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绝处逢生

小说:宁思年顾平生 作者:凉夏初暖
    石兰预感到了危险,然而太迟了,门已经被用力踹开,她手里握着手里,正准备报警。

    她已经按下号码,动作却终究慢人一步,顾平生的手下冲上来,一掌劈向石兰的后脑勺与脖颈交界处,石兰眼前一黑,身子软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石兰再次醒来时,自己处于一个封闭的黑暗空间中,她悠悠地睁开眼,被这幽邃浓重的暗夜吓住,她想发出呼喊声,然后唇部被贴了脚步,她低声呜咽着,这个空旷封闭的空间复制了石兰的声音,回声层层堆叠过来,仿佛无数鬼魅伸出手来抓石兰,她吓得不敢再发出声音,用力闭上眼睛。

    自我情绪调整了许久,石兰才又慢慢睁开眼,空间仍然漆黑着,她却没那么怕了,她试图活动着胳膊下肢,然而被紧紧绑在了一把座椅上,每挣扎一下,粗糙的尼龙绳便更深一步嵌入肌,肤,石兰过了好几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哪里受过这种苦。

    她的眼睛生了层雾气,鼻子发酸,显然还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扭了扭脖子,脖颈估计乌了一大块,石兰从未发现坐着是一件如此劳累的事情,她想干脆直接向后仰,最起码能够小小的躺一会儿。

    胡思乱想中,紧闭的铁闸被打开,石兰眯着眼想要看清来人。

    喧闹声随着铁闸门被拉开一起涌入,那个无数次出现在屏幕中,出现在梦中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顾平生走上前,他的指尖明明灭灭的烟在幽暗中格外清晰,石兰浑身紧绷,瞪大眼珠看着顾平生。

    顾平生强忍杀了面前女人的冲动,撕扯下石兰唇部的脚步,石兰唇部火辣辣的疼痛,她感觉自己的嘴唇似乎都被扯掉了。

    顾平生强忍体内奔腾的血液,他开口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平生的嗓音低沉沙哑,缱绻的像是凑在耳边说情话,石兰沉浸其中,没有应答,顾平生猛的上膛,咔哒的声响在集装箱内格外响亮,雷击一样,石兰吓得一哆嗦,冷冰的枪管抵上她的额头。

    石兰微微仰头,顾平生也居高临下地凝望她。

    “你杀了我吧。”石兰的声音带着嘲弄,她低估了面前的男人,她忘了这种权贵能走到今天脚底下万骨枯,她还不是面前老练果断的男人对手。

    “没那么容易,”顾平生冷笑一声,“我会给你准备搜船,一搜够你在海上吃喝一个月无需自己导航的船,你的船发不出任何新号,任何船也感受不到你的信号,如果你敢跳海,我会将你家里人抓起来,相信你不会那么做的。”

    石兰静静听着,嘴角带着嘲弄。

    “等到了公海,你的船没有了燃油,而你的淡水也越来越少,我就会放了你。”

    顾平生说到最后,声音居然平淡了不少,没有最开始的愤怒与癫狂,他微微颔首,“请享受自由吧。”

    石兰的眼神由愣怔化为仓皇,她无法想象独自一人飘零在海面,用不了一个月她的船燃油就会耗尽,指不定遇到海浪,她便葬身鱼腹,她痴痴地摇摇头,“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样是犯法的。”

    顾平生哂笑一声,嘲弄石兰的天真,没有心情继续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时间,转身迈着长腿离去,手下给石兰松绑后,扣着她的肩也往外走。

    石兰被扣押着,注意到了顾平生上了一辆车,下秒引擎发动,车驶了出去,她凝望着他,眼神带着不甘与固执,手下不耐烦地用力推了一把石兰,石兰脚步踉踉跄跄,在瞥到离她不到十米远的轿车,一位顾平生的手下正拉开车门准备坐上去时,她猛的脚步加快,她灵活的像一只猫,身为一位营养师长年颠勺举着锅,石兰也养成了锻炼的习惯,手下反应过来时,石兰已经撞开司机坐上了驾驶座将车门反锁。

    石兰迅速发动引擎,她已经是将死之人,自然是不会顾任何人的姓名,谁拦在她面前她便用力撞过去,一时所有手下都不敢上前,只能看着石兰抢了车扬长而去,留下一串车尾气。

    顾平生坐在后排,接到手下电话,听到石兰跑了的消息还以为是在开玩笑,抬起眼,注意到了司机的不对劲。

    司机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神色紧张,顾平生挂断电话,开口道,“怎么了?”

