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此去北海道斩鬼,不可堕吾威名

    自那晚之后,剑持隼和花山院纪香被老剑圣北原苍介带到了江户川区郊外的一个独栋二层小屋,小屋一楼还有个院子,是北原苍介自有的众多房产之一。

    “作为老夫的弟子,尚未成年,和女子同居成何体统,”虽是这样说,剑持隼和花山院纪香的房间却实同在二楼门对门,再看老爷子,眼里哪有半点恼怒,净是揶揄。

    剑持隼倒是乐得如此,毕竟每晚和一个美人在同一个房间睡觉,理性归理性,老是忍耐也影响睡眠。况且......他属实不想睡地铺了。

    不知老爷子多深的人脉,一个电话下去,乃木高校那边就给批了一个星期的假,出租屋那个房间被他买了下来,说是怀念了可以回去住。

    这就是剑圣的钞能力吗,爱了爱了,以上操作行云流水没超过十分钟,剑持隼看的是目瞪狗呆。

    居酒屋那边,才干了几天活,店长人挺不错的,剑持隼打了个电话请了一天假,准备明天开始照常上班。

    剑圣北原苍介大包大揽的准备了许多东西,剑持隼到这儿来专心学剑就行,但是除此以外的东西,不可能都倚仗老爷子,人总是有些自尊心的嘛,该学习学习,该打工打工,然后剑术好好学,就算是给老爷子的报答了。

    ......翌日清晨

    花山院纪香手忙脚乱之下算是煮出了三碗菜花肉片混杂的粥,剑持隼不是第一次吃花山院纪香做的早饭,算不上黑暗料理,只是新手初学,味道肯定不尽人意,有心自己做,剑持隼又不好打击她的热情。老爷子喝下去倒是微微皱眉,转而眉角舒展,转头对着花山院纪香一本正经道“于妻子而言,你的料理水平还差些火候”。“誒?”花山院纪香自顾自脸红着,没有出声反驳。

    刚用过早饭的时间不久,四处缭绕的炊烟笼罩着周围宁静的小村庄,如一团散不开的浓雾,时不时有喂食鸡鸭的吆喝声传来,春日的暖阳懒懒散散地挂在田间远处,乡间路的味道,散发着积累了一个冬天的沉寂和寒冷暂去后无所压抑的腐朽,那些嫩芽顶开了干枯的草屑,被鞋子踩过去,依然不屈地探出头来。

    剑持隼和老爷子在院子里练习剑术,花山院纪香倚着院子中央的樱花树,双手抱胸,好奇的观看。

    花山院纪香身材身着一袭浅蓝色和服,也不知怎么发育的如此体态修长,丰腴多姿,胸口露出一点点的肌肤白嫩光润如玉,双手抱着在下面像托盘一般,衬的形状更为诱人。淡淡柔顺的眉脚极其细腻,很好看地贴附着。眼眸子里光彩炯炯,眼睛清澈,盈着一汪清晰可鉴的秋水。

    北原苍介也不在意花山院纪香的“偷看”,除了剑持隼这种怪胎,谁能看一眼就学会自家流派的秘技啊,要真是那样,声名赫赫的天然理心流也传承不到今日。

    “错了!完全错误!”,老爷子下手毫不留情,剑持隼手上的竹剑被干净利索的打落,持剑的右手,手腕淤青一片。

    “仅此而已了吗,还是说我看走眼了?”北原苍介说不上失望,只是心里多少有点落差感。

    “心技一体,心技一体,只会技法的剑士终究是上不了档次的,”老爷子左手举瓶喝了口酒,右手持剑稳稳的对着剑持隼的左眼,剑尖下沉而后倾,竟是单手摆出了平青眼的架构。

    “再来!”剑持隼只是有样学样的用双手摆出平青眼,但他其实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学的招式是什么,他的八级天然理心流完全是被无刀悬和缩地这两式秘技给抬上去的。北原苍介仍是醉醺醺的样子,不是缩地,但身形确实轻飘飘的,无论剑持隼以怎样的角度出剑,总是被躲过,北原苍介甚至在仰首躲避的时候顺带豪饮了一口酒,明明是个瘦削的老头子,剑持隼竟在一瞬间产生幻觉,仿佛他是一只空中悠闲的飞鸟,在一刹那的恍惚间,北原苍介的竹剑在剑持隼的额头、咽喉、心脏、肺部、肾脏、下阴六处要害点了六下,也不算点,实际上都没有碰到,明明是竹剑,那股锋锐却让剑持隼产生了被刺中的错觉。

    “啪”,剑持隼手上的竹剑又被打落了,“要是实战,还会刺眼睛,总计七处,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一秒内,你已经死了七次了,”北原苍介眯着眼睛又猛灌了一口酒,摇晃了一下酒瓶,失望的把瓶子扔到一边的草地上。花山院纪香担忧的望了望剑持隼,默默的捡起北原苍介扔的第不知道多少个酒瓶放进垃圾筐里,然后新开了一瓶双手递给北原苍介。

    剑持隼通过解析后的确是学会了这招的技法,包括身法的闪避和七连刺的部位顺序,可是实际用出来,总觉得少了点灵动,“系统”也没有提示他习得新招式,剑持隼就明白,自己一定是没有把握住某种关键的东西。

