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知心

小说:重生之嫡女锦谋 作者:寒澄木
    “越儿,越儿,你没事吧,怎么心不在焉的?”

    容远惊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整整一刻钟却只吃了两口饭的容祈越,微微蹙眉。

    是今日的饭菜做的不够美味吗,还是女儿有什么心事?

    容祈越抬起头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的笑了笑,“我没事啊,爹爹,只是昨日没有休息好罢了。”

    容远惊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会,觉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神色并没有异样。

    应该是像她说的那样没有休息好吧。

    他夹起一颗鱼丸放在容祈越面前,而后又夹了两颗,眼中满是慈爱。

    “快吃吧,今日我们还要赶路,用过膳越儿你再去休息会,不然马车颠簸又要休息不好了。”

    他的目光柔和,没有往日的严肃冷凝,说出话也带着深入人心的暖意。

    容昭诀撇了撇嘴,他也没吃多少啊,怎么二叔不关心他,他也爱吃鱼丸,二叔怎么想不到给他夹呢?

    他心中微叹,但看向容远惊的眸光中却是带着敬意。

    调令已经下来,容远惊本是定了今日一早出发回盛京城,但新上任的随州刺史说还要请教一些公事。

    这便有些耽搁,容府众人的行李都已经都装上了马车,最后择了下午未时出发。

    容祈越看着面前那三颗圆滚滚的鱼丸,突然之间又有了些食欲。

    “多谢爹爹”,她把丸子放入口中慢慢品嚼,微微低垂的眼脸遮住了眸中的深思。

    容昭诀用胳膊碰了碰容祈越,小声道:“妹妹,你怎么回事,今日怎么吃这么少,真的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连最喜欢的鱼丸也没碰一下,如果不是二叔夹给她,容昭诀觉得他这个妹妹估计只扒碗中的白米饭吃。

    容祈越疑惑地看着他,脸颊鼓鼓,往日冷淡疏离的小姑娘竟显出几分娇憨可爱。

    “我没事二哥,你别担心。”

    容昭诀点了点头,抬起头却看到容远惊投来了严肃问询的目光,不敢再做小动作,低下头快速扒饭。

    “咳咳咳……”他吃的太快,米粒不小心呛到了喉咙里,一时间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容府主人们用膳,不像一般勋贵家族,容府是不用侍女在旁布菜的。

    所以此刻屋内也没有侍女,一旁的容祈越便放下手中的碗筷,轻拍容昭诀后背。

    有些迭怪的道:“二哥,你吃那么急做什么?”说着给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容昭诀压下喉中痒意,端起水一饮而尽,眼中水光潋滟,有些可怜巴巴,“妹妹,还是你最好了。”

    “咳”容远惊轻咳一声,容祈越会意,又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爹爹也喝些水润润嗓子。”

    容远惊嗯了一声,很是柔和的接过自家女儿手中的水,嗯,还是女儿贴心。

    不像那些臭小子们,就知道装摸做样,插科打诨,不务正业!

    他斜睨了容昭诀一眼,端的是威严万分,“阿诀,用完膳你来一下我的书房。”

    容昭诀大惊,怎么又要寻他的事了?“二叔,我,这,您一会不是还有要事吗?”

    “不妨碍”容远惊淡淡的道了声,而后又说了句,“不要想着先溜走。”

    容昭诀眸中划过无奈,低下头慢吞吞的扒着饭,他真的一丁点也不想被二叔教育啊!

    想到容远惊曾布置给他的千奇百怪的课业,容昭诀只觉心累,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二叔啊。

    他小时候有段时间总是学别的纨绔嘴里叼根草,容远惊便让他画一百种不同种类的草。

    他爬树翻墙偷溜出府,容远惊让人看着他在树上待了整整一日。

    他去看斗鸡手痒玩了几把,回到家后容远惊让人给他做了整整三日的炖鸡汤……

    “唉”,容昭诀轻叹出声,如此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他什么时候才能逃出二叔的魔爪啊!

    容祈越不由得被他逗笑,有些揶揄的道:“爹爹,我觉得二哥他好似不太乐意呢”

    她拉长了音调,转眸便看到容昭诀扒饭的手顿了顿,而后又加快了速度。

    容昭诀看着对面扫过来的目光,“怎么会,我可是好些日子没有和二叔说知心话了,我吃饱了,二叔,我去书房等你。”

    容远惊点了点头,容昭诀有些幽怨的看了容祈越一眼便走出了门。

    容祈越:知心话?她是不是听错了???

    容祈越有些同情的看着自家仓惶出门的二哥,我竟不知你竟然是这样的二哥!

    容祈越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要起身离开,毕竟她确实不太饿。

    还没待她开口,容远惊已经拂袖起身,临走前还交代她慢慢吃。

    容祈越:……

    容祈越手支着下巴,看着桌上寥寥剩余的饭菜,不是不饿吗,她怎么又吃这么多了。

    待他们走后,便只剩下容祈越一人,她唤来蓝语,“小鱼怎么样了?”

    蓝语还是那幅冷冷清清的模样,只是在看向容祈越时眸中带了些许暖意。

    “小姐放心,小鱼昨晚便已无事了,现在只是有些疲累罢了,蓝白在那守着他。”

    容祈越点了点头,小鱼昨晚发起烧来,幸而蓝白发现,蓝白略懂医术,也没出什么大事。

    想起那双天真懵懂的眼睛,容祈越站起身,“我去看看他。”

    小鱼坐在小板凳上正晃悠着两条小短腿,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容祈越进来时,便看到这样一个画面,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一个小小的男童,很是孤寂的模样。

    “蓝白呢?”她随口问道。

    小鱼跳下凳子,眼中满是欢喜,“姐姐,你来了。”

    想到容祈越刚才问的话,他的脸上又带了些不好意思,“我有些饿,蓝白姐姐去给我拿吃的了。”

    “嗯”,容祈越看着他那张白里透红的小脸,抬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没有发烧的迹象。

    小鱼只是疑惑的歪了歪头,并没有躲避,小脸上露出些羞涩的红晕。

    “对了,你刚才和谁在说话?”容祈越看着小鱼屋内的窗子。

    窗外只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并没有什么人,要说是有,也可能是有几只栖息在树上的鸟儿罢了。

    可她进门时听得很清楚,小鱼刚才就是和别人在说话,可屋中只他一人。

    小鱼抿了抿唇,眉毛紧紧的蹙着,张了张嘴,好似不知道该怎么说。

    容祈越也不是真的想知道他和谁说话,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没事,你不想说便不说了。”

    小鱼眸中闪过坚定,他拉住容祈越的衣袖,“我告诉姐姐,我是和大黄在说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