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咒符之夜 第五十六章 醉酒汉大闹将军府

小说:诡城风云录 作者:寒笠
    言罢已然等不及,只将酒壶抢来,掀开塞子倒上满满的一樽。

    一口气正要饮下。王成急忙叫停,莫放朝他喊道:“你干甚么这么一惊一乍的?我最恨别人在我饮酒的时候打断我了!”

    王成道:“说你孤陋寡闻,你还真是如此。须知好酒不可多饮,你没见我说我要静悄悄地品么?可知“品”字是为何意?”莫放急着道:“我才休得管你这些,我只喝一个抱儿就罢了。”

    遂要拿起酒樽来往口里灌。王成又将他手中的酒樽硬生生地给夺了下来,朝他喝道:“我跟你说,你再怎么任性,都归你的事儿。对我的酒这般,我可不答应,凭你甚么权势。我必要同你拼命不可!”

    莫放见他如此说,可知他是认了真儿。只好重新坐稳了身子,道:“你这小子,可真真是无法无天了,自来没人敢这么吼我。好好好,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喝,我就怎么饮,这总行了罢?”

    王成极为肃谨地说道:“你若品酒,首要的便是得小口抿之,这样才能觉出它的味儿来。这寒泉香乃山间清泉,并晨间花露,外流殇柳汁儿,另加几十种珍奇药草磨酿而成,其味美清甜。你若大口咽下,不但品尝不到它里面的细致淡香,而且那种天然本真的味儿,你必是也生生错过了。”

    莫放听得云里雾里,只觉着这寒泉香非比寻常,其它一概不明。只道:“你告诉我,我该怎样品?”王成道:“你且瞧我的。”

    莫放凝神看过去。只见王成拎起酒樽,将头尖儿朝着嘴边,轻轻地呷了一小口。之后略微摇头晃脑,闭着眼儿,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

    随后缓缓睁眼儿,再抿上一小口,这次稍加饮得多了一点。再度沉醉在酒香之中,又是摇着头,闭着眼。

    莫放淡淡地瞧着,手上已然拿着酒樽。就此将樽里的酒一咕噜饮尽,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儿。

    王成猛然睁眼,却见莫放已奔出帐外。又转眼见到桌子上的寒泉香不见了,登时急得似兔儿瞪眼。蹦起身来朝外头追去,口里还吼道:“你这遭瘟的小子,快将我的酒还来!”

    到了帐外,只远远地见莫放骑着迎风马儿,手里拿着酒壶,正往嘴里灌个不停。

    王成更为生气了,抄起长枪就往莫放那里掷去。莫放瞥眼瞧到,也顾不上灌酒了。立马抓起缰绳,拎起马头。马儿吆喝一声,两只马腿飞跃而起,正巧躲过这长枪。

    待得落定在地时,莫放拍着胸脯,长吁一口气儿,朝王成喝道:“你小子动真格的啦!我这要是没留神,岂不是要被你给杀了?”

    王成吼道:“杀了你又如何?你把我的酒还来!”莫放笑道:“好好好!给你酒!”

    将手中的酒壶朝王成一扔,王成瞅准了接过来。摇了摇壶身,竟是轻飘飘的,一点儿份量都没有。

    登时气得脑热,抬眼一看,却见莫放早已奔出营帐之外。口里还说着:“别忘了替我想个入参的法子啊!”

    王成呆立在原地,久久不能释怀。

    却说那莫放灌了一壶寒泉香,整个脑袋晕晕沉沉,不知所云。骑马行在城内,身子东倒西歪的。若不是马儿识得回府的路,只怕这莫放是回不了家的。

    午时已至,莫家四口正在厅内用饭。周夫人遣女侍去唤莫放,然待得女侍回来后,却说放公子还未回府。

    莫云天登时将手中的饭碗重重地放置在桌,面色愠怒,道:“这逆子是存心要和我作对吗?”

    周夫人婉道:“侯爷这是说哪的话,放儿哪敢忤逆你呢。许是心里头不痛快,出去喝喝花酒,也是常有的。”

    莫均道:“是啊,父亲就别生气了,他这样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哪知莫云天却是更为恼火,道:“他平日里这样也就罢了,现在是甚么时候?部里面忙得不可开交,我都准时回来吃饭。他呢?一有点甚么不称心,就出去花天酒地。从来也不知道顾家!”

    莫寒这时候说道:“三哥这段时日都很顾家,府内里里外外他都时时帮衬着。只不过今日有些宽松,这不是父亲二哥都在家了嘛,无甚大碍的。”

    周夫人与莫均再自劝解了一回,莫云天才自拾起筷子吃饭。正当四人吃得高兴时,门外赶来小厮,急忙忙地道:“老爷夫人,公子回来了。”

    莫云天道:“回来了就赶紧让他过来吃饭!难不成还要我们去请他么?”

    那小厮道:“公子恐怕是来不了了。”

    周夫人道:“怎么了?”

    小厮道:“公子一身烂醉,被小的们抬进屋子里面了!”

    莫云天再度将饭碗砸在桌子上,又把几人唬得一跳。这次也不等众人劝解,莫云天气得回了书房。

    周夫人怒道:“这放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老惹他父亲生气?”

