没有办婚礼。

    他们领了结婚证,在市里最好的餐厅吃了一顿,便相拥着回去了。

    三个月后,白露忽然有了嗜睡和呕吐的症状。

    她去医院里检查,却在护士台见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年白露?”护士小姐念了一遍白露的名字,忽然饶有兴致地抬起了头,“真是巧了。你叫年白露,我叫年谷雨,听起来倒像是亲姐妹呢!”

    “是啊……巧……真巧……”白露痴痴地点了点头。

    ……

    半年后,白露平安诞下一子,取名,余生。

    (全文完)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