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应该在屋外

    郑家,府邸门口。

    郑和与众人纷纷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如同和尚坐定般的朱棣,眼中带着不解和疑惑,脑中纷纷闪过同一个念头。

    ‘陛下,这是怎么了?’

    “陛下....”郑和见朱棣面色阴郁,一言不发,目光游离不定,不由小声提醒。

    “到底是谁在朕的耳边低语?为什么会其他听不到?”

    朱棣表情严肃,一双虎目环视着周围。

    郑和与身边的亲信,他们铁定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那么,能说出这话的人,似乎也只能出现在郑府迎驾的人群之中了。

    朱棣他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了马文才的身上!

    没办法,郑和只带了马文才一人出来迎驾。

    “皇爷,这是臣家兄的孩子马文才!”

    郑和看着着朱棣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边的侄子身上,立即激动起来!

    他可没忘记家兄在信中的嘱托,当然他也是真的想把马文才送走了。

    这个侄子平凡的快乐,实在让自己经常被莫名的酸到。

    郑和在低下头的瞬间,给马文才使了个眼色。

    马文才在心底叹了口气,恭恭敬敬地将头扣在地上大声说道:“草民马文才,见过圣上!”

    朱棣微微点头,脸上依旧无悲无喜,让人捉摸不透。

    作为苍穹之下第一人的皇帝。

    不管走到哪里,他的身边,都有数以百计的大、小太监跟随;手下的大臣和将军,更是数以千计。甚至有些人,他不仅没有见过,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三品以下的大明官员,他是从来不会去关心的,偶尔在奏折中看见了一个人名,都得靠蹇义这个吏部尚书提醒,他才能知道是谁。

    他刚刚只是在惊疑,刚才耳边出现的低语。

    究竟是不是幻听?

    如果不是幻听,那是谁在低语?

    神灵亦或者鬼怪?

    【古代真是一点人权都没有啊!动不动就要跪,你是皇帝你了不起啊!】

    已经跨进郑府大门的朱棣于的脑海中,又一次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马文才见郑和对自己招了招手,赶忙起身站直身体,亦步亦趋的跟着众人往前走,顺便用手锤了锤因为长久地跪拜而麻木了双腿。

    马文才摸了摸撞到郑和后背的脑袋,谨慎抬起头的瞬间,看见朱棣漆黑的眼睛无波无浪,死寂一般沉静地看着自己。

    感觉好似被猛禽盯上的猎物,心中不由地一颤。

    【谁能告诉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朱棣为什么一脸凶相的望着自己?在线等,挺急的。】

    【在古代当皇帝,了不起啊?!生活不易,苦逼叹气!在瞅我,当心我揍你啊!】

    马文才脸上挂着和郑和一样诚惶诚恐的表情,可实际上,他的内心早已经疯狂吐槽了起来,什么话都敢说。也不考虑犯不犯忌讳。

    而朱棣的脸上亦是失去的表情控制!

    听着自己耳边的声音如何蚊子一般嗡嗡叫个不停,朱棣现在可以确定了。

    是他!

    就是他了!

    郑和的侄子马文才!

    只是竟如此神奇?朕居然能听到此子内心的话语。

    朱棣有些懵圈,不过他本就是豪迈之人,眼前这种奇妙的事情,更多的只是好奇而已!

    想到这里,朱棣摆摆手,收回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对着郑和道:“无碍,朕只是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

    郑和与马文才都松了口气,刚才陛下的眼神跟刀子般犀利。

    【吓老子一跳!】

    【要不看在你是皇帝的份上,我早上前削你了!】

    朱棣的耳边响起马文才的话语,让他嘴角不禁抽了抽。

    此子,讨打!

    “爱卿,随朕进去议事!”朱棣想了想开口沉声的吩咐了一声。

    这笔账,朕先记下了!

    ...................

    郑府,客厅之中。

    朱棣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座之上,郑和恭恭敬敬地站在下方,马文才老老实实的跟在郑和的身后。

    “爱卿,坐吧!”

    【好家伙!脸可真大啊!闲着无事跑到别家里,还让别人坐,真当自己是这个家的主人啊!】

    朱棣揉了揉眉间,忽然觉得人间不值得。

    郑和则是看着马文才,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与陛下有事要谈!”

    马文才:“啊?是叔父!陛下,草民告退!”

    【果然是亲的,太了解我了,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

    朱棣的耳边,已经响起了来自于马文才的吐槽!

    朱棣嘴角情不自禁颤抖,端起椅子旁的茶杯,吹了吹飘浮于水面的茶叶,在马文才即将跨出客厅的时候,轻松地笑道:“无碍,让他留下来奉茶吧!”

    你不是一刻都不想呆吗?

    朕好歹也是皇帝,不要面子的吗?

    今个你哪也别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望着一脸忧郁看着自己的郑和,马文才心中无力吐槽

    【我的叔啊,你瞪我干嘛?不是我不想走啊!是陛下他不让我走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总不能当面拒绝吧?那会死人的啊!】

    哎呦,原来你小子也怕呢?

    “朕今日来是得到锦衣卫的密保,说是我那侄子逃到西洋去了!”朱棣如同和好友闲聊一般的说道。

    而客厅中的两叔侄一听这话,如同头顶劈下一声炸雷一样。

    【我应该在屋外,不应该在屋里!那样我的狗命是不是会活的久一点!】

    :wap.ddxstxt8.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啃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23txt.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