    又朝小厮道:“你们好生伺候着,去了他一身的酒味儿,再过来吃饭请安。”

    小厮答应了一声,就要出去。却撞见另一位小厮,急匆匆地奔了进来,险些没跌个头朝天。周夫人怒道:“这是干甚么?着急忙慌的?”

    那小厮满头大汗着道:“不好了,夫人!三公子正搁那发酒疯呢!又是砸瓷瓶又是踢桌子的,我们根本拉不住啊!”

    周夫人站起身来嗔道:“反了反了!快点叫院里的护卫去拉啊!”

    小厮急着道:“没用的没用的!这护卫们都不敢靠近他,夫人您也知道三公子的力气,哪里有人打得过他啊!”

    莫均急着道:“母亲,先不要说了,赶紧才是!”

    莫寒道:“要不要将外府的兵卫叫过来?”

    周夫人道:“是是是,寒儿说的是!你快去叫!”

    小厮刚要出去,莫均却将他喊住,道:“母亲万万不可,这兵卫与护卫可不一样,这样大动干戈,怕是消息会传出去。事情还没到这般不可掌控的地步,先过再定才好。”

    周夫人甚觉有理,也不多说,只同莫寒莫均并小厮们赶去西院。

    且说这喝了一整壶的寒泉香,大醉酩酊的上骏府三公子莫放。回来后本欲发睡,可一想到父亲百般阻挠自己。好像自己做甚么都是错的,做甚么都是不对的。

    一时勾起怒火来,趁着大醉,就甚么都不管了。被小厮扶进屋,还没坐到炕上,立马就发了酒疯。只将小厮推摔在地,一把踢倒了身边的椅子,又把整个桌子都掀翻在地。甚么瓷器橱柜统统不放过,口里还念叨着:“你这...吃瘪的老爹...不放我出去...不让我做这...不让我做那....我明儿个就是死在了府里...你也高兴着当你的...全京城独一无二的侯爷...”

    周夫人他们赶到时,屋里没一样物件儿是完整齐备的。莫均朝他吼道:“三弟!你冷静点,母亲来了,醒醒酒可好?”

    莫放醉道:“二哥...你也是....说甚么寒弟要紧...父亲好心...我看你早已不是...我的二哥了...怕是有了四弟不要三弟了罢。”

    周夫人大怒道:“放肆!睁开大眼看看面前站着的是谁?”

    莫放瞪着眼珠子,瞧了瞧周夫人。登时大哭起来,道:“娘啊,你死的好惨呐!怎么今儿个从阴曹地府爬出来啦?儿子生前没孝顺你。你死了,是不是嫌儿子为你烧的纸不够多,插的香不够足啊!娘啊. ..你可别怪儿子啊!都是那扣死了一锅棺材的莫均..是他不给你买上好的檀香,不给你置办耐住的棺材板儿...你要找就找你的大儿子莫均罢!我还有个儿子...叫莫征,前年就是被爹爹卖了到窑子里挖煤了呀...你死了...爹爹肯定也要将我卖了呀...你快去...快去将爹爹收了罢...”

    一口疯话,直令周夫人怒笑不得。那莫均莫寒以及一众小厮听到了个“死”字,就已乐得摔倒在地,捶地板捧腹大笑。

    那周夫人转过头来,朝莫均喊道:“你还在那笑甚么!还不赶紧想想法子啊...”

    一面刚刚说完,却见那莫放又发癫疯了,道:“你们这群妖魔,怎么...要来抓老子。老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把你们这些要人命的...统统一拳头捶死.....”

    说着已向周夫人扑来,众人都赶忙过来相阻,可莫放距离周夫人甚近,根本来不及。

    眼看着他那铁拳头就要捶到周夫人的脸上,忽然一泼亮丽的脏水洒在了二人中间。众人定睛一看,竟是那莫寒,正手端水盆,而莫放竟是全身湿漉。

    周夫人被吓倒在地,被莫均扶住,将她拉远了些距离。莫放一脸懵,又感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浑臭的气味儿。殊不知那是清洗夜壶所留下来的。

    原是小厮拿去倒了的,却被小淑正巧遇见,也不顾许多,亦不知这脏水自何而来。

    只将那木盆托在腰肢端了进屋。

    这会子莫放气恼至极,两只眼死死盯着莫寒。莫寒本以为他已酒醒,可没想到他反而变本加厉,一口拳头直向莫寒打来。

    莫寒速速闪避到一旁,回想刚才实在过于急乱,自己原是有武在身。确保母亲不受伤害,只要速速闪将过去,将母亲拉到一边儿,自然无事。

    可这样一来,自己的武功便会曝露在外。最为怀疑的,就是母亲了。事后她必会百般询问实情,故而自己踌躇难定。却正好瞧见小淑端了水盆来,心想机会来了。纵然被小丫头怀疑,也不能被母亲怀疑。遂掠身过去,将水盆夺过来,再闪到母亲身旁,一把水泼了出去。

    母亲是被救下来了,可莫放却要挥拳殴打,口里还吼着:“你这小畜生...竟敢戏弄本大爷。本大爷非得要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