    “心技一体,心技一体......怎样才算心技一体啊,”剑持隼有些苦恼,“系统”触发的那种体验别人经历的,算心技一体吗?剑持隼不太确认,他目前也只有触碰到非人生物的时候才触发过心技一体,北原苍介是人类来着。

    “师父,能在使出那招的时候,最后一击不打手把剑打落,而是直接打剑吗?”剑持隼想起了自己和那个忍者医生伊志田正一闲谈的场景,决定一试。

    “武艺高强者,可,以武交心”

    “刀剑碰撞间,武道亦,流露其间”

    记忆中伊志田正一说话的断句仍是这般奇怪的三段式。

    北原苍介本想着一上午将技掌握得如此纯熟,算是差强人意,准备让剑持隼稍作休息,用过午饭再练,但看着少年坚毅的目光,缓缓的点了点头。

    “啪”,剑持隼的竹剑被切落飞在空中。

    “触发心技一体”

    时间停止了流动。

    在剑持隼的视角中,深林中,一个脚踩木屐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随手折了根树枝胡乱挥舞,乍一看似乎不成章法,细看每一次出剑都和枝头蹦跳的鸟儿节奏一致,须臾,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一面舞剑,一面四处跑动,男子不知不觉来到一个瀑布边,他抬头仰望头顶的飞鸟,垂首望着眼前的瀑布沉思了片刻,重新挥剑,明明是随手折的柔软枝条,男子挥动间却如真正的刀剑般锐利。

    男子停手将枝条随意扔在身后地上,笑了起来。数秒后,瀑布断流,瀑布后的崖壁上多了七个大洞,依稀看得出是对应放大了的人体的七个要害。男子挥剑时,剑持隼隐约听见了鸟鸣声。

    这应该就是这一式剑招最初的模样吧,剑持隼不禁咋舌。

    “解析成功

    习得浮鸟之位

    习得天然理心流真意

    学习(12级)

    天然理心流(12级)”

    时间恢复了流动。

    剑持隼往后一跳,稳稳接住尚飞在空中的竹剑,双手握剑,摆出平青眼的架构,他的身体放松不再绷紧,眼神里也多了几分随心所欲的自在。

    “荒海の水につれそう浮岛の

    冲の岚に心动かず”(孤岛立,荒海浮不动川,雾打胫,山断锦,思出风)剑持隼缓缓念出那个中年男子口中哼唱的和歌。

    “无师自通了天然理心流的真意么,可真是了不得呢,”北原苍介不知道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剑持隼身上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外显的“势”,爽朗的笑了起来。

    剑持隼的剑招不再是完全一致的模仿,而是带有了飞鸟般的灵动和迅疾,随着北原苍介的挥剑抵挡,灵活的改变刺击的方位和顺序,北原苍介很轻松的挡下了前六招,最后一招却弃剑不设防,自顾自的仰头喝酒。剑持隼没想到老爷子不做抵挡,但还是轻轻一踏步止住前倾的重心,最后一剑轻轻的点了一下北原苍介的心脏处。

    “不错,能放能收,的确是掌握了,”北原苍介喝着酒,笑意更盛。

    “你刚才念的和歌正是天然理心流开创者近藤内藏助所作,其中包含了天然理心流的真意:以天然自然之理调和,临机应变,对敌人的动作采取自然而然的反应,此为天然理心流。”北原苍介放下竹剑,接过花山院纪香递过来的酒。

    一下午过去,剑持隼反复练习着浮鸟之位,北原苍介也没有教他别的招数的意思,按他的话来说“你这剑招慢悠悠的根本称不上飞鸟,压根就是地上的肥鸡,不练到一秒七剑的程度,别说是老夫教的。”

    ......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幽冥,所谓幽冥,不是指某一固定地方,而是指魑魅魍魉的来源。你所遇到的拥有名为诡域的领域的邪秽,归类于诡异。这个由都市传说的流传而形成,天天黏着你的女娃,归类于怪异。灵异你还没遇到过,电视里的幽灵之类的东西,你可以把它算成是灵异。诡异伴生诡域,有实体有各种超乎常理的能力的是怪异,没有实体拥有各种超乎常理的能力的是灵异”老爷子似乎一天到晚都在喝酒,总是醉醺醺的,也没见他真正醉过。

    “那么,除灵师是什么呢?”剑持隼想起之前被花山院纪香误认为除灵师的事。

    “除灵师算是个统称,阴阳师、寺庙的那些秃头,藏在阴影中只知道偷袭的忍者,掌握心技一体的武士,领悟剑心的剑士......这些能够消灭邪秽的,都算是除灵师。在东京市中心,最大的一栋楼就是除灵师协会,剑士的剑心和武士的心技一体一回事,只是叫法问题,你现在算是入门,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注册个除灵师玩玩,报我的名字。”北原苍介打了个酒嗝,完全看不出剑圣的风范。

    一周一晃而过。

    趁着月色,北原苍介提着酒瓶走出了院子,剑持隼刚做完浮鸟之位的练习,老剑圣在的时候,花山院纪香都不敢大声说话,只默默的替剑持隼擦拭额头的汗水。

    老爷子走之前完全没打过招呼,只醉醺醺的甩下一句“此去北海道斩鬼,不可堕吾威名。”

    剑持隼没有说话,持剑对着北原苍介瘦削而坚毅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