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第 102 章

    派。

    青天白日, 大好风光, 派一众弟子却面色愁苦,各个脸上带着郁色。

    他们匆匆鱼贯进入侧峰星罗殿,排着队将自己积攒多年的灵石贡献出来, 填进门派的护山大阵里。

    紧接着,他们痛心的离开, 走得飞快, 生怕自己多呆一会儿都感到后悔。

    箬风站在星罗殿内殿,望着阵法, 神情阴郁。

    没过多久,掌门踏风而来, 语带怒意“那猾的家伙,不顾我们的盟约, 竟真的和那群低等妖族结盟了我们的弟子在青山已经重伤了七八个,这样下去不行”

    “那有什么办法。”箬风低着头, 声音冷淡“当初我主张把酒换成能让妖王当场丧命的奇毒,是父亲您非说做人留一线, 要与他谈谈怪得了谁”

    “你”掌门被气得够呛, 自己也十分懊恼, 原地转了几圈后,重重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反击。人心已经浮动, 再任由妖族围困下去, 弟子们不好交代。”他皱眉不展“只是那日和我们结盟的羽衣门和修罗派一直避而不见, 不肯出力我再去一趟吧。那日明明说好,一同杀死妖族,分洞仙遗府的资源。事到如今又想装作事不关己,哪有这样的好事”

    “”箬风十分厌烦,受够了自己父亲这毫无美感的处事方式。但他最终忍下来,答道“好的父亲。”

    箬风,便是那个在北思宁副本中没有姓名的少年。

    那日,他料想中的风光时刻并没有到来,北思宁自爆妖丹时,他也受了重伤。好不容易养好伤,面对的就是无尽的指责和莫大的压力。

    他不堪重负,脸上的表情一日比一日更加沉凝。

    他们输得一塌糊涂。

    箬风每日走在派中,与掌门不对付的长老们纷纷对他冷嘲热讽,阴阳怪气。甚至一些外门弟子,明明资质平庸又没有资源,也敢用愤怒不屑的眼神看他。

    这让他回忆起最初的时光,任人鱼肉的岁月。

    与妖王的亲密关系,给了他底气,也给了他话语权。在后来的时间里,他已经忘却了一无所有时的感觉。他只明白一个道理,有北思宁护着他一天,整个派都要讨好他,别人再瞧不起他资质平平,也不敢当面流露出半点不满。

    他用多年所学,轻而易举地俘获了妖王的心,然后他变了,他开始贪婪,他想要更多。

    凭什么一辈子都要看北思宁的眼色呢

    他明明可以将资源攥在自己手里。

    箬风说服了父亲,说服了全派长老,找了盟友,布下天罗地网。他们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妖王竟自爆得如此决绝。

    洞仙遗府,多少天材地宝,这是本世界千年难遇的宝藏,是多少年轻修士的根基这畜生暴殄天物,竟一点也不心疼,就这样把它毁了

    连带他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箬风双眼通红,盯着微缩的护山大阵,长长出了一口气。

    令他耿耿于怀的还有一样东西。

    箬风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只红木小盒,打开后,里面静静躺着一枚表面带有裂纹的伴生石。

    它颜色鲜艳,原是最正的红色,这会儿却因为主人的离世,显得黯淡无光。

    半年了。

    妖王真的死了。

    箬风想笑,却笑不出来,阴森的内殿中,他将那只木盒狠狠砸在了地上。

    另一边,掌门刚刚离开侧峰,就被执事堂几名弟子拦下。

    “掌门”为首者脸色煞白,完全失了章法,跌跌撞撞从御的剑上滚下来“掌门不好了”

    掌门现在听到这三个字就头疼,脸色铁青道“慌什么,像什么样子”

    “真的不好了掌门,护山大阵又来人了”

    “来人”掌门奇怪“北摇山一共就那么点妖族,蠢得要命,围就围了,我们的大阵不是还能挺三个月吗”

    “不是、”那人急得快哭了“不止妖族华山,金刚门,青霞派,还有五剑门他们统统杀上来了”

    掌门脚步一顿,半晌声音发抖“此话当真”

    “哪敢有假”后面一位女弟子已然满脸是泪,悲戚道“守山弟子亲眼见到了,他们一同前来,和妖族亲切问好,还一起喝了茶”

