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说:嘲白头 作者:有事加一
    “太阳真大,爬山真累。我要空调,西瓜……”顾玄鱼一边碎碎念,一边挖着她的草药。

    “喵~”草丛中忽然传出一声微弱的猫叫,顾玄鱼扒开草丛,里面趴着一只还不会跑,瘦弱的小奶猫。

    “好可怜的小猫崽,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太好了,晚上可以吃肉了!

    说出口的话和脑子里的想法再一次大相径庭。

    怎么回事?我是得了什么口是心非的病吗?

    正这样想着,俞念忽然感觉浑身疼痛,说不上哪疼,但是整个人好像要被人撕裂一般。无数石芳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现,试图覆盖抹灭属于俞念的记忆,甚至脑中还出现了一道声音,

    “把我的身体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

    声音越发凄厉,撕裂感也越发明显。

    “咚!”忽然,从天上掉下一物,正好砸中俞念脑袋,顿时鼓起一个大包,但那仿佛要被撕裂的疼痛感好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消失不见。

    正因为疼痛而满地打滚的俞念,一脸懵逼,随着疼痛感的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庆幸和一种莫名其妙,很不得劲儿的感觉。

    “这是,八卦镜?!”俞念揉着脑袋,手心一阵湿漉,流血了,“和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诶!感觉更像披着八卦外衣的镜子。”

    俞念照向自己,镜中,自己身穿皮卡丘t恤和短膝牛仔裤,扎着高高的马尾,别着红色的珍珠发卡。

    但俞念觉得,那珍珠发卡应该是白色的,因为镜中的自己头在流血,并且瞬间就染红了整件t恤。

    “倒也,没这么严重……”俞念低头看向自己,灰扑扑的衣服,左一个补丁右一个补丁,很正常,没有镜子里那么夸张。

    “不对,那是!!”俞念猛地抬头看向镜子,镜子里却换了一个人,一个衣衫褴褛,又黑又瘦的小姑娘,低着头,抬头看向俞念的时候满是不甘,紧接着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像是要从镜子里爬出来一样,“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然后镜子金光一闪,俞念倒地失去意识。

    “竟是如此幸运,天降神器解决麻烦,还促使灵魂与这肉体合而为一。”云海中,布衣老者看着那道怨魂在金光中挣扎,尖叫着魂飞魄散,抚须叹道,“看来,要想吞噬这个异世灵魂怕是有些难度。”

    俞念不知睡了多久,她是清晨上山的,醒来时已是日暮时分。

    “糟糕!俞念你还是不是人,答应了帮人采药,结果居然一觉睡到这么晚!”俞念懊恼的拍着脑袋,“我要找什么药来着?哦对,铜钱子!在哪呢?在哪呢?哎呀,小猫!得给它找些吃的……不行,时间来不及了,草还是猫?一诺重千金,但生命诚可贵……天啊!”

    俞念焦头烂额,近欲崩溃之时,忽然脚下一空,身体晃了一下,虽未有事,但篓中草药倾斜而出,飞下山坡。

    “我的草药!不行不行,你们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挖来的三棵!”俞念急忙追赶,心里直叫苦,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呀!

    那三株铜钱子滚着滚着,便滚到一个大树下,俞念跟着去捡,却发现……

    “一、二、三、四……九。九颗铜钱子!还多了三棵!太好了,总算不会让石兰失望了。今天还是蛮幸运的嘛!”

    俞念挖好草药,返回山坡上拿猫,忽然脚下踩到一件硬邦邦的东西。

    “是那个砸到我头的镜子啊,挺清晰的嘛!”虽然是铜镜,可这清晰度和现代的镜子竟也相差无几,“但是,镜框怎么是八卦镜款式啊,有点丑。”

    嫌弃归嫌弃,但有个镜子是挺好的,而且这镜子看着不普通说不定哪天能卖不少钱呢!

    将镜子收好,俞念抱着小猫到河边,用沾湿的袖子将它身上的血污仔细的擦掉。

    “猫看着不大,身上虱子却不少嘛。”好在俞念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和朋友们一起救助流浪动物,知道该怎么处理。

    “念念,我回来了。”

    俞念把猫抱回寺庙,刚生起火,石兰就回来了。

    “欢迎回来,辛苦了。”俞念笑眯眯地将箩筐递给她,“你看,我运气不错,摘了不少呢。”

    石兰看着箩筐这么多草药,有些错愕,她原本没打算指望俞念的,不过,“那你可真厉害!明天也拜托你啦!”顿了顿,又道,“我怎么感觉你整个人好像变了,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了……总感觉,你比之前似乎,明亮了许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说实话,你莫怪,你之前给人感觉好像有点死气沉沉的。”

    “是吗?”俞念眨眨眼睛,并不介意,反而笑道,“那可能是今天出去外面转了一圈,呼吸了新鲜空气,所以又重新活过来了吧,所以我还得感谢你,给了我一个兜风的机会呢!”

    石兰笑笑,走到俞念身边坐下,打开食盒,“我看你好像吃不惯菜包,但我又实在没钱买肉的,所以给你买了一碗咸粥和甜包。”

    俞念看着那碗漂浮着少许肉沫的咸粥和两个甜包,心里有些感动。她有石芳的记忆,所以知道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此费心去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有多不容易。

    “没事……谢谢,你费心了。”但其实对我来说,都一样……难吃。

    俞念的父亲是国宴大厨,母亲是获得多次国家级比赛冠军的高级西点师,由于大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厨艺,二女儿继承了母亲的技术,所以最后留给三女儿俞念的只有,挑剔的味蕾。

    煮粥的米用的不对,煮的时间太长了,水放多了,而且水里杂质很多,有股异味,一喝就知道是河边随便打的。包子口感粗糙噎人,里面的馅居然就是随随便便的加了几勺白糖!

    “好吃吗?”

    “……好吃!”俞念艰难的咽下那口噎人的包子,喝了口浑浊的水,感觉更噎了,“咳咳,这是,这是我吃过,最好吃,包子了……”

    “诶,你别哭呀。”见俞念泪流满面的说话,石兰有些紧张,小心的用袖子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咳咳……”不是我想哭,实在是,太噎了!眼泪是咳出来的,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这么难吃的东西,我妈要知道了得心疼死!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吃下去?就算我之前把我自己当做石芳,也不应该呀!

    俞念百思不得其解。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