    “老板,有人在跟我们。”

    石兰看着出现在视野中顾平生坐上的车辆,她油门踩到底,码数瞬间飚到最高,她冷笑着,既然她得不到,既然顾平生要杀了她,那么他们便一起死。

    顾平生刚想扭头看一眼,轰地一声在耳边炸开,顾平生当即就失去了意识,他坐的车也被石兰撞飞了十几米在地上翻转几圈。

    街头有一些人,他们还没意识到什么,只听到一声巨响,只以为发生了什么追尾事件。

    石兰在撞上顾平生的车刹那,因为冲力,哪怕系着安全带,她也一头狠狠撞上方向盘,鲜血沿着方向盘滴落着,汇聚成了溪流,一时生死未知。

    如果顾平生的司机速度慢一点,可能他们的车就会由像是踩易拉罐那样折叠在一起,虽然被撞飞已经惨烈,但是总好比直接挤成肉酱来的强。

    顾平生浑身是血的被送进最近医院,抢救了十几个小时,宁思年接到电话被询问是否是顾平生的亲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呆呆地嗯了一下。

    知道顾平生出了车祸,她头脑空白,甚至不敢坐车赶到顾平生急救的医院。

    宁思年站在手术室外,感受了那天顾平生的心情,她一滴眼泪也没有流,新闻第一时间就播报了顾平生出车祸的新闻,无数亲友拨电话过来,梁景之,孙建,崔江荣,杨东,宁思年记不清了,总之她接了很多电话,一样的问题,一样的回答。

    “顾平生怎么样了?”

    “在抢救。”

    “会没事的。”

    宁思年以沉默回应。

    梁景之赶来的时候宁思年坐在手术室外的休息长椅上已经睡着了,于飞医生给她来了第一阶段的化疗药物,会让人变得嗜睡。

    梁景之没有摇醒宁思年,而是静静地坐在她的旁边。

    直到深夜,医生才陆陆续续的从手术室走出,梁景之迎上前询问大碍,医生护士们连着做了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心力交瘁,一脸疲倦地摘下口罩,“病人颅脑损伤,实质性脏器破裂出血,现在暂时脱离了危险,家人要时刻看着病人,他的情况十分危急。”

    顾平生被安排在了单人病房,梁景之轻轻摇醒宁思年,领着她来看顾平生,顾平生全身上上下下都受了挫伤,他的头部都被纱布牢牢缠着,露出脸部,脸也是青紫布满伤口,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宁思年的眼泪一瞬掉了下来,她膝盖一软,扑在床边,哽咽出声,她捂着嘴,竭力不发出声音,梁景之一瞬鼻子也发酸起来。

    “会没事的,思年,会没事的。”梁景之轻轻拍着宁思年的后背,宁思年将脸埋进床单内,眼泪洇湿了大片。

    后来顾平生一直努力回想自己晕厥时到底有没有听到宁思年耳边说话,在他晕厥的一个星期内,每天都打着吊针,宁思年每天都会在顾平生耳边诉说着两人过往的点点滴滴。

    很多人来看过顾平生,崔江荣和杨东也从美国回来了,然而他们能给宁思年的只是一个拥抱。

    某天午后,宁思年吃了药,现在她积极地对抗着脑瘤,她得战胜病魔,如果顾平生成了植物人,那她就照顾他一辈子。

    这个想法老是在宁思年脑子里冒出来,彼时她又想到了,她半眯着眼,有些犯困,手抚弄着耶歌利玫瑰绿茵茵的叶子,这是陈陈送的,陈陈每天都会求爸爸妈妈送宁思年一朵耶歌利玫瑰,在顾平生沉睡的日子,陈陈也成了宁思年的依靠,她想着,如果顾平生真的走了,她就独自带大他们的孩子,陈陈是个好姑娘,聪明敏感,她还会收陈陈为干女儿。

    顾平生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柔和的光笼罩在宁思年身上,她身上镀了层光,好看的不可方物,顾平生轻轻笑了笑,牵扯到脸上的伤口,疼得吸冷气。

    宁思年还没反应过来顾平生醒过来了,她呆呆地凝望着顾平生,“这是梦吗?”

    “我可不想在做梦了,我睡得够久了。”顾平生笑着道,他想坐起身抱抱宁思年,然而他没有力气坐起身,最后还是宁思年轻轻搂住他,怕压到他腹部上的伤口。

    两人像是往常一样天马行空的聊着天,不同的他们决定一旦想做什么事就立刻去做。比如宁思年一直想环游世界,不等顾平生出了院,他们现在就买好机票,比如一起看着安南与敏中长大,顾平生和宁思年很期待在教育方面两人因为孩子引起的摩擦。

    比如宁思年向来羞于同顾平生表达爱意,她要做的就是每天都同顾平生说我爱你。

    宁思年和顾平生现在还有大把大把时间,就像在婚礼宣誓的那样,他们将违背他们的天性,忤逆他们的本能,永远爱彼此。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