    她声调越来越高,几乎尖叫起来“他们竟然舔妖族的臭脚”

    “够了”掌门以手拂额,忍住突如其来的眩晕,半晌才说“找人看着,有情况再报与我,我想想。”

    到底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一步呢

    掌门怎么也想不明白。

    妖族不是一向冷漠,各自为政么听闻上届妖王被北思宁手刃在王座,没有一只妖站出来伤心,那些要迅速认可了新王这不就是妖族呢

    听闻现任护法孔雀和天狐与妖王观念不合,经常矛盾,早就等着妖王失势好扶持自己看好的子弟上位。现在妖王死了,他们高兴才对,为什么还要报仇

    那些小妖们,无论修为高低,那夜受伤与否,全都在大阵外徘徊,寸步不离。

    为什么

    妖族是这样的吗

    北思宁明明已经死了

    视线茫然对向空中,焦距散开。穿过云层,九百九十九天阶,悠悠飘远,最终来到护山大阵外。

    绿意盎然的山谷,遍地野花,三千名妖族从北摇山过来,已经在此足足守了半年。

    一名白衣少年神情肃穆,拄着红穗宝剑,稳稳立在那层屏障外。他身边站着一位中年男人,灰布衣衫,并不起眼。

    “严师,”他问道“第几天了”

    琴魔道“一百九十二日。”

    “这么久了。”少年的指甲倏然长出锋利的尖,又在他的兀自忍耐下缩回去。他喃喃说“到现在还没能报仇,大王一定生气了。”

    天狐的小儿子,白梨,如今已成独挡一面的少年。他带队守山已有半年,重压下迅速成长,往日在大王怀里打滚撒娇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便无可挽回。

    他犹自记得那条落满繁花的小径,漂亮的春日凉亭,他在白纱的遮挡下睡成一团,耳边是大王不怎么悦耳的练琴声。

    嘣嘣嘣,嘣嘣嘣。

    忽然一阵巨大的酸楚从胸口涌上,白梨紧紧闭上眼睛,生怕软弱流露。

    因为他母亲对他说,大王将上届妖王捅死在王座上时,也不过就是他现在的年纪。

    他没有资格软弱。

    琴魔道“你母亲已经将盟友带来了,你不去看看吗”

    白梨摇头“他们会谈好的。”他顿了顿“严师,我们与人类结盟,大王如果知道,会生气吗”

    琴魔半晌道“我不知道。”

    “人类伤他至深,若换成我,恐怕不能释怀。可当年妖族与人族仇恨滔天,他还是力排众议选择了下山,换成我,也做不到。”琴魔终究叹了口气“自诩一世英名,却不如学生的勇谋与肚量。我老眼昏花,就连人也看不清。后悔啊。”

    几千名妖族扎营在这片山谷,远远望去霎是壮观。事发后,没有欢声,没有笑语。

    一点也不像自由自在的妖族。

    而天狐和孔雀也做着不符合妖族天性的事。她们与没有勾结派的人类门派合作,承诺如果站在妖族一方,会无偿百年份的炼器材料,且将派打垮后,那些资源也随他们抢夺。

    派这件事做得原本就不合道义,即便是最不要脸的人类,也难说出什么好话。

    如今有了借口站在正义一方讨伐战败者,还能与妖族交好,几乎所有门派都当场同意了。

    而今天,就是那些门派的帮手到来的日子。

    白梨站在猎猎风中,长草被吹成绿色的浪。

    一声巨响,无数法术强硬地撞击那层护山的大阵,卷起惊天动地的狂风

    “啊”

    箬风脸色煞白,大阵有异状

    怎么回事,他们才搜刮了门派子弟们的灵石,应该足够维持三个月出了什么事

    他顾不得藏住脸,匆匆跑向殿外,之间云海上的透明阵膜,忽然像被一支铁锤砸下,皱成巨大的凹陷

    “”箬风惊恐,脑中一片空白,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完了,这是什么人在跟他们作对

    这样的力量,他们的大阵绝对撑不了多久

    绝望之下,他忽然感觉到一丝玄妙的气息。

    箬风茫然地寻找着来源,接着以极短的时间,锁定了那只装着伴生石的木盒。

    “宁哥。”箬风脸上忽然爆出一阵狂热的潮红,癫狂喊道“是宁哥,一定是,他